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八章大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1:20本章字数:2120字

    院中的桃树已经枯死了,枯干的树枝黑黑的,今晚的柴火就用它吧。从背上拔出黑剑,我上去就是一阵乱砍,枝枝叶叶的劈的满院子都是,然后抱着进了厨房间,堆在地上,生起火来,顿时屋内亮堂了起来,一扫凄寒的空气,我的身子随着暖和了,一天的疲劳去了不少。

    “小黑,今晚我们两人轮流睡吧,不然和昨晚一样的话就危险了。”

    “你是男人啊,让一个女人给你守夜也不害臊。”小黑一口拒绝了我的提议,趴在我的腿上,一闭眼睛就开始呼呼的大睡。

    丫的,你现在是黑猫啊,人家猫咪都是白天睡觉,你却是喜欢晚上睡,真是奇葩,不过这些牢骚我没敢说出口,不然又是一顿恶骂。

    虽然不能睡觉,可也不用修炼了,那枯燥的吐纳之术我可是练够了,天天如此,那里吃得消啊,昨天没练,虽然只是短短的睡了一会,可那真是舒服啊,人果然还是需要休息的吗。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周围忽然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响动。

    “有东西?”我立马警觉起来,提起精神,开动全身的感知去感受周遭的一切。

    发现这声音来至于屋外,我心中不安起来,不会又是成群的僵尸吧,莫名的我探着头往门外看,今晚的风还是很大,那被劈开的房门用木棍顶着,晃荡晃荡的被大风砸着,外面的世界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什么东西。

    大概是大风扫着落叶在地上摩擦出来的声音吧,我虬紧了身子,往火堆旁靠了靠,想以此驱散心中莫名涌起的寒意。

    哐!!!!

    一声巨响,我啊的一声低呼起来,惊恐的眼神看着房门,刚才的响声来至于那扇门,房门被打开了,顶在后面的木棍掉在地上骨碌碌的滚动着,我的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门口,脑中开始萌起恶鬼突然跳出来,扑向我的画面。

    可是.....等了好久没有发应,除了屋外灌进来的大风,吹的里面灰尘四起,房梁上的蜘蛛网一个个被撕扯起来。

    “这风有点冷!”小黑的声音响起,我低头一看,这只大黑猫已经醒了,盘着身子,只探起个脑袋,对着门外瞧着。

    “是阴寒之气,难不成又是厉鬼来袭?”这种寒意我已经很熟悉了,是恶鬼死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阴气,这深夜正是阴气一天内最强的时刻,也是群鬼出没的时间。

    小黑没有回答,不过她的眼眼睛瞪的老大,同时站了起来,弓着身子,对着门外咕咕咕咕的低鸣着。

    一个影子在窗外一晃,我的身体顿时一震,一只手摸向背后的利剑,眼睛连眨一下的功夫都没有,死死的盯着门口。

    呼......呼.......被大风吹进来的枯叶在地上打着转,火堆上火舌也随着大风起舞,不安的窜动着,门框的左边角上忽然出现了一样东西,像是一只手,抓住了门框。

    有东西要来了,我单膝跪地,大气也不敢出,心脏已经迸到了喉咙口,那如手一样的东西上面长着枝条,不对啊,这不像是手。

    紧接着一只如脚一样的东西在门口一站,上面的碎泥滚落了一地,借着火光这次我看清了,这是一根树桩子,而那如手一般的东西,是根粗大的枝条。

    呼....随着狂风,一个黑影终于出现在了门口,把大门一堵,我现在看的很清楚了,是一个有着双手双脚的树人,虬结的树皮在树杆上扭成一张人脸,如同沧桑迟暮的老者。

    “这是树精啊,和昨晚的山精一样都是属于山中的精怪,刑天用火把烧它。”

    其实不用小黑吩咐,我也知道,这火能克木,现在火堆就在眼前,我一把抓起一根燃着火舌的树枝,一个箭步就往树精冲去。

    扭曲沧桑的树脸微微一动,他那只满是枝条的手臂伸了过来,这东西虽然大,看着粗壮有力,不过速度太慢了,比起僵尸骷髅都要满上半拍,我灵巧的跳过的他抓来的树手,把燃火的枝条放在他的身子一点,立马上面吐出的小细枝就被点燃了,接着几片还未脱落的枯叶一引,这火就大了起来。

    树人那张脸忽然迸出三个洞口,我知道那是一张嘴巴,二个眼眶,瞪得圆圆的,浑身燃起的火焰让树人惊恐万状,盘结着树根的脚步不住的往后退,这火在树人身上越燃越旺。

    “这树人看的丑,可不经打啊。”我拍了拍手,退在一旁,看着树人在火海中挣扎的惨状。

    “那是因为你有火。”小黑窜出了房间,和我一起站在院内看着树人。

    这树人在地上乱滚,火仗着风的力量开始蔓延开来,院中的枯草,落叶,还有那光秃秃的树杆都被点燃了。

    这时候我和小黑才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个院子里都是枯黄的衰败的植物,极易点燃,而被树人在这院内一搅,顿时四周燃起大火。

    呼啦啦啦......的爆燃声在我的身后响起,我转头一看,身后的厨房已经燃起了大火,上面的木梁已经点着了,黑色的烟雾熏得人难受,我心中大叫一声不好。

    “我们的行李还在里面啊,我要去拿出来。”我抱着头,想往着火的房中冲进去,可是刚刚走到门口,那被烧成木炭的房门忽然哐的倒下,阻挡住了我的去路,隔着火海我往屋内瞧去,那背包早就烧着了,估计抢救出来也是毛用没有。完了,我和小黑的干粮还有饮用水,都在包里。

    “笨猪,你不要命了,快点退后啊,这屋子要塌了。”小黑的声音又急又惊的响起,同时扑上来往我的脚跟一咬,疼痛感把我从沮丧的心情中拉了回来。

    呼.....厨房要塌了,我抬头看到燃着大火的木梁正在朝我压下,妈呀,不带这么快的吧。

    我连忙抱着脚边的小黑,在地上一滚,身后轰隆一声,火光冲天,厨房就这样塌了,一间砖木结构的房子烧的这么的快。

    从地上爬起,我是一脸的黑碳,满身灰泥,对着小黑大声道:“小黑,这不对啊,今晚的风再大,这屋子也烧的太快了,没道理刚刚燃起没多少时间就塌了的。”

    “笨猪啊,这屋子是被推倒的。”小黑一窜,跳到了我的头顶,高高在上,一对猫眼警觉的注视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