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林成的病因 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5本章字数:2011字

    “我叫徐凤英。你叫我凤英好了,这条渔船就是我的家!”徐凤英眉角噙着笑意说。

    “哦,原来是在渔船上,怪不得有点晃,我还以为是摔晕了头。徐凤英,现在几点了?”林智勇担心这么晚了大哥会牵念他,想回家去了。

    “都晚上六点多了。哦,你刚才溺昏在河水里,我听到你喊救命才把那些狼狗赶走揪着你的头发将你拎上船来的。那里的河水并不深,还没到你的腰呢,你怎么会沉下去呢?对了,你什么地方摔伤了?”徐凤英关心地问。

    徐凤英这一问,林智勇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喃喃道:“我不会游泳!”

    起来试了试无大碍,林智勇谢过徐凤英背起药箱,踏着一路月色,沐着一路河风,闻着小路两旁的虫鸣,林智勇回到大哥林智骁家的老宅子。

    刚走进大门的林智勇,一眼就看到一身黑衣裤黑头套黑手套的一个高大凶手,正从窗外跳进诊室里来,手里还握着一把二十多公分的匕首,正向施玉凤和周群英刺去。

    林智勇来不及多想,将药箱子向黑衣人大力抡砸过去,将他的匕首打落在地。

    那黑衣人突然发现林智勇回来了,微微一愣就反身跳出窗跑掉了!

    讲完他出诊时发生的故事,林智勇很是不解地问道:“大哥,我们诊所怎么会出现黑衣凶手?”

    林智骁听说林智勇手肘受伤了,赶忙捋起他的袖子查看,见只是蹭破点皮,这才放心地轻轻拉下衣袖,开始讲起刚才诊所里所发生的惊险一幕。

    听林智骁细细的解说,林智勇这才万分惊讶道:“原来,二伯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看来二哥死亡的真正原因,真的很值得怀疑了!大哥,我们要做什么,怎么做才能帮到生哥的忙呢?”

    林智骁目光深邃地望着窗外,低声道:“我相信来行凶的凶手固然不是王怀山和王晓骅父子,也必然跟他们父子有关联,甚至他们父子就是这次行凶的幕后指使者!”

    “那当然的,要不然二哥的死就不值得我们去怀疑了!”林智勇肯定地说道。

    谋杀二弟之仇岂能不报?林智骁嘴角噙着恨意,哼了一声道:“小勇,我们暗中死盯着王怀山和王晓骅父子,肯定能找出他们身上的破绽来。待我们找出王怀山父子无法抵赖的证据时,我们再告诉赵桂生去!”

    林智勇听了重重地嗯了一声,道:“大哥,那我们得准备两套夜行衣才好!”

    “好,小勇,你明天悄悄到城里买两套全黑的衣裤回来,我们明晚就开始盯梢王怀山、王晓骅父子!”林智骁信心满满的叮嘱林智勇道。

    林智勇感觉很是刺激,兴奋地答道:“好呢!我明天一早就去城里买!”

    当晚,林智骁和林智勇回忆着周群英所说的,将王光世婚礼那晚参加闹洞房所有人的姓名列了出来,数一数竟然有十七人之多。

    想象着这十七户人家父母失去儿子,老婆失去丈夫,稚儿幼女失去父亲的惨景,哥俩的心里难受极了,发誓要将导致他们失踪的凶手找出来!

    第二天,林智勇果然上城里去买全黑的衣裤和全黑面料去了,林智骁坐在诊室他的座位上,正在思考着该怎么盯王怀山和王晓骅父子的梢,才能窥到他们犯罪的证据。

    突然,村文书郝诗君神色匆忙地挎着一篮梨子走了进来,将梨子篮放在客厅的桌面上,抓起几个老大的梨子,走向洗碗池上的水龙头去洗梨子。

    洗好手中的六月雪梨子放在一只盘子上,郝诗君走进诊室笑嘻嘻地望着林智骁道:“先来吃一粒大梨子,我家种的,一早我就去摘的,新鲜着呢,又脆又甜着!”

    郝诗君削去雪一样白的六月雪梨子皮塞到林智骁的手里,调侃道:“你可是一个不守信用的男人哦!”

    原来,林智骁刚回村里的时候,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曾答应郝诗君帮她犁地。

    林智骁的脸彻底红了起来,尴尬地解释道:“我,我不知道替你犁地是那个意思,后来赵桂生才告诉我的,就没敢去了。对了,你家老公怎么就老不回家来呢?”

    郝诗君见问,喉头不由哽咽起来,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平稳一下情绪,才微红着眼眶道:“我们边吃边说吧!”

    郝诗君只是呆望着林智骁狼吞虎咽啃梨子的样子,幽幽地说道:“回来又如何?不回来又如何?回来等于没回来,还不如不回来不会让人家起念想的好!”

    林智骁想问明白她老公到底是怎么了,便试探着问道:“对了,郝诗君,我问你个事,你要如实告诉我好不好?”

    郝诗君轻嗯一声,含糊不清地道:“嗯,你问吧!”

    “你老公从来没跟你睡过么?”林智骁直入式地问道。

    灯光下郝诗君的脸红了红,她听得明白睡过的内涵,犹豫了一阵似乎下了某种决心一般,盯着林智骁的脸,道:“那我就厚着脸皮说了,他连洞房那天也没起得来!你说他这是不是什么病引起的呀?”

    林智骁并不回答,咀嚼着嘴里的脆甜多汁的梨肉重重地点了点头。

    郝诗君垂下目光,几乎用听不到的声音问:“那你有没有办法让林成的那个治到能起来?”

    听了郝诗君的话林智骁整个人凝住了,傻傻地望着郝诗君那垂低着的双眼,轻声道:“郝诗君,林成这事情我只能替你老公诊断过后,才有可能知道。”

    郝诗君整张脸都红透了,头埋得低低的道:“我知道。我已经用死逼他回来了,他这时就在你家大门左侧的树林子里不敢进来,我让他进来你帮他检查一下好么?”

    林成比林智骁小三岁,是林智骁小时的玩伴,直到林智骁高中毕业考上海城中医大学,林成也外出打工,两个人的联系才渐渐少了。

    赶到林成娶郝诗君时,林智骁刚好放寒假在家,就给林成当了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