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五章入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20本章字数:2044字

    在我手里拿着的是一枚银元,上面刻着一个人物的大脑袋,肥头大耳,光秃秃的头顶,稍微有点钱币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是袁大头,当年民国的时候发行的一种钱币,在刚刚发现的初期可是很值钱的,几枚银元就能买一头耕牛,我想不到那两具骷髅翻弄了半天,居然要拿的是个这么个东西。

    “小黑,你说死人拿银元这是要干嘛?”

    “不知道,不过自古就有,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说法,这山精难道喜欢银元?”小黑同样疑惑着。

    “靠,这鬼界也不廉洁吗,看来只要有人的地方,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都不能免俗啊。”我收起银元,转身又躲到了沙发后面。

    那楼梯上再次传来咔嚓咔嚓咔嚓的声响,这骷髅鬼在上楼。

    来到二楼,二个骷髅鬼朝房内望了望,也不知道它们眼睛都看不见了,还探头望什么。没有发现异常,然后又是咔嚓咔嚓咔嚓的上三楼去了。

    “这两具骷髅鬼实力都不强,我没有感觉到它们身上有很强的阴气,要不上去把它们制服,然后审讯一番不就能知道桃花村的情况了吗?”

    “它们还没有修炼出神智,懵懵懂懂的如同孩童般的智力,你能问的出什么,估计连话都说不出。”小黑否定了我的想法。

    “那怎么办,一楼有山精,三楼有骷髅鬼,这村子没活人,桃花村到底怎么了?”我现在是毫无头绪,眼前的问题是,这屋子了有鬼有山精,要熬过一夜,谈何容易啊,估摸着睡觉那是不可能的了。

    “刑天,我们去一楼。”小黑朝这门口跑去,也不等我。

    “喂,慢点啊。”这妮子丢下衣服不管了,我把小黑留下衣服收起,随后赶紧跟着吓了楼梯。

    来到一楼中间的房间,那扇大门还打开着,外面凄寒的夜风呼呼的灌进房间,我现在还穿着单衫,感觉好冷啊,身子抖擞着,鼻涕流的好长,我心道:在这样下去,老子非得发高烧不可,看来修炼还是不能免了三灾四病啊!

    “刑天,快点我们去厨房间,那里有灶台,去那里点团火,我们将就着过一夜。”

    “对啊,这恶鬼都是阴气之物,这火则是至阳之物,鬼怕火,我师傅教过我。”我一击手掌,马上直奔厨房。

    厨房间有个灶台,旁边堆着些柴火。我在房子中间清理出一块地方,然后抱来一团稻草,在中间点燃,汹汹升起的火焰顿时驱走了寒意,我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精神马上为之一震。

    “多添些,把那边的木柴都拿来吧。”

    小黑说的木柴是指放在窗台上晾着的一堆木头。我走了过去,抱起木柴,这时眼睛朝着窗外望去,外面的狂风肆虐,树木像是发疯似的狂舞,我真担心那树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折断,这时,我的眼角一亮,看到在左侧一个影子正盘踞在墙角。

    心中猛地一惊,我转头望去,那黑影没有发现我,仍然自顾自的杵在那里,浑身黑漆漆的,看不清什么模样。

    “刑天,快点把木柴拿过来,火要灭了。”小黑在我身后催促道。

    “噢....来了。”我抱着木柴离开了窗台,不过总感觉外面有人在窥探我和小黑,难道真的如小黑所说的我们在人家的领域内,一切举动都逃不脱窥视?

    把木柴放进火堆中,很快就着了,这木柴很干燥,霹雳扒拉的火焰直往上冒,不一会,屋内就亮堂堂的,同时暖和多了。

    “刑天我们靠着墙壁休息吧。”

    小黑的话我明白,靠着墙,就不用太在意背后的敌人,忽然间对于这个粗糙的妹子有种莫名的敬佩感。

    抱了一捆稻草,在墙角摊开,我盘膝而坐,火堆就在前方,呼啦啦的,我的脸被照的红彤彤的。

    呼,累了一天了,终于可以休息下了,这么大的火厉鬼不应该来了吧,我的眼皮开始打架了,慢慢的困意上涌,再也坚持不住了,眼皮一合就进入了梦境。

    沉沉的睡梦中,我站在了桃花村的入口,身旁的小黑依偎在我的肩上,对我报以甜甜的一笑。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看了看小黑,又转头望向村子,发现村民们正三三两两的扛着农具出门劳作了。

    “村子里有人啊,”我拉着小黑的手走进村庄,发现大家都低着头走路,我看不见一个人的脸。“怎么回事啊?”我的心中莫名的不安起来。

    “刑天,他们上山了。”小黑指着满山的桃树说道。

    “是去料理果园了。”我忽然发现这村子里怎么没有狗啊,山村里养狗是很多的。我抬头望向种满了桃树的山头,心情莫名的一沉。

    “去看看吗?”小黑侧头看着我,这时的她好温柔啊,完全没有女王的样子。

    “去看看,村民们好像不高兴还是怎的,一大早的咋的都是低头走路啊。”

    我和小黑往低矮的山头走去,这山其实就是一个二百多米高的小土包子,记得老子当年和老道士住的那道观,周围都是悬崖,雾海腾腾,那里的山才险峻,这里应该是丘陵地界。

    走到山脚下,开始有果树了,我看到村民们正低头锄草,默不作声,好奇怪啊,一个村子的人怎么都会不声不响的,我好奇的弯腰去看村民们的脸。

    “妈呀!!........”

    我大叫了一声,吓得是半死,这那里是人啊,分明就是鬼,那村民的脸是一张已经高度腐烂了的僵尸面孔,失去水份的皮肉组织紧紧的贴在骨头上,黑黑的如同一层蜡纸。

    “刑天,你怎么了,村民们不是好好的吗?”小黑灿烂的对着我笑着。

    那笑容好假啊,我的心恐惧极了,一把推开小黑,急急的往后退,接着吼了一句,“你是谁?”

    “我是小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小黑笑着朝我走来,她的手忽然往后一收,那一瞬间我看到了阴森森的利爪。这面前的不是小黑,绝对不是。

    “你到底是谁?”我坚定的站直身子,手往后背上摸去,那里背着黑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