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细水长流(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8本章字数:2099字

    谢京福很久没有这样高兴了,他拉了一对外国夫妻,由于他将故宫里的景泰蓝器件的故事讲得精彩,除了车费以外,还特别给了一笔不菲的小费。路上遇到刘天乐夫妻出来遛弯,告诉他,听说厂里一直在查的那泄露机密的事件有了新线索了,听说是一位叫做徐学文的学徒工有个日本亲戚,是他偷了图纸给了日本亲戚,不关谢京福的事,有可能谢京福就要重新返岗了。

    谢京福也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直到那对外国夫妻翘起大拇指,对他这个导游啧啧称赞。他告别了外国夫妻,心花怒放地骑着车,蹬得比往常都卖力,一直到了医院,看到自己的父亲还睡着,原来苍白的面色红润了许多,心头更加宽慰了。他一直不相信,父亲是这样一个爱钱不爱国不爱自己儿子的人,果然是这样,父亲都是为了逼自己,才故意做出那样的举动,故意说出那些伤人的话来。至于那个在日本的母亲,在谢京福的脑海里和一个陌生人原本没有什么两样,更加没有必要去在意了,他忽然想明白了许多事。无论是什么样的亲情,长久的分离,也会成了断线的风筝,永远看不到了。既然看不到,便不要想,放下就是了。

    他飞快地冲回家里,他想告诉伊杭这些好消息,也想和她早点领了结婚证。他到了家,看到伊杭还没有回来,知道她为了贴补家用,就把华华送到了幼儿园,近日常去给别人画画,虽是不忍她辛苦,但是看她每日高兴的样子,还是由着她了。

    屋子里的一只锦盒里,放着一只谢京福亲手做的掐丝珐琅蓝底缠枝镂空手镯,就是在那些炎热的夜晚,谢京福一下一下敲出来,一点点上釉料点蓝,再亲手烧出来的,这是给伊杭的结婚礼物。

    他满怀希望地等着伊杭回来,做上一桌可口的饭菜,一家人幸福地团聚,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可是,他就这样,一直呆呆地坐在父亲常做的那只长凳子上,一直呆呆地等,眼看已经快深夜十一点了,还是没有见到伊杭的影子。

    终于听到门外有响动了,听到华华的哭声:“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他兴奋地冲出门去,却看到刘天乐抱着哭得满脸泥污的华华,抹着一头的大汗,哭丧着着脸对着谢京福说:“你说说,这是什么样的事呀?我今天接到你家伊杭的电话,说她有急事回不来,让我们帮忙去幼儿园接一下华华,然后帮忙带一晚上,我家老二也才八个月,我就想,算了,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就答应了。可是这孩子半夜里哭得惊天动地的,怎么哄也不成了,我怕孩子哭出点病来可就麻烦了,这不,就给你送回来了,出了什么事?你们吵架了?”

    刘天乐的这一番话听得谢京福的脸色大变,这从来就不是伊杭的作风,她……谢京福不敢想下去,他冲到了伊杭的屋子里,看到一切如旧,华华的玩具和小画书都在,唯独不同的是,桌子上放了一封信。

    谢京福颤抖地打开那没有封住的信封,里边确实是伊杭亲笔写的字迹:

    “京福,我走了,我这一去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华华是你的养子,我不带走他了,有他在你身边,对你也是个安慰。你不要再找我了,我心意已决,不会再改悔了。你骂我也好,怨我无情也好,我都受了。父亲老人家的住院费和手术费我已经给预交完了,不要再惦记,也算是我报答谢家对我们母子的收留之恩。我母亲出生于一个杭州一个裁缝家庭,一直替那些有钱的商贾们做衣服,卑微了一辈子,由于偶然的机缘结识了我父亲。母亲说,我们长在运河畔的女子,虽然不能决定自己的出身,心灵要和水一般纯净,性子也要有水那般柔里带刚的韧性,所以母亲这辈子哪怕是跟随父亲受气、受穷甚至病魔缠身,都没有想过离开,但是我却不能让自己身心洁净,让自己完全摒弃于世俗之外,这是我此生逃不开的诅咒,即便我遭受了各种痛楚,也是罪有应得,所以我的离去,对你来说,是个解脱,你不必太挂着我了,有机会找个合适的姑娘结婚,过上幸福的日子,我就没有遗憾了。祝父亲早日康复,祝你的事业有成,也祝我们的华华早日长大成人。”

    看完这封信,谢京福觉得自己如同灵魂被抽空了一般空白,眼前无数的光圈一片片袭来。他任凭那信纸旋转着飘离了视线,自己独自转身离开了房间。

    刘天乐放下华华,捡起那封信看了一遍,不由长吸了一口气,头上的汗水更加汩汩地流下来。他看到谢京福僵硬的背影,犹如困兽一般“呜咽”了一声,捧着自己的头,悄悄进了自己的房间。片刻后,听到一声剧烈的摔击声,他挤进去,看到谢京福抱着头,斜靠着一堵墙,将自己的头对着墙壁,狠狠地磕了过去,而地上,散落着一只散发着幽兰之光的珐琅手镯。

    刘天乐扯着谢京福的领子骂了起来:“你别嫌我啰嗦,我还是要说一句,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天涯何处芳草,为了一个女人,你要发疯了吗?你要是死,也要考虑一下,你上有老,下有小的,你还没资格死呢!气死我了,我招谁惹谁了?我还成了你家保姆了,你还欠了我的呢!你得还!”

    谢京福仿佛没有听到他这一番理论,只是没有了方才那可怕的崩溃神情,而是将头慢慢地垂了下来,顺着墙壁一点点蹲了下来,最后将自己的头埋到手臂间,再也不动弹。

    刘天乐捡起那蓝色手镯,看到那镯子是块地道的紫铜,做得极为精巧,也并没有遭受损坏,没有媚俗般地也镶嵌些珍珠宝石,镯子上的掐丝很细致,釉彩只是一个纯正艳丽的青蓝色,在普通纹样的基础上大胆使用了雕刻的镂空技法,将枝繁叶茂的意境渲染出来,打磨更是精心,整个镯子温润亮丽,如瓷器般温柔细腻,还有着青铜器的厚重典雅,是一件匠心独运的艺术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