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林智勇出诊落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4本章字数:2033字

    但三人所描述的数据,同样与王怀山父子的身高与体格方面的特征不相吻合,各种迹象表明王怀山和王晓骅父子的确不在现场!

    昨天傍晚王怀山还来到林智骁中医诊所,亲眼见到周群英在施玉凤等人在说王光世和温剑升失踪案,也肯定听到了些什么!

    赵桂生仍然怀疑此凶案必定跟王怀山、王晓骅父子相关,至于相关性在哪里,他一时半会也没能捋清晰。

    县局刑侦队重新对周群英进行了详细的询问,周群英还是一口咬定王光世和他老公温剑升就死在王家房子里!

    县局刑侦队也对王怀山家的围墙内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仍然一无所得!

    坐镇林智骁中医诊所指挥的赵雷军局长,当场拍板由赵桂生负责从当年的婚礼失踪案开始调查,县局刑侦队从今日发生在林智骁中医诊所的凶案开始侦破,两个小组通力合作定期沟通!

    让施玉凤去叫林智骁和林智勇准备回家吃饭,林文来和老伴刘瑾边哄着小孙子晓光,边一个烧火一个炒菜。

    可饭菜都做好三个小时了,仍然不见施玉凤带林智骁和林智勇回家来吃饭,林文来便抱着小孙子走来林智骁中医诊所。

    见大批警察呆在林智骁家的老宅子里,林文来顿时大吃一惊。

    问明情况后,忧心忡忡的林文来说起了五年前儿子林承牺牲那一段往事来。

    这消息立即让赵桂生茅塞顿开,连忙问施玉凤道:“玉凤,你知不知道王晓骅跟林承之间有什么深仇厉?”

    施玉凤苦着一张脸道:“我哪里知道啊!”

    抱着晓光的林文来神情凝重地说道:“我知道,那是因为林承要调查村里人口失踪的案子!”

    当赵雷军局长得知此情,转眼吩咐县局刑侦队立即调查玉屿村民在案发时的情况。

    待事情安排完了后,赵雷军临走时瞟了眼周群英,吩咐赵桂生派两名警察24小时近身保护她!

    一脸忧色的林文来跟赵雷军握手道别送走县局的警察后,双眼恶狠狠地瞪了林智骁和林智勇一眼,气呼呼地抱着晓光回家去了。

    施玉凤和赵桂生一头雾水地望着林智骁和林智勇,听他们解释一番后,才明白林文来狠瞪他们哥俩的缘故。

    发生了这新旧案子绞在一块的案件,还牵扯到五年前林承牺牲案,赵桂生已经不可能再陪着林智骁,带警察上周群英家里接上她的儿子一起送回派出所里去住。

    吃过晚饭回到林智骁家老宅子的诊室里,林智勇锁好大门回到卧室,见林智骁笑嘻嘻地盯着他,目光下意识地躲开想上床去睡觉。

    林智骁一把拽住林智勇的胳膊,拉他在床铺边上坐下,问道:“说说,今天出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智勇尴尬地红起了脸,犹豫了一阵才说起他今天出诊回来时发生的事情。

    原来,林智勇出完诊回来路过玉溪边上的船坞时,迎着江面上吹来带着丝丝凉意的山溪风走着。

    波水尽头的夕阳,照在林智勇的脸上,他感觉不到午时阳光的炽热。

    林智勇知道,山区的天说黑就黑的,并不顾及什么人的心情,天黑后玉溪河岸边的路特难走。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林智勇虽然武功高强,但他在四、五岁的时候被一只狼狗咬伤过,从此便对狼狗有着怕入骨髓的感觉。

    偏偏远处船坞处传来几声低沉的狼狗威吠声,林智勇吓得腿都软了。

    见林智勇在河岸上的畏缩情形,船坞里的几只狼狗以为他是小偷,齐唰唰狂吠着冲了过来。

    听着狼狗嗥声越来越近了,求生的本能令林智勇连滚带爬沿着河岸狂逃,拼命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不料,林智勇一脚踏在一块松动的石头上,身体一个不稳就往河岸下滚落“卟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林智勇是遗腹子,他父亲在他出生前就跟三位兄弟同日一块死了。

    林智勇的妈妈五婶自然将他当命根子般来呵护,从来不让他靠近江河,至今还是个旱鸭子。

    连呛了几口河水扑楞了几下,林智勇就开始往下沉去,惊惧之下意识很快就模糊起来。

    能活着林智勇觉得纵然是难忍的疼痛也是一种享受,他悠悠地睁开无力的双眼,感觉光线严重不足的景物有点摇晃。

    在呼呼水风中微微摇曳的一盏昏黄没灯下的情景,让林智勇心中的震撼跟疼痛一样的剧烈,不由叫了声“痛死我了!”

    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你醒了呀?”

    嘴角流出感激之意,林智勇道:“我记着掉进河水里了,是你救我上来的?”

    “这几百米不见人家的河岸边上,除了有几只大狼狗的船坞,再也没有第二户人家。你说说,要不是我救你的,难道水鬼不拖你到河底,反而救你上岸送到我家里来的?”年轻女人仍然笑嘻嘻地说道。

    林智勇回忆着道:“是你拖我上岸来的?你力气真大!我怎么感觉身子有点晃动?”

    年轻妈妈眼角流出一缕妩媚的神情,道:“我们家就一条船两个人,你自己说呢?”

    林智勇听了,转过头朝里边望去,见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正甜蜜酣睡,想是梦到好吃的东西了,嘴巴正不停地蠕动着。

    回过头来,林智勇充满感激地对年轻女人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林智勇,是玉屿村新开林智骁中医诊所里的医生。”

    林智勇虽然没有执医资格证,但他跟爷爷学过好几年的中医,自称医生也勉强够格。

    “听说过村里有一位很帅的年轻医生,原来其中一个就是你呀!”年轻女人嘴角噙笑着说。

    林智勇略带尴尬地解释着:“那是我大哥林智骁。我叫林智勇,就是玉屿村的。”

    柳叶眉一展,年轻妈妈笑望着林智勇问:“我知道了,你是街道书记施玉凤的小叔子。”

    林智勇一听她提到二嫂,眼帘立即浮现二嫂施玉凤来,腮帮子立即红了起来,急忙掩饰着道:“嫂子,你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