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十八章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8本章字数:2028字

    我心中害怕极了,这山鼠精的身体都能把我压成肉饼,让老子上这是让我送死啊,在我一迟疑间,又有一位特种兵被山鼠精咬断了身体,腥红的血液流的到处都是,这货嘴里还不停的嚼动着,妮玛的太慎人了。

    “邢师傅,求求你出手吧,不然兄弟们都有没命了。”姓龚的哭丧着脸哀求道。

    我一看,脑中一个念头一闪,心说这是好机会啊,连忙一捂肚子,眉梢挤在一处,“龚教授不是我不肯出手,这肚子实在难受啊,你的解药到底行不行啊?我昨天吃了好像不管用。”

    姓龚的立马脸涨红了,结结巴巴的道:“邢师傅,现在………现在是……关键时期,还….还望你帮帮我们啊。”

    “教授,这家伙不听话,我们就崩了他,要死就一起死。”一旁的雷猛抓着我衣领把我提了起来。

    现在不能屈服,不能显示出自己的懦弱,不然自己就真的完了。

    我横眉一竖,厉声道:“我肚痛难忍,不是不想出手,实在是有心无力,还望龚教授给我真正的解药。”说完我一瞄眼,望向姓龚的。

    “好吧,邢师傅现在是自家人了,我也不能没有信用,这解药我给你。”说着姓龚的又拿出了一盒药片,丫的这家伙是药贩子吗?身上这么多药。

    我接过药片,瞅了一眼姓龚的,“这次不会再骗我了吧?”

    “邢师傅,你当我是什么人?”姓龚的有些不快了。

    呵呵,当你是小人,我心中腹诽不已,不过没说出来,看着手里的药片,疑窦丛生,“你给我的药片怎么都一样啊,上面一点区别都没有。”

    “这绝对是解药,邢师傅不信,那么我先自己服用一颗,”说着抢过了我手中的药片,取出一粒,仰头就服下了,“邢师傅现在可以相信了吧。”

    “笨猪,你如果真的是猪的话就去吃那药吧,这些药都是一样的,都不可能彻底解除你身上的毒素。”小黑的声音响起,我不由得一惊,心里一股暖流涌起,虽然这妮子在骂我,不过满满的温馨气息啊。

    没办法,现在老子不上,估计立马会被他们给一枪崩了,还是勉为其难,上去厮杀一番,实在没办法就撒腿跑人,管他什么三七二十一。

    “好,多谢龚教授信任,我这就去消灭那只山……哦不是恶鬼。”我收起药片,一拍胸膛,装出信心很足的样子,可这脚却是迈不出一步,说老实话,看到那只大老鼠我心里怕的厉害。

    “邢师傅,快点出手啊。”姓龚的催促道。

    咬破手指,口诀念好,我朝着山鼠精扑了过去,不过疾驰的步伐才走到一半就停住了,那只山鼠精不知道怎的居然注意到我了,转过脑袋,鼻子在空气中不停的嗅着。

    丫的,老子吃起来很香吗?用得着这么嗅吗?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这山鼠精的眼睛很小很小,那么大的身躯却是生了一对如此小的逗逼眼,难道是长久的墓穴生活让眼睛退化了,而嗅觉反而进化了。

    忽然间我计上心来,跑到阴河边上,捧起阴河水往自己身上一浇,我靠,好冷,打了个冷战,全身更像是冻僵了一般,触觉都没了。

    好了,现在老子身上一样有阴气了,你这山鼠精还能嗅的出来吗?我慢慢的朝着山鼠精逼近,发现这家伙果然没有注意到我,反而去攻击其他的特种兵了。

    心中大喜,乘着这个机会,我脚步加快,一个箭步冲到了山鼠精的身旁,手指一点,“急急如律令。”

    灵光一闪,山鼠精吃痛的嗷嗷大叫,身体更是四处乱冲,轰隆隆的,石壁让它撞得裂了开来。

    “我靠,这畜生这么大的力气,”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大惊,胆怯的心思又在脑中萌起。

    “笨猪,乘现在,上去给它致命一击。”小黑的声音响起,丫的又是看人挑担不腰疼,着么狂暴的山鼠精,现在让老子上去,太危险了。

    我的脚步裹步不前,小黑急了,忽然几个跳跃,爬到了我的肩上,“笨猪,我来教你,这山鼠精的弱点在鼻子上,你用血指术点它的鼻子,能给它致命一击。”

    “靠,那么大的山鼠精,我点它的鼻子就能死?别开玩笑,谁信谁傻逼。”我愤怒的在脑中吼道,这小黑越来越不靠谱了。

    “笨猪,那是它的命穴,你不懂周理五行,八卦百脉,自然不懂这其中的奥秘。”

    “说的那么高大上行不行啊?”小黑虽然这样说了,我还是有点不信,不敢上前。这时山鼠精从剧痛中缓过劲来,鼻子一嗅,居然认准了我,直直的朝我冲来。

    “妈呀,老子身上有阴气,这也骗不了它。”我心中大惊,拔腿就跑,哪里敢上前迎战啊。

    “笨蛋啊,你先前有阴气,它认为你是阴兵,可你用了血指术,这术法有灵力的余波,现在人家认准了你身上有灵力,自然要找你算账了,叫你刚才乘机进攻,结果了它,现在可好,自己小命都难保。”

    小黑的话我只听得半句,现在逃命要紧啊,哪里顾得上那么许多,…………跑了许久,好几次都差点被山鼠精那对大门牙给咬到,心中惊惧,额头上的豆大的汗珠滴落,我是慌不择路,最后被逼上了墙角,背靠着石壁,那山鼠精正迈着小短腿,快速的超我冲来。

    “我靠,被逼上绝路了。”我左右一看,来不及脱身了,那山鼠精的速度太快了,容不得我逃跑了,没办法只有拼死一搏了。

    我咬破手指,那拗口冗长的口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念完的,身子窜出,脑中一片空白,求生的欲望把所有的胆怯和害怕全部挤走了。

    山鼠精发现我扑了过来,同样的高高的仰起头,一对大门牙对准我,就要咬下。

    不好!这样下去,我正好冲进人家的嘴中,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心中的悔意顿起,早知道就不装逼了,现在可好,把自己的小命给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