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觉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19本章字数:2015字

    无数条流淌着水银的小沟汇聚到了石棺这边,小黑说过这是吸收整个墓穴之中的阴气,滋养这边的张牧的死尸,这里现在有一个小点在闪烁,前面墓室中长明灯大亮,掩盖住了这里的微光,现在长明灯熄灭好几盏,这里的微光就显得很刺眼醒目了。

    我蹲下身子,看到在石棺的外面,最底下有一颗如玉米粒大小的东西在闪光,“这是什么玩意啊?”我好奇的捡了起来,拿在手中把玩着。

    “不知道,不过上面的阴气很重,我猜想是二千多年来的阴气滋养而形成的阴珠。”小黑回道。

    “阴珠?”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么个名字,“这东西能有什么作用?”

    “不知道,除了阴气特别强大外,我看不出特别的地方。”

    “阴气特别的强大?”我的眼睛中发出精光,呵呵,是不是可以这样。

    我豁然站起身,把这枚阴珠往阴煞驱鬼剑上一按,顿时就起了发应,二样都是阴气十足的东西,同时都闪起了微光,我拿在手中感觉有点冰寒,不过咬牙忍住,现在是关键时候不能前功尽弃,手心中刚才激战留下的血渍沾满了青铜剑剑柄和阴珠,这微光中淡淡的泛着红色,这是老子的鲜血啊。

    微光慢慢的变亮,阴气也越来越强,我的手心冰寒无比,早已失去了知觉,现在想放手已经来不及了,手中的两样东西死死的黏在了我的手中。

    “妈呀!这是要干嘛?”我心中不安起来,全身颤抖,不但因为冷,更多的是因为不安与惶恐。

    “快点扔掉啊,这东西阴气太强了,张牧那小子也算是运气太差,这如血脉一样流动的阴魂阵居然有一处遐思,这样阴气不畅,被阻碍在了一处,长久以往就形成了这枚阴珠,看这样子,这墓穴之中大量的阴气二千年来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上面,刑天,你受不了这阴煞之气,快点扔掉啊,不然要被阴气所反噬的。”

    “我......我......”我不但手上,现在连脸上,身体,脚上都布上了一层白色的冰霜,全身已经快要冻僵了,牙齿不停的打着架,连话都说不清了。

    “刑天!!!”小黑大叫一声,窜上我的手臂,想弄开我手中的阴珠,可是刚刚碰到我的身体,小黑就被弹开了,巨大的阴气同样把她给冻伤了,全身白茫茫的一层冰霜,现在小黑变成了小白。

    不行了,我脑中的意识正在急速的离我而去,眼皮开始变得异常的沉重,我真的不行了,脚下一踉跄,我身子朝前一冲,居然摔进了石棺中,妈呀,眼前一黑,我浑身一震,疼痛感让我稍稍的恢复了点意识,这时候我忽然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脏那有力的跳动,更加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石棺内无数条细线突然闪亮起来,一条条的细如丝,银色的如水流一样的物体正流向我的身体,那是水银啊。我的心中惶恐起来,这东西可是有毒的。

    “刑天,你没事吧,你还能动吗?”小黑的声音焦急的响起,“外面的水银快速的流动起来了,速度飞快,而且都朝着石棺内流进去。”

    “我.....我知道了,而且还更加的糟糕,这水银居然要流进我的身体中。”我的心脏越跳越有力,咚咚咚....的一声响过一声,我感觉全身开始燥热,那冰住我身体的寒气被逼退了,浑身感觉好舒服啊,不过身体还是动不了。

    “刑天,坚持住,我过来看看。”小黑的声影跳上了石棺边上,不过她现在的猫咪的身体根本帮不了什么忙。

    “呃.......”我奋力的想站起,身前压着银珠和青铜剑,手指的触觉恢复了,我感觉阴珠消失了,还是刚才松手滚掉了,我不在意这珠子,身子能动就好,不过那水银还是亡我身上流,现在石棺中挤满了水银,很快的要漫过我的腰部了,得赶快出去。

    “刑天,你的上古血脉刚刚觉醒了。”小黑吃惊的看着我。

    “觉醒又如何,我现在被困住石棺中,出不来啊!”身子燥热难耐,可就是动不了身体,虽然很费力的坐了起来,可两条小腿就是不听使唤,怎么也站不直,妈呀,水压都要瞒过我的脖子了,我努力的抬起头,那水银刚刚摸到我的下颚,再也涨不上来了,因为这已经超过了石棺的高度,大量的水银开始溢出来,流的周围满地都是。

    “刑天,这水银好冷啊,你不会有事吧?”小黑本来站在石棺边上,现在水银溢出,她跳开了,不过脚上碰到了水银,感觉冰凉,所以她问我如何。

    “我感觉热,热死了,那里来的冷啊。”刚才是阴气侵体,浑身冰寒无比,现在心脏剧烈跳动,全身燥热,丫的,老子几分钟内就经历了冰与火的考验,这滋味不好受啊。

    慢慢的水银停止了流动,整个石棺内已经被水银注满,我拼着全身的力气,终于抬起了一只小腿,然后一咬牙,噗的一下,我从石棺中站了起来,全身的水银哗啦啦的留下,我的全身变得银光闪闪,不过我没空欣赏现在的形象,因为那张牧随时都会杀进来,现在得快些从石棺中出来。

    一只腿跨上石棺的边沿,我一用力翻出了石棺,“呼,总算是出来了,妈的真是玄啊,差点没命了。”

    小黑急急的跑到我的身边,兴奋的道:“刑天,刚才那银珠上面的阴气触发了你身体内沉睡已久的上古血脉,在关键的时刻救了你一命。”

    “哦,是吗?”我淡淡的回道,说老实话,我不太相信小黑的话,老子才十八岁啊,哪来的沉睡已久的血脉,真是骗人不打草稿,张嘴就来,这猫咪也不靠谱。

    不过,......我发现我手中的青铜剑变了颜色,变成了碧绿色,这颜色看着有点寒气,握在手中也是冰凉无比,不过这种程度的冰寒我还能吃得消,这阴珠难道和青铜剑合二为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