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心如止水(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8本章字数:2155字

    “好你个谢京福!”刘天乐这次没再“乐”,而是从对边的工位上跳了起来,“现在才知道,你谢京福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现在有了女人,还白白捡个孩子,你是幸福圆满了,就忘记你当初的落魄德行了,要不是我刘天乐帮着你,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谢京福不知道怎么解释,他眼睁睁看着刘天乐决裂般地指着自己:“好,好,你谢京福现在是个人物了,我刘天乐高攀不起,从现在开始,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走各的路。”

    谢京福以为刘天乐就说几句气话,过几天就好了,没想到他居然主动要求调到别的班组去了,从此再也不理他了。

    谢京福的性子本来就淡,试了几次和刘天乐沟通,没有效果,渐渐地就淡了。他埋头钻研掐丝珐琅的制作,还经常到故宫的大殿内多次去临摹那些传统花纹,确实也找到了很多几乎失传的图案,也渐渐将那些即将消失的花纹给还原回来,还创新地加入自己多年揣摩的经验,所以一路走来,也是繁花满地。

    他更欣慰的是,伊杭除了在家里打理家务,居然又重新拿起画笔画起画来。她果然是有绘画天赋的,她笔下的小鸟小虫,甚至每一根线条,只要轻轻描下去,就仿佛活了一般。谢京福在她笔下找到了很多灵感,他把伊杭设计的花样做成图纸,一点点做着掐丝,再一遍一遍点蓝,再是烧蓝、磨光、镀金,成就了自己生平一个个珐琅制作的巅峰。他的作品《纸帐梅花醉梦间》再次获得国际手工大赛金奖。作品风格由低沉婉转变化为豪迈大气中不乏轻灵意境,着实让很多人都吃了一惊。

    谢京福知道,没有伊杭,他不会有这样的成就。那种从骨头里血液里流出腾腾不断的血液里,是对美好的期待。这种期待,支撑着一个景泰蓝工艺美术大师的内心力量。

    但是生活是动态的,谢京福以为自己的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虽然始终感觉和伊杭隔着些什么,但是依旧是甜蜜和美好的。他没有意料到,就在这种平淡的交集之外,还会发生些颠覆以往的故事。

    一个夏天的深夜,谢京福被华华的哭声给吵醒了。只见伊杭满头大汗,抱着华华敲开了谢京福的房门,朝谢京福哭了起来:“孩子有些发烧,我以为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可是刚才忽然抽搐起来,太吓人了!这可怎么办?”

    谢京福看到华华的小脸红通通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上方,也是大惊失色,连忙说:“快,赶紧去医院!”

    这时,只听屋子外边一声剧烈的响雷,外边居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且没有停止的迹象。伊杭头发散乱,哭得瑟瑟发抖。谢京福推出以前在外边拉游客的人力车,将伊杭母子用雨衣紧紧包住坐在里边,自己拉起车,就冲进了茫茫雨幕中。

    豆大的雨点密集地下着,路上泥泞一片,鲜有人影,有几次谢京福差点栽倒在地上,车轮也陷入泥沼中,但是谢京福依旧咬着牙朝前拼命拉着。时间不等人,看到前边昏黄的路灯下,雨幕封住了前方的路,谢京福咬了咬牙,大喝一声:“伊杭,坐好。”便拼了全部的力气,朝前边飞奔而去。

    伊杭的哭泣声在肆虐的暴雨中已经听不到了。谢京福只想快一点到医院,快一点将几乎绝望的伊杭拯救回来。很快,远远地看到朦胧灯光下出现了医院的牌子。

    车轮转得太快,忽然撞上一块巨大的石头。谢京福感觉一股不可意料的巨大力量弹了过来,车轮子滑了一下,那车禁受不住这忽然的力道,狠狠地翻了下去。谢京福没有犹豫,一个箭步冲过去,将自己的身子挡住那母子两人的身上,任凭那车朝自己身上重重地压了过来。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袭了过来,谢京福在朦胧中听到有几个人的声音传来:“咦,这里出事了,有人受伤了。”而让自己最不能放心的就是哭泣着的伊杭,那哭声带着不舍,带着感动,也带着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深情:“谢京福,你不要死,我不能没有你!”

    谢京福心中笑了,很想说:“我死不了。”但是口唇是僵硬的,脑海中渐渐麻痹,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再次醒来,看到伊杭在一旁,静静地守护着自己。她的发丝上还残留着水滴,人已经安静下来。

    “华华怎么样了?”

    “他打了一针,吃了药,烧已经退了,已经睡了。”

    谢京福看到一旁的床上华华睡得香甜,而伊杭的视线并没有专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而是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他有些尴尬,讪笑一声:“你盯着我干什么?”

    伊杭没有回避,依旧凝视着他:“谢京福,你不准死,不准死,知道吗?”

    谢京福解嘲般地一笑:“我这么健壮,怎么可能会死呢?”

    伊杭苍白的脸,仿佛刚刚从生死劫难失的恐惧中复原。她明明听到医生说,他还好,不过车翻的时候动作太猛烈才磕在马路沿上,有一点儿轻微的脑振荡,好好休息一阵就可恢复了。但是心中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欠了眼前这个男人一辈子了。因为就在那瞬间,她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谢京福,等你养好了身体,我们就去领证结婚,你不会嫌弃我是个带着孩子的母亲吧?”伊杭说这句话之前,很确信自己是深思熟虑过的。

    谢京福震惊地瞪着伊杭,没有说话。

    “知道吗?”伊杭坚定地说着,美丽的容颜上增添了一层绚丽的华彩,“这几年来,我每次出门,都一直感觉有一双温暖的眼睛盯着我,那双眼睛在我身边不停犹豫与徘徊,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四处看看又找不到人。后来我嫁了以后,那眼睛就消失了。直到我再次遇到了你,在你护住我们母子的那一刻,我重新找到那双温暖的眼睛。还有,我不确定是你,直到看到那花青色的颜料。那花青色本来不是你们珐琅师傅用的东西,我知道那颜料要做成需要很久的时间,你的身边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别的人。所以,我就确定,那颜料一定是你给我配制成的,那双一直给我温暖的眼睛就是你!可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