• 第一百零四章阴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8本章字数:2124字

    顺着河道继续往前,河道两旁开始出现骸骨了,灰色的碎骨,显示出这些人已经死了很多很多年了。

    “果然河流的上游有尸体啊。”我忽然间对小黑有了莫名的赞叹,这妮子懂得真多。

    “这里还是少的,要形成这样的一条阴河起码要几十万的人命,这里以前一定是古战场。”小黑看着地上的骸骨判断道。

    “对了,小黑,这些骸骨是不是那些石壁上刻出来的阴兵?”

    “不是,阴兵或是僵尸,或是幽魂,不是这样的骸骨。”

    “哎呦!”忽然我的脚下一绊,人往前冲了出去,连忙扶住傍边的石壁,差点摔倒了。“什么东西啊?”我低头看去,刚才绊我的地方有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剑。

    “哇,我们的古人真是厉害啊,居然炼制出来的青铜剑过了二千年了还未腐蚀光。”我把这把剑拿在手中,装作一位剑客一样,舞了起来。

    “哈哈,小黑,你看我现在像不像武侠片中的剑侠?”我冲着小黑问道,不过小黑那死气沉沉的面孔把我吓了一跳,本来戏谑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小黑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你......你......你快把剑放下,我....我听到了脚步声,就在你刚才舞剑的时候,远处有脚步声响起。”小黑神情十分的紧张,这时我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惊恐的神色。

    “脚步声?”听小黑这么一说,我静下心神,忽然也感应到了一丝异样,在阴河的上游,那里隐隐的有微微的隆隆之声,透过河道一阵阵的传播过来。

    “妈呀,别是一群厉鬼来袭,”我慌张的赶忙扔掉手中的青铜剑,满头的虚汗,望向小黑:“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快逃,你这头笨猪就会闯祸!”小黑把不爽的火气发泄在了我的身上。

    被小黑这一骂,老子心中无名之火顿起,不过.....丫的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忍下性子,不去和小黑吵架,跟上她的步伐,沿回头路往回走。

    河道处乱石一堆堆的,根本没办法跑,只能挨着石壁,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疾走,老子的脚上水泡破了,一脚踩在石头上,顿时传来钻心般的疼痛。

    隆隆之声越来越近,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响,仿佛有着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快点,前面就是我们来的地方,实在不行钻回那条缝隙。”小黑身形灵巧,也许是猫的缘故吧,走的飞快,我已经被他拉到了一段距离。

    “等等我啊,小黑你走慢点啊。”我的脚疼痛难忍,每踏出一步都是全身一颤,这滋味实在是受不了,可气的是前面的小黑居然不管我,自己一个人走的飞快,丫的真是关键时刻见人心啊,不,是猫心。

    “猪头,你把脚踏进阴河水里,把痛神经冰麻木了,那样就能缓解疼痛了,自己笨千万别怨人家。”小黑没好气的朝我吼了起来。

    这个办法或许可行,记得运动员受伤后,都是先喷上冰冻剂缓解疼痛,先比赛的。我连忙往阴河里走去,双脚在碰到阴河河水的那一刹那间,我的双脚感觉消失了,完全的没有直觉。

    “哇,我.......”说不出的感觉,疼痛的消失很舒服,可冰寒刺骨的触感又让我浑身打哆嗦,牙齿都开始打架了。

    “笨猪当心啊,”小黑忽然对着我大吼起来,“别回头,千万别回头。”

    “咦?”我刚刚听到小黑的声音,背后一股强烈的阴风刮过,顺着河道,这股阴风呼呼直响,如同吹着犀利刺耳的口哨声。

    阴风来袭,背上冷飕飕的,外加双脚踏在阴河水中,老子瞬间感觉自己已经死了,完全的没有知觉。

    眼前的小黑往河道边上一躲,侧过身子,不看后面,一股阴风把她的秀发吹起,蓬蓬的如同女鬼降世。

    呼..........阴风袭过,后面就是隆隆的震耳欲聋的声响,虽然感觉浑身寒冷,可我不敢动,这隆隆的声响随着阴风从我的身旁擦身而过,我看到了,不但是全身的寒冷,连心都是冰寒冰寒的。那是.........一只军队!!

    千军万马的军队从我身旁穿过,他们没有身体,没有四肢,正确来说就是没有肉体,这是一直有幽魂组成的军队。

    呼....隆隆....凄厉的声响在耳边轰鸣,我双手捂住脑袋,全身虬紧,浑身打颤,那些擦身而过的幽魂大军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吗?

    还有前面的小黑,她背对着,那些幽魂大军同样从她身旁经过,不过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她是不存在的。

    “别动,千万别动,这是阴兵借道,你只要敢转身从正面看他们,那些幽魂就会涌上来把你给杀了的。”小黑的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她是怕我做傻事,提醒我来着,莫名的我心中一暖,刺骨的阴河水阴风的寒气被逼退了不少。

    我的眉毛上冻起了冰霜,双手抱胸,浑身抖的快要散架了,坚持不住了,可要命的是,周围的阴兵还在不停的通过,有嘶鸣的战马,有骁勇的弓骑兵,有全身重甲的步兵,还有手中只拿着一把利剑,全身布衣的陷阵之士。

    呼啦啦......轰隆隆隆......阴兵大军终于走完了,在最后一个拿着战戟的重甲士兵越过我的身体之后,后面再也没有阴兵了。

    妈呀,老子差点完了,我绷紧的神经一松懈,冰冷的身子失去了重心,不自主的往下倒去。

    “不好!!”我大叫了一声,奋力的踏出一步,身子一颤,总算是站稳了,不过脚上没有一点的感觉,我都不知道如何迈步走了。

    呼......正当我犯难如何走路的时候,那位走在最后的阴兵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我。

    我的视线和他一对,身体乱颤,心都快要蹦出来了,那张茫然的脸上充满了腐臭味,那是一张僵尸脸,灰色的。

    “笨猪,你和他四目一对,那么你就被阴兵盯上了。快点逃啊。”小黑的声音急急的响起,及时的把我的魂给唤了回来。

    我不顾一切,从脑中发出指令,抬起脚步走路,可是冰寒的触感把这些神经传导的信号都冰住了,我居然没有动,.....我靠,前面老子要摔倒的时候,怎么动的脚啊,为何现在不行了呢?更加要命的是,那个阴兵正在朝我走来,妈呀,老子要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