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蛙肚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8本章字数:2042字

    我是彻底的绝望了,呼吸越来越困难,周围都是黏糊糊的东西,塞满了我的鼻孔,手脚不能动,意识也在模糊。

    咚……..一声响,冥蛙好像跳了起来,而且很剧烈,我在冥蛙肚子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被翻了过来,手脚在那一瞬间得到了解放,抓住这机会,我把手指伸进了嘴中,顾不得疼痛,狠狠地咬下,感觉手指上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忍着痛,我把手指往旁边一戳,“急急如律令。”

    顿时冥蛙的肚子里翻了天,我上上下下的不停的颠婆着,翻动着,妈呀,昨天的早饭都吐了出来,然后是恶心人的胆水,苦苦的。

    “继续啊,不要停,时间一长,你会窒息而亡的。”小黑的声音又急又气,急的是我有危险,进了冥蛙肚子这都半天了还没出来,气的大概是嫌我能力不强,没能捅破冥蛙的肚子。

    一阵翻滚,我的头晕的不行,吐得都没东西吐了,更加要命的是空气越来越稀薄了,我的喉咙口感觉好疼啊,他妈的,老子不行了,想想孙悟空经常钻人家肚子,怎么不感到头晕啊,这不科学啊。

    意识要离开我而去,我拼着最后的一点意识,也不管了,连忙念出口诀,又是一点,虚弱的喊出,“急急如律令!”

    青蛙肚内一闪,驱除了黑暗,那一抹景象看的我心惊肉跳,周围是红彤彤的一片,仿佛自己被装进了红色的麻袋中。

    呱……..这只该死的冥蛙终于大叫一声,然后我呼吸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全身顿时为之一振,看看周围,是洞穴,老子总算是从蛙肚子里出来了。

    浑身黏稠的液体让我极不舒服,四肢乏力,而且刚刚在蛙肚子里的遭遇让我心有余悸,手脚都软软的,使不出一点力气,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我转身一看,小黑正骑在巨蛙的头上,乱抓乱挠。原来刚才小黑救了我,我的心中一热。

    “笨猪,快点用血指术,这冥蛙最怕这种术法了。”小黑冲着我大叫起来。

    我愣了一愣才缓过神来,再次一咬手指,愤然的冲向了冥蛙,口诀那是念得滚瓜烂熟,对着冥蛙那湿腻腻的皮肤一点,“急急如律令!”

    白色的灵光一闪,冥蛙吃痛咆哮起来,呱,呱,呱的乱叫着,小黑身手敏捷,居然提前跳开了,

    冥蛙大叫一通后,转身面向我,这丫的大蛙把目标锁定我了。

    这次不能逃了,而且青蛙有长长的舌头,老子躲那里都逃不掉的,还是拼死一战,或许还能击退冥蛙。

    手指上的鲜血还在滴着,我狠下心,凶戾的看着冥蛙,那张大嘴一张,我知道了,这该死的青蛙又要吐舌头了,我马上就地一滚,而且是朝着冥蛙的身旁滚。

    挨到脚步,我手指又是一点,“急急如律令。”

    灵光又是一闪,冥蛙大叫,跳起巨大的身躯,直震得碎石乱飞,地动山摇。

    然后这只巨蛙朝着我冲了过来,妈的不吐舌头了,而是要用它那大肚子压死我。我连忙跑到石壁边,背靠着石壁,口诀早已念好,就等着这只大青蛙跳过来。

    砰的一下,这巨蛙果然脑袋笨的可以,想要跳起来压死我,可惜刚刚跃起的身体重重的撞上了石壁,落在我的身前。

    好机会,我手指一点,“急急如律令。”

    又是一击,冥蛙大叫,几次剧痛让它感到了害怕,一跳一跳的想逃走。

    “追上去,杀了这只冥蛙。”小黑喊道。

    一听小黑的话,我马上追了上去,手指在冥蛙的背后一点。

    呱……冥蛙大叫一声,高高的跃起,跳到了阴河之中,顿时阴河水四溅,我急急的避开,这水太寒,我想想都有点后怕。

    不久后,河面上恢复了平静,一只大青蛙翻着白肚皮浮了上来。

    “哦也,老子杀死了冥蛙,怎么样,小黑我很强吧。”

    “哼,我看到的是你刚才被吓得屁滚尿流,而且被吞进了蛙肚子里,差点死了。”小黑的话很刺人。

    “老子那是故意的,好进入它的肚中搞个天翻地覆,结果你也看到了,这只青蛙被我搞的不要不要的。”我是大言不惭的胡吹一通,面不改色,气定神闲,看来我的吹牛皮的水平大涨啊。

    “哼!”小黑别过脸,径直走了,我连忙跟上,手里打着手电一路前行。

    又行了一段,这洞窟之中开始有风了,有点冷飕飕,有点阴森森,我眉头一皱,向小黑问道:“这是不是那些阴兵?”

    “对,这股子阴风就是那群阴兵的,看来他们就在前面,我们快点去。”小黑有点急促起来,不过我是一万个不愿意去,丫的阴兵那么多,我过去不是送死吗,刚刚从蛙肚子里出来,现在就要去斗阴兵,老子可不是神仙啊!

    “我肚子饿了,要先吃饭。”找了个理由,我盘腿坐下,翻开书包想找些吃的,忽然发现包里一团遭。

    忘了,刚才这背包浸过阴河水,里面的食物早就变了质。

    “我靠,这要饿死老子啊。”我把背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发现还有一盒药丸,对了这是他们给老子的解药,这药丸没有密封储存,里面也进了阴河水,不会吧,我拿着药丸连哭的心都有了,这真的是要绝了人家的生路啊。

    “那些密封包装的食品可以吃,你苦着脸干嘛?”

    “不是,老子的药完了。”我把药丸倒了出来,里面湿湿的,都快要成糊状了。

    “别丢了,这阴河水虽然阴气太强,还不至于改变药物的本质,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救你的小命。”

    听了小黑的话,我无奈的收起药丸,这次不放背包了,贴身藏好,然后打开那些密封储存的饼干,混乱的用了些,稍稍的添了下肚子,我和小黑又上路了。

    打着手电慢慢前行,在前面阴风阵阵,经常呼啦啦的吹袭而来,而且还伴随着凄厉的鬼叫声,一阵阵的,这是群鬼在嘶鸣。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脚虚虚的,说老实话,此时的我真的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