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雷亡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9本章字数:2014字

    我不安的眼神转向了姓龚的,这家伙手中拿着一只如枯枝一般的东西,那枯枝赫然就是一只僵尸的手骨,在手骨的中间握着一枚碧绿通体的玉符,正淡淡的泛射着微光。

    “那是驱鬼符,那些死去的特种兵就是它在操控。”小黑的声音响起,她的一对猫眼正紧紧的盯着姓龚的。

    “驱鬼符?那么老子手里的阴煞驱鬼剑又是什么?”我有点犯糊涂了,怎么有那么多的东西能驱鬼啊?

    “不知道,总之都能够驱鬼作战。”

    小黑也不知道,不过这不重要,因为现在的状况,居然是我占优,因为老子的阴兵数量比他们加起来的都多,我看到了骑兵方队,想不到这些大家伙居然都是我手下,而那边张牧的阴兵都是以步兵和弓箭手为主,这弓箭手阴兵对付同样是阴兵的时候就非常的不给力,那箭矢虽然能很深的射入对手的身体中,可关键是射不死啊。而骑兵却是能靠着冲击力把对手碾碎,慢慢的老子的阴兵就占据了上风,刚刚在混战中,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双方的数量差距明显起来,这才显示了出来。

    “哈哈,张牧小儿,还有姓龚的,你们通通的纳命来吧。”

    我高声大叫,意气风发,骑上了一阴兵的战马,手舞足蹈,挥舞着青铜剑,真的很像一位领军打仗的大将军。

    “黄毛小子,我岂能输给你。”张牧同样咆哮起来,手中剑一挥,爆喝一声,“布阵,铁桶杀伐阵,给我破了这骑兵方阵。”

    靠,这阴兵还能布阵打仗,这么牛鼻啊,我心中不由的惊喜起来,“骑兵布二翼,步兵站当中,通通给老子站好了。”

    你会布阵,老子也能,这叫鱼鳞阵,待会步兵先行,拖住对放的大部队,然后骑兵两翼齐飞,来个钳形攻击,敢死你丫的。

    张牧一见我布了这么个阵势,马上脸就阴沉下来,这可是专门克制他步兵方阵的战法,不过这小子手下都是些步兵和弓箭手,而弓箭手阴兵基本无用,只有这一队步兵方阵能起些作用,他也变不了阵形了,一见如此,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轰隆隆,二军交锋,先头的阴兵大军已经绞杀在了一起,老子骑着高头大马,虽然速度缓慢,可走的很坚实,那马蹄踏在地上,隆隆有声,很震撼人,看着飞奔起来的两翼骑兵,我心花怒放,哈哈,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事天才,老子要不是生在了二十一世纪,如果放古代那也算孙子,诸葛武侯那样的军事家。

    不说我心中那牛逼轰轰的胡思乱想,那边姓龚的已经惊呆了,他能驱动的鬼兵就身边几个已经死去的特种兵,和老子的千军万马比起来,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眼角处瞄到姓龚的吃瘪的表情,我心中那是别提有多高兴了,哈哈,让你吊,让你牛,待会让你叫我爷爷。

    先不管这姓龚的,才那么几个鬼兵,而且那冲锋枪打我还行,打老子的阴兵那是瘙痒,丝毫不惧,等干完这张牧等会再去收拾他。

    我指挥着阴兵大军步步紧逼,先头的步兵方阵虽然不敌张牧的步兵方阵,可阵形未乱,而且很好的牵制住了这一队步兵,两边的骑兵大军已经杀到,手里的大刀高高举起,然后对着敌人奋力挥下,每一击都能砸烂一个步兵的脑袋,那失去了脑袋的阴兵很快就轰然倒下,化成一滩碎渣。

    哈哈,老子要赢了,一看这形势,我心中别提多开心了。这时,我看到张牧忽然带着一对弓箭手阴兵朝着姓龚的那边杀去了,这家伙干嘛啊,最大的对手是我,他不来打我,而是去找姓龚的麻烦,难道是要夺了那驱鬼符不成。

    这个念头在我的脑中萌起,一种不详的预感产生,不管怎么样,张牧想得到的东西都不会简单,一旦让他拿到手了,我就麻烦了,我立马用剑一挥,大军改变了方向,朝着姓龚的那边涌去。同时我下了战马,也朝那边跑。

    张牧一见我的目标改变了,也是一愣,不过很快的同样利剑一挥,指挥着自己的阴兵大军将我的军队拦下了,自己则迅速的朝姓龚的那边冲过去,身后的弓箭手已经半跪在地上,弯弓搭箭,随时准备射箭。

    张牧一个箭步冲到姓龚的面前,那姓龚的一脸的萌逼,嘴巴眼睛都张的大大的,可手上却没有一点动作。

    还是雷猛这小子彪悍,临危不惧,一把将姓龚的挡住身后,端起冲锋枪,突突突......一阵扫射,同时厉声喝道:“滚开!!”

    子弹突突的钻入张牧的体内,那伤口大大的,可没有一处流血,而且张牧没有倒下,这些子弹只是阻碍了他行进的速度,到的近前,张牧一剑挥下,雷猛一看不好,连忙侧身一躲,他是躲开了,可后面呆若木鸡的龚教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一剑正好劈在了他的肩上,顿时鲜血直流,姓龚的哀叫一声,捂着肩膀瘫软在地,手中拿着的驱鬼符也掉了。

    张牧一见驱鬼符,就弯身去捡,不过雷猛的速度比他更快,用脚一踢,将鬼符踢远了。

    张牧怒火中烧,手中的青铜剑从下往上挑起,一剑就把雷猛手中的冲锋枪给挑落了,雷猛反应迅速,从腰间摸出一把亮晃晃的军刀,对着张牧的面门就是一挥。

    一道寒芒闪过,那军刀结结实实的劈在了张牧的脸上,张牧的面孔恐怖极了,从左耳到右边的嘴角,一条深深的划痕将一张还算是俊秀的脸给一劈为二了。

    不过张牧根本就没事,而且还兴奋的一笑,让人不寒而栗,手中的青铜剑举起,喊了一声,“射箭!”

    顿时铺天盖地的箭矢落下,张牧同样在这箭矢的攻击范围之内,可他丝毫不惧,完全没有要躲开的意思,而是一双深洞凄厉的眼神瞪着雷猛。看来雷猛这狠角色遇到了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