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屋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20本章字数:2047字

    拉着小黑的手,我朝着那间房屋跑过去,虽然腿酸痛,但是随着夜幕的沉沉降下,我感觉到越来越不安,好像有东西一直在暗处观察着我们,不安的气氛在弥漫,渐渐的黑夜中升起了雾气,我和小黑都感到刺骨般的寒冷。

    走到那处三层楼房前,那高大的白墙泛着月色的银光,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房屋周围都是杂草,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不过我细心的发现门口处没有长草。

    走上前,我也不撞门了,更不会敲门,反正这里都是无人居住,我挥起利剑狠狠的砸下去,哐当一声,房门破了个口子。

    我伸手进去去开门,这次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又有什么东西摸我的手,紧张的头上都冒出了冷汗,周围夜风阵阵,很寒冷。

    摸到了金属质感的东西,圆圆的把手,对,这是门锁,我心中定了定,用力去拧锁,咔嚓一声,锁舌动了,我轻轻一推房门朝里面打开,“成了,果然小黑看中的就是不一样。”

    正当我要迈步往房里走的时候,哐当一声,房门又被推上了,随后是一阵杂乱的声响,我慌了,连忙拿起手电往里面照进去,发现一个黑影朝角落内一窜消失不见了。

    “有人!!小黑,这屋子里有人。”我大叫起来,同时又伸进手臂去开锁,不过这次锁开了,可房门却推不开,好像门后有东西顶住了。

    “笨猪,这村子里没人,我都说过了。”小黑对着我骂了一句,投给我一个白眼,丫的这温柔劲才多少时间啊,现在又开启了母老虎模式,我的心在一瞬间差点奔溃了。

    “没人?可我刚刚看到一个影子往屋内跑了。”我拿着手电又往屋内照了起来,这次没看见人影,不过却发现了房门不能打开的原因,后面果真用一根木棍给顶住了。

    “门被顶住了,果真有人。”我伸手进去,拨开顶门的木棍,随后打开锁,这次顺利的进入了屋内。

    一进房间内,一股浓浓的灰尘气息就转入鼻中,拿着手电到处照了照,这间房子倒还齐整,就是家具上面布满了灰尘,厚厚的一层,显然很久没人居住了,不过刚才我确实看见有人往屋内跑了,而且房门被顶住,这是铁一般的证据。

    “小黑,你真的没有闻到有生人的味道?”

    “都说了几次了,没有就是没有,刚才那个东西不是人。”小黑很肯定的答道,看着她那不耐烦的目光,我不敢再问下去了。

    打着手电,我往里屋走,这是一幢三层三列的房屋,格局很齐整,中间是正厅,楼梯就在正中。我在底楼搜了个遍,没有发现异样,除了破旧的家具,积压着厚厚的灰尘,这里各样东西都保存的完好。

    “小黑,我们要不上楼去看看,说不定有床。”

    说老实话,底楼太脏了,而且没有床铺,我不想在下面过夜,起码去楼上看看,或许有张大床,可以的话整理一下,或许还能睡人。

    小黑点了点头,忽然道:“这里的空气太浑浊了,我嗅不出味道了。”

    “啊呀,你又不是狗,别太相信自己的鼻子了。”我拉着小黑的手走上楼梯,楼梯口有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洒在台阶上,一片银色,屋外呼呼的大风吹袭着树木,摇倚的影子倒映在墙上,仿佛群魔在乱舞。

    一步步的往上走,楼梯同样积满了灰尘,上面没有脚印,这说明没有人上楼。那刚才的黑影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看花了眼?不对,门后顶上木棍是不争的事实,我仍然坚定的认为屋内还有其他人。

    上了二楼,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楼道上的电灯开关,虽然知道多数是不会点亮的,但还是伸手去按了一下开关,当然最后灯还是没有亮,这里应该断电很久了吧,外面的路灯都不亮。拿着手电继续照着,我和小黑在二楼转悠起来,这里没有床,只有沙发还有一台电视,其他的是些凌乱的座椅板凳。大概二楼是原先主人的活动室,一楼右边的房间是厨房,那么一楼是吃饭的地方,二楼用来活动休息,这样推理,三楼就该是起居室,床一定在三楼。

    “小黑我们去三楼吧。”我拉着小黑的手继续往上走,很快到了三楼,这里同样积满了灰尘,我在右边房间终于发现了一张大床,床上有被褥盖着,鼓鼓的,罩着丝制的蚊帐,看不清床上躺的是什么。

    “有床就好,待会打理下,就能睡觉了。”我走到床前,掀开蚊帐,打着手电往床上一照,........

    “啊!!..............”

    老子吓得立马蹦起三尺多高,妈呀,被窝里躺着二个死人,尸骨早已腐烂,阴森森的骷髅头张着下颚呆呆的看着我,那黑漆漆的眼洞仿佛能吞噬一切。

    “小黑,这屋子不能住人,我们快点出去。”我转身对小黑喊道,就在这时,我手中的手电无意中照到了楼梯口,一个黑色的影子正趴在墙壁上,一缕光束射去,那黑影立马警觉的跑开了。

    “追,那里有东西。”我大声喊了一句,朝着楼梯口跑去。

    那东西有尾巴,我刚刚跑到楼梯口,手电正好照到了一条黑色的尾巴往角落里一甩,消失了。

    “那是山精,笨猪别去追。”小黑一把拉住了我,“我们出去也一样,这里每一幢楼房,村中每一条街道都在人家的领域内,我们那里都跑不出去。”

    “我靠,不会那么邪门吧,老子不信,居然那里都一样,今晚我们就住这屋子了,我看下面的沙发不错,要不清理下,将就着睡一晚。”

    小黑沉默了一会,然后才点了点头,回道:“好,挨到天明再说,我感觉这山中有古怪,当时来的路上,我就看见远处种着桃树的山上有隐隐的黑气萦绕,当时看的不真切,以为是看花眼了,现在才知道那是不详的气息。”

    这次轮到我白了小黑一眼,不过看着她那不服气的眼神,我忍住没有出声责骂她,现在关键还是熬过这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