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危险线索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5本章字数:2040字

    林智勇听了嗯了一声,道:“还是小骁哥想得周到!唉呀,不对哦,小骁哥你想想,要是郝诗君成功怀上林成的孩子,日子长了肯定瞒不过王怀山、王晓骅父子的眼睛,那他们父子俩极可能要挟郝诗君和林成的妈妈,要她们说出林成的下落。这样,林成和林启雄不也很危险了么?甚至连郝诗君和林成的妈妈也危险了!”

    林智骁微微点着头,一脸无奈地说道:“现在的确不是郝诗君要怀上林成孩子的好时期!不过,我们若能在三个月内找到足够的证据,来指证王怀山和王晓骅父子杀害了王光世和温启升的话,那郝诗君还是可以将怀孕的事情瞒过去的,毕竟头三个月的身孕没那么明显的。”

    “毕竟这是很冒险的事情,还是好好跟郝诗君商量,让她等我们抓到王怀山、王晓骅父子的铁证后,再让林成回来让她怀孕的好!”林智勇建议道。

    林智骁觉得林智勇这个建议很好,脸上开始有了笑容,道:“嗯,这样子最好!呆会郝诗君来取药的时候,小勇,我们好好将这道理跟郝诗君讲讲。”

    “我相信郝诗君是明白事理的女人,她会同意的!哦,林成的汤药煎得差不多了,我看看去。”林智勇信心满满地说道。

    望着林智勇走出诊室的背影,林智骁一脸轻松地从抽屉里取出记录林成所说话语的病历,再一次细细研究了起来。

    正在这时,大门口处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林智骁知道是赵桂生来了,连忙将病历纸放回抽屉里去,站起身迎出诊室门外去。

    赵桂生在派出所里,从周群英嘴里听说王光世婚礼当晚参加闹洞房人员里,还有一个半大男孩林成。

    林成正是郝诗君的老公,赵桂生便骑摩托车想去询问郝诗君,她老公如今身在何处。

    林成也是当日闹王光世洞房的一员,林智骁担心郝诗君说出林成此时就在自己家里的话来,顿时内心急了起来,很想让林智勇先行去叮嘱郝诗君。

    正在这时,林智勇走进诊室背起出诊的箱子,朝赵桂生嘻嘻一笑,道:“生哥今天有空过来坐呀?对了,你们聊,我得出诊去了。”

    医生出诊是正常的事情,赵桂生并没有生出任何的疑心,只叮嘱了一句:“小勇,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得小心戒备王怀山、王晓骅父子会偷袭你!”

    见林智勇答应一声背着出诊箱子快步走出了大门,林智骁心里暗自放下一块大石头,故意扯起话题要拖住赵桂生,道:“桂生,那晚袭击我们诊所的调查有进展吗?要不要我和小勇暗中去调查一番?”

    赵桂生一听就急了,正色道:“大哥,调查王光世和温启升等系列失踪案是我们公安人员的事情,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和小勇绝对不能掺和进来,明白了么?”

    林智骁故意纠缠着说道:“你的话对是对的,可现在我和小勇的人身安全已然遭到巨大的威胁,袭击诊所想谋杀周群英就发生在我家的诊室里,我们可不想再遭一次偷袭,不得不有所行动来警告想偷袭我们的凶手!”

    赵桂生听了越发着急了起来,苦口婆心地将私自介入调查的各种不利因素说了一遍,林智骁也反复争辩了一遍,一个钟头的时间就过去了。

    直到林智勇背着出诊箱子走了回来,听了一阵赵桂生的谆谆教诲,林智骁才在赵桂生和林智勇的合力劝说下,表示听从赵桂生的要求不私自去调查。

    送赵桂生走出大门骑着摩托车往郝诗君家去了,林智骁和林智勇哥俩才相互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一起走回诊室来。

    得林智勇事先叮嘱,郝诗君和林成的妈妈始终坚持林成已经不知去向,赵桂生明知她们在胡说,却拿她们婆媳俩没有办法,只得吩咐她们有了林成的消息,得赶紧到派出所告诉他。

    待赵桂生骑着摩托车走了后,林妈妈深锁着眉头道:“诗君啊,你这一去还不知道林成他行与不行。万一他真不行的话,那你就得向林智骁借种了,我们得先向祖宗说明一下才好!你去备下香案,婆婆要告诉列祖列宗去!”

    瞅着郝诗君答应一声兴高采烈地备香案了,林妈妈深深地叹了口气,走去舀了一盆水洗净头脸和双手。

    这时,郝诗君在厅堂里大声叫起来:“妈,我准备好了!”

    林妈妈走到厅堂上,腿脚也利索了起来,边接过郝诗君递给她已点燃的三根香,边道:“诗君,婆婆听得见,看得见,走得动,以后别这么大声跟我说话了!”

    也不管郝诗君听了她的话那一副吃惊的表情,林妈妈跪在祖宗牌位前,喃喃地道:“列祖列宗啊,今有不肖儿孙林成不思为夫之道替林家生儿育女。林智骁已经替林成备下一剂汤药,要是林成喝了汤药还不行的话,为维护列祖列宗的声誉,只能请求林智骁替他生个孩子,好在乡亲们面前可以抬头说话,请求列祖列宗保佑林成喝了汤药能行,保佑郝诗君早日怀上孩子!”

    林妈妈说完,将她手中的三根香插进香炉里去,带着郝诗君行了三跪大礼后才站起身来,道:“诗君呀,你这就上林智骁的诊所去吧!列祖列宗保佑,保佑林成能行!”

    郝诗君想着她的身子呆会无论林成行与不行都得破了,心里向往与忐忑不安交织在一起,走出家门往林智骁家老宅子走去。

    怀着既兴奋又忐忑的心情走进林智骁家的老宅子,郝诗君一眼却看到刘瑾正在大厅里摘菜,心里不由暗吃一惊,有刘瑾在场还怎么做那事?

    原来,诊所正式开业后,刘瑾经常过来帮忙做些杂事,刘瑾这是在给替哥俩准备午餐的青菜呢!

    郝诗君越想越是担忧,越是忐忑不安,不由重重叹了一口气。

    听到郝诗君的叹气声,正摘菜中的刘瑾抬起头来,见是郝诗君来了便笑问道:“诗君呀,你不是来看病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