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林成的病因 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5本章字数:2039字

    小时候,林成常跟林智骁一起睡,也会趁林智骁睡着时将手伸到林智骁身上来,那时林成可不止起得来,那是经常都保持在起来的状态中。

    为此林智骁还多次跟林成吵翻脸,每次都是林成主动认错修好。

    林智骁讶异地盯着郝诗君好一阵,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道:“也好,那你叫他进来后先回家去吧,你在我不好问,他也不好说出口来的。”

    郝诗君答应一声就往外走出,林智骁眼望着诊室门外,过了好一阵才见到一个二十六、七岁身材较为单薄的瘦高个子男人,迈着很是犹豫地脚步走了进来。

    林智骁便站起向来望向他,用轻和的声音说道:“林成,快进来坐下!”

    林成局促不安地朝林智骁羞涩一笑坐在病人就诊椅子上,林智骁单刀直入地说道:“你的情况郝诗君都跟我说过了,我先问你一些问题,你如实回答就可以了。”

    郝诗君的老公脸瞬间红了起来,轻声答道:“好的。”

    林智骁在病历上写下林成的姓名、年龄和住址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轻声问道:“听说你在洞房夜也没起来过,有这事吗?”

    林成听了,一滴泪落在他面前的桌面上,发出“啪”轻微的一声响。

    一个男人这么容易掉眼泪,林智骁见状慌了手脚,急切地问:“林成,你这是怎么啦?”

    林成很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液,幽幽叹了口气,抬起目光盯着林智骁的双眼,几番挣扎过后,才垂下眼睑道:“是的,没起来过。”

    林智骁似乎意识到什么望着林成,继续问道:“那你一个人睡的时候,有什么起来过?”

    见林成眼眶里的泪水打着转,似乎又要流下来,林智骁赶紧从捆纸上拔下两张递过去,道:“我现在是你的医生,问这些问题自然是为了诊出你的病因来。这一点,请你理解!”

    林成擦干双眼眶,轻声答道:“小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本来,我也挺喜欢女孩子的,但,但那事过后,我才慢慢变成只喜欢男人的。”

    作为医生,林智骁自然听得明白林成话里的那事是什么事,也不去深究跟林成做那事的那个男人是谁,继续问道:“这么说来,你是起得来的,只是面对女人才因没兴趣起不来,是么?”

    林成仍旧垂着双眼答道:“嗯,是的!”

    “那你是在什么年龄上跟他发生关系的,是你主动还是他主动的?”林智骁想从主动性上来判断林成改变兴趣的原因。

    林成听了突然抬了起头来,双眼充满怨恨地说道:“我是被他强*奸的,他威胁我说,要是我不听从他,他就跟杀死其他人一样杀死我一家人!”

    林智骁异常诧异地“呀!”了一声,双眼紧盯着林成,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林成的眼泪再次落下,接过林智骁递给他的捆纸拔下一张擦着,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五年前!我去闹他哥洞房的三个月后。那天是周五傍晚,他将车子开到我学校大门口,说他刚好要回村里去,就招呼我上车一起回村来。”

    林智骁有些不信地摇了摇头,问道:“你怎么不反抗呢?

    “谁知道他却将车子开到玉溪河岸的毛竹林中,威胁说我要是敢不听他的话,他就杀死我全家。我害怕了,担心他像杀别人那样杀了我全家,就顺从了他。”林成带着哭腔解释道。

    刚坐下不久的林智骁,听了再次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尖声叫着:“这,这,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发生呢?”

    林成突然将头伏在桌沿号啕大哭了起来,林智骁一见慌了手脚,连忙朝大门口喊着:“嫂子,你快进来!”

    郝诗君虽然答应林智骁要先回家去,但她的心放不下,待老公林成走进了诊室,便蹑手蹑脚走到诊室窗外的墙角,竖耳听诊室里的对话。

    山村女人质朴,郝诗君嫁给林成,虽说遭受此等屈辱遭遇,却立即跑进来紧紧抱着林成的脑袋,道:“林成,都是我不好,你别哭了,好好跟林医生讲讲!”

    郝诗君见林成还是一个劲的哭,紧紧抱住哭得梨花雨乱落一般的林成,用手臂拭去他腮帮子上的泪珠,颤抖着声音道:“林成,你这么久不回来,我在心里就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林成,这事不怪你,都得怪该死的那个男人。林成,你受委屈了!不哭了,我们给你做主,你不哭了!”

    受郝诗君的鼓励,林成待心情平复下来后,缓慢地讲起他那段屈辱的历史:“那是在五年前,我们读初二那年。当时只有十七岁的我,凑热闹也去闹王光世的洞房,结果却被吓坏了,新郎王光世竟然在那天晚上失踪了!”

    林智骁见林成的病因扯上了王光世的婚礼,立即神情严肃起来问道:“什么?王光世的新婚洞房?你也去闹过王光世的洞房?”

    林成和郝诗君都诧异于林智骁反应之剧烈,郝诗君紧盯着林智骁的双眼问道:“林医生,你这是怎么了?”

    林智骁赶紧掩饰着说道:“没什么,我听周群英说过,她老公就是在参加王光世婚礼的当晚失踪的。”

    林成显然也知道温启升是在那天晚上失踪的,丝毫不为所动继续说下去,林智骁赶紧在病历上将林成所说的话当病历内容记录下来。

    原来,林成知道王光世那几天特别兴奋,他根本不相信王光世会在洞房当晚跑掉,心想他肯定出事了。

    那天晚上林成被新郎王光世的失踪吓坏了,就赶紧回家睡觉去。

    此事过去三个月多,林成听说村里有好几个后生失踪了,细细一打听才发现全是当晚闹过王光世洞房的后生,林成很害怕厄运同样会降临他的头上来。

    但厄运并不因林成刻意躲在学校不回家而没降到他头上来,就在那天周五他从学校出来买铅笔时,王晓骅开着出租车停在了他的身边,说是顺道载他一起回玉屿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