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细水长流(4)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28本章字数:2686字

    “好了,晃得眼都瞎了。”谢京福干咳两声。

    高远方笑得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您看到这个东西,一定会感谢我的。”

    “哦?”谢京福知道高远方经常拿来一些明清朝的珐琅老器件给自鉴定,于是就定睛看着他从布袋子里掏出一个“宝贝”。

    “这个据说是大清朝最好的珐琅师傅做出来的精品,要是有准,我就收藏了。”

    谢京福看着那是一个做工非常细致的珐琅镶宝鼻烟壶,前后分别有喜福两字,中间的图案是“鹦鹉濡羽”。他的呼吸渐渐不匀均了。这是谢家先祖专门给珲贝子府做的器物,上边的每一道纹路都带着谢氏特有的痕迹,世事难料,居然重新流转到自己手里。

    他摩挲着那鼻烟壶细腻的花纹,对高远方说:“你拿这东西给我,是不是不想拿回去了?”

    高远方的笑容给人一副令人啼笑皆非的感觉,他挤了挤眼,哈哈大笑:“这些年麻烦您老人家,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总觉得该回报您老点什么,这不,机会来了!”

    谢京福“哼”了一声:“你小子这些年也不白和我混来着,居然也连成了火眼金睛,连我谢家专有的手法都看的出来了?”

    “那是自然,跟着大名鼎鼎的谢氏传人混日子,我不长进才怪!”

    谢京福被这个小三十岁的家伙马屁拍得有些哭笑不得,只好摆摆手:“既然这是你的心意,我就笑纳了。不过,只在我这里放三年,如果三年后,这鼻烟壶的主人还没有出现,你就把它收回去吧!”

    高远方看到老人的眼神里现出一种自己看不懂的期待。漫长的岁月并没有将这份期待带走,而是依旧如春花般灿烂。

    君住运河头,我住运河尾。世上有很多我们看不懂的故事,在运河畔悄悄流淌。

    2017年的5月,傅华第一次见到亲生母亲,竟然是在母亲弥留之际。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和她白色的银发相映成辉。妹妹冯淼已经和兄长相认,他们一起走向自己的母亲。她这一生,曾经不甘心、不情愿,到头来安之若素地活着,也将自己的光芒散发出来,成为杭州有名的丝绸设计大师。

    是时光成就了我们,不是我们成就了时光。傅华终于懂得了这句话的意义。

    伊杭的神情略显疲惫伸出手来,细弱的手指,青筋骨气,褶皱重生,却很温暖。在被自己儿子接受的那一刻,眼泪变成了河流。

    “其实,从民国以来,我们满人早就失去了贵族的地位与俸禄,更是无缘去攀爬走仕途,大部分人只能靠做些小生意糊口。富察氏的一支曾经随着清帝到过满洲,所以留在北京的我们这一支生怕无端惹上是非,这才改成了汉姓,我的祖母其实就是汉人,满汉早已经成为一家,不分彼此了。谢家不愿意要我这样的儿媳,其实就是怕我的身份在新国家心格局里再次遭遇磨难。但是历史真的可以证明,不会了。这是一个更加充满了人道主义情怀的国家,我们的生活已经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这一切的担忧都是历史了。”

    “我失去心中挚爱,却得到一知心人。淼淼的父亲是个有韬略有担当的男人,这些年无论还是公私合营还是文革十年,他都用自己的智慧避开了那些政治和经济上的漩涡,他让我去读书、做设计师,他给了一条最温情饱满的路。他在改革开放那年,忽发心脏病离开了我们,临终时都在安慰我,他说,他知道我眷恋北京的亲人,但是我只有留在杭州,才能完成心中的梦想。事实上他是对的,他懂我,知道我心中也有一个蓝花梦,我的载体是那些美丽的丝绸,如水般滑腻的丝绸,柔能克刚,我以我内心的柔性和坚持,最终达成所愿。有了这样的寄托,所以这几十年,我才能支撑下来。”

    她拿出那个镯子递给儿子,“我早就在他的房间里看到过这个镯子,知道他每天在房间里敲打,都是为了给我一份最美好的回忆。你告诉他,我一直知道,他从来不肯多说的,就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

    傅华接过镯子,感到这青蓝光芒中透露出岁月的沉淀,这沉淀给了人后半生活着的勇气和力量。

    “儿子,告诉你的养父,我在运河的另外一端,为他祈福。”这句话说完,伊杭的手忽然垂了下来,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傅华将头埋起来,嚎啕大哭起来。房间里都是哀恸。

    母亲的生命里,有梦,有遗憾,有坚持,也有深深地眷恋。

    傅华和吴美莹再回到北京,他们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一起到了运河边上。这些日子乍暖还寒,玉兰的蕊珠已经萌出,期待着阳光的挥洒。他们有了共同的默契,于是相互微笑着,一起将那只手镯抛入了水里,手镯入水的瞬间,只存在过一个浅淡的漩涡,很快就沉了下去,不足以引起人的注意。

    傅华看到吴美莹仍然在沉思,忍不住问道:“你这一次要呆多久?是不是真的打算离开北京了?”

    “谁说我要走的,别忘记,我是来学习景泰蓝制作技术的。”

    傅华无奈地一笑:“我是说,你肯定嫌弃我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吧?”

    吴美莹笑道:“你这是在试探我对你的态度吗?”

    傅华听到这样直接的问话,反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猜不透吴美莹的心思。

    “其实,你有着骨子里最纯真的善良,只要可以安静下来,不愁做不出好珐琅来。”

    “为什么这样认为?”

    “那个鼻烟壶卖的钱,你并没有自己花掉,而是将钱寄到西藏山区的学校里,资助那些穷苦孩子读书了。还有,胡同里的李奶奶家的女儿常年在外地上班,回不来,家里的电器修理、下水道堵塞什么的,这些年都是你做的。还有,你喜欢咖啡店的那个位置,不是因为你喜欢享受那些小资的生活,而是因为你知道谢京福老师经常会独自坐在咖啡店对面的路边长椅上沉思,那个角度正好是观察那个位置的最佳点。你担心他的腿脚不好,回去太晚会摔倒,于是便常常偷偷跟在后边默默守护着,你的心里从来没有一刻是冷漠的。”

    这番话居然说得傅华面红耳赤,觉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他很腼腆地说:“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画画的,都有一双善于观察到美的眼睛,所以我可以看到你的内心,你有这样的心,其实早晚都是可以飞起来的,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傅华就这样看着吴美莹转身,一边走一边悄悄掩口笑,顿时也明白自己该怎么走路了。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晚,走在自己熟悉的胡同里,傅华觉得,每次和吴美莹一起,每一步都如此踏实,黑暗仿佛已经挡不住自己的脚步了。

    傅华蹑手蹑脚地进到养父的屋子里,里边依旧漆黑一片,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放心地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发现,自己离开这样久了,房间里却一尘不染,原来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老人的心里。他觉得自己的越来越感性了,鼻子又酸楚了,

    半夜醒来,似乎听到养父的屋子里有动静,傅华急忙冲了出来。屋门是半掩的,透露出一片温柔的灯光。灯光下,老人的身影浓重,正戴着老花镜,蘸上白芨,将那密密麻麻的铜丝一点点粘上去,他那粗大的手指灵活驱遣着那些弯曲的铜丝,如同绣花一般,集聚了所有的心志。

    傅华看得很清楚,那是一只新的蓝色景泰蓝手镯,青蓝的底色,古朴的缠枝线纹,考究、严谨、传神而美妙,传递着生命的旋律。

    而老人那弯曲的身子,如一座沉默无语的桥,连接着彼此牵挂的两端,绵长相思化为运河之水,静静地守护着远方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