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逢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9本章字数:2058字

    “小子,盗我阴煞驱鬼剑,抢我阴兵,还要追杀与我,你做的太绝了,本将岂能饶过你。”僵尸精大叫起来,手中的青铜剑一挥,顿时磅礴冰寒的阴气袭来,我马上朝边上一躲,这阴气滋味我可是尝过了,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阴气越来越浓,我的眼前白蒙蒙的一片,不敢往里冲,生怕又被冻住了,围着这团阴气我游走起来,老子不能近身,也不能让你跑了。

    阴气丝毫没有淡下来的趋势,还是很浓郁,我站在外围有点不耐烦了,厉声喝道:“你这什么鬼东西啊,那么怕生人?有种的就出来和我一战,别躲里面做缩头乌龟。”

    “黄毛小子,少信口雌黄,不自量力的东西,今日我一定要活祭了你。”

    话音刚落,阴气堆里就走出了一个白面的小将,身高七尺,一身白色的锁子甲,头上顶着红缨盔,手中持着青铜剑。

    “这.......这是谁啊?”看到出来的古代将军打扮的人,我不由的吃惊起来,这家伙不再是僵尸了,脸上,手上都是白嫩嫩的皮肤啊,这是个生人啊,不过我无法感应到他身上的生气,而且这家伙的阴气很浓,这些应该都是障眼法,这家伙还是僵尸精一个。

    “呵呵,黄毛小子,不认得本将军了吧,在下便是鬼将军张牧是也,你就纳命来吧。”说着,就把青铜剑疾刺过来,这张牧一变身后,速度顿时提高了不少,吓得我一跳,赶忙避开,不过还是迟了一步,腿上被划开了一条口子,鲜血直流。

    “哼!你一点剑术都不会,岂是我的对手,趁早投降了吧,好歹我让你做我的偏将。”张牧嗤笑着对我说道。

    “老子宁死也不做你的手下,千年老鬼,地狱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我一只手捂着酸痛的大腿,虽然已经受伤,鲜血流满了我的手心,可气势上丝毫没有怯了半分。

    “还嘴硬,那就去死。”张牧捏了个剑诀,青铜剑刚刚举起,来了个力劈华山,一剑而下,直劈我的天灵盖。

    “妈呀!”我惊叫一声,就地一滚,狼狈的逃开了,不过张牧的攻势又来了,往我身上一刺,我赶忙二脚一蹬,身子在地上一滑,险险的避开了,不过样子太难堪了,而且完全属于被动防守。

    张牧一剑又一剑的往我身上招呼,我是躺地上左右翻滚,避开这要命的剑锋,正当我焦头烂额之际,一声清脆的响起骤起。

    我的眼角处瞄到,小黑已经飞身扑到了张牧的脸上,一阵乱挠,趁着这个机会,我赶忙从地上爬起,浑身的黄土,让我活像个兵俑,来不及抖去身上的灰尘,我连忙挥出一剑攻向张牧。

    张牧被小黑缠住,不防备我这一击,让我一剑挥在了腰间,顿时那里一片锁子甲掉落,我一看掉地上的锁子甲立马变成了土黄色,而且腐烂的都快散架了。

    “靠,果然是障眼法,你丫的还是僵尸精一个。”我胆气顿壮,又是一剑挥去。

    呯!虎口生疼,我噌噌的直往后退,刚刚和张牧拼了一剑,可是我的力气完全不如他,被狼狈的击退了,而小黑已经跳开了,跑到了一边,正弓着身子,咕咕的对着张牧低鸣着。

    “咦?怎么我现在砍在他身上没有电击一般的效果了?”

    “笨啊,人家用阴气护身,你的灵力再也伤不了他了,只有破开这层阴气,才能用灵力伤他本体。”

    “原来如此啊,不过我压根就打不过他啊。”

    “打不过那就逃,往阴兵堆了跑。”

    小黑说完,立马就跑,丫的四条腿的就是跑的快,一溜烟就没影了,我也不敢停留了,转身就跑,钻入厮斗的阴兵群中。

    “休走,留下性命。”张牧在后面追击而来,不过我手下的阴兵把他给挡下了,我发现这小子的杀我的阴兵异常的困难,真是一物降一物啊,他的阴气对付我还行,可对付同样阴气十足的阴兵就效果不佳了,哈哈,既然如此,那么就让老子的手下压死你。

    我是一路往战场深处跑,同时青铜剑乱挥,那些挡路的阴兵都是一击而忘,轰隆隆的散架倒地,化成一堆黄土。

    嗖,我的身上忽然爬上了异物,我一惊,转头一看,是小黑她爬上了我的肩膀。

    “刑天,朝左杀出去,那里有出口,就是我们进来时候的小路。”

    “好,这里太乱了,让这些阴兵自己厮杀去吧。”我听从小黑的话,身子左转,一路猛杀,轰隆隆的倒下了一大片的阴兵,顿时前方的道路一空,我冲了过去,看到了那处高台,踏着黄土做成的阶梯,几步就窜了上去。

    几个阴兵上前拦路,我一剑一个,马上结果了,绕过高台,我看到了那个进来时候的细缝。

    侧过身体,我又一次挤了进去。这时大腿上的伤口破了,一阵撕开心脏般的疼痛传来,我啊的一声大叫........在整个空间中回荡起来。

    忽然我的眼光余晖中看到了一个人在追来,速度飞快,身法矫捷,不用想,那是张牧,正循着我的喊声杀了过来。

    妈的,真是阴魂不散,我也是怒了,不过身子卡在中间,进又不是,退又不是,“不好,我被卡住了。”

    “猪头啊,你来的时候没卡住,出去的时候怎么就卡住了,真是笨啊。”

    小黑又开始了烦人的咒骂,我是脑中一晕,心道: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吗,真心烦人啊。

    那边张牧已经冲上了高台,仗剑杀来,我心中大急,妈的快点过去啊。浑身一用力,同时另一只抓住了石壁上的一个凸出物,我用力一拉,身子马上感觉一松,我总算挤了过来,就我的身旁,张牧的青铜剑也刚刚挥下,他击空了。

    “妈啊,真玄啊。”我躲过了一劫,心脏那个乱跳,浑身软软的,额头上的冷汗更是噌噌的直冒,不过还算好,老子是过来了,那张牧身穿厚重的铠甲,用屁股想那都是过不来的。

    我心中由惊转喜,笑着道:“张牧小鬼,你有能耐就挤过来啊。哈哈,不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