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龙爪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5本章字数:2894字

    往下爬的路被林智骁堵死后,赵云香的手指立即改道往上爬,渐渐爬上林智骁的身前来。

    这样黑的夜,这样冷的环境,林智骁只能继续阻止赵云香手指的爬行,以免自己难受起来又无法释放,那就要在难受中品味着难受了。

    赵云香似乎早有准备,发觉林智骁抬手要来阻止她的手指在他身前的爬行,立即跳过林智骁上抬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落在林智骁此时最不愿意让她落的地方。

    好在风很大很冷,分散了林智骁许多的注意力,他的英姿才没有勃发起来。

    更好在卡车不久就开进了县城,有了路灯的照耀,赵云香担心被人看了去,不得不收回手去,规规矩矩地扶着六婶婆的担架,一副危襟正坐的模样。

    林智骁看着心里觉得真好笑,赵云香和温碧玉在人前全是贤淑的人样,在人后却全都猴急样!

    六婶婆被送进急救室,医生检查后出来问:“谁是病人家属?”

    医生道:“病人必须开刀清除淤血,市医院条件有限,必须送到海城的大医院才能进行。鉴于病人正处于危急状态之中,我们医院只能先进行简单的导引部分表皮组织间的淤血。纵然这样简单的手术,对于病人来讲也是很有风险的。因此,病人家属必须决定是现在就转到省城大医院去,还是等我们医院进行简单的导淤手术后再送。请务必快点决定!”

    温碧玉都急得快哭了,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拖延了几分钟,大家仍然做不了决定。

    见状,林智骁看了赵云香一眼,对温碧玉建议道:“要是你决定不了,不如电话联系你老公,听听他的意见。”

    赵云香附和着道:“碧玉啊,林医生说得对,你还是跟立敏商量一下吧!”

    林智骁和赵云香陪着手足无措的温碧玉跑到街上公共电话亭,温碧玉拨通她远在广州打工的老公温立敏。

    除了王晓骅之外,同辈中温立敏是王氏家族唯一存活的男人,可远在广州的温立敏怎么决定得了躺在市医院里的六婶娘事情呢?

    他只是让温碧玉看着办,任何情况不怪罪就是了。

    温碧玉这下子都快急哭了,带着哭腔对着话筒叫道:“立敏快回来吧!你不怪罪我,我也决定不了啊!”

    这下子,林智骁彻底看出温碧玉是个没有主意的人,只得对赵云香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进去问六婶婆,要是她愿意在市医院先做手术的话,让六婶婆连眨两下眼皮;要是她不愿意,让她连眨三下。我们几个都进去给温碧玉做个见证,将来她老公也就没话可说了。”

    三人回到病房门口,听了林智骁的话,医生不由点下头道:“这样也好,你们随我进来吧!”

    询问六婶婆的结果,她只眨了一下眼皮。这下,温碧玉又手足无措起来了,求助般望着林智骁,道:“林医生,你看现在该怎么办呢?”

    林智骁见温碧玉求助于自己,只好婉转地道:“主意得你拿,我们的话都只是建议。既然六婶婆既不连眨两下,也不连眨三下,看来六婶婆是不同意在市医院做手术,更不愿意去海城动手术了。六婶婆,我的话你要是听清楚了,你连眨两下眼皮来表示你不愿意动手术。”

    林智骁最后的话,是对着病卧榻上的六婶婆说的。林智骁话音刚落,六婶婆就连眨了两下眼皮。

    这下子,六婶婆的心意大家都清楚了,可医生却表示反对,认为不手术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

    实际上,纵然六婶婆同意做手术,温碧玉也没钱付高昂的手术费。这既是温碧玉再三做不了决定的根本原因,也是六婶婆拒绝做手术的关键因素。

    林智骁当然非常理解这一点,这正是他建议询问六婶婆,让六婶婆自己作出决定的用意。

    但六婶婆不手术的话,生命危险程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升高。作为医生,林智骁心里最清楚了!

    要保住六婶婆的性命,就要进行脑部手术,就要花大笔的手术医疗费用,而六婶婆不具备这样的经济基础,连温碧玉等人也没有这样的经济能力。

    到底要怎么做到六婶婆的脑部手术得以进行,又可以解决六婶婆的手术医疗费用问题呢?

    突然,林智骁的心中闪过六婶婆大脑左侧那一大块鼓肿起来的血包来,心中不由一亮,脱口道:“有了!”

    赵云香不解地望着林智骁,困惑地问:“什么有了呀?”

    林智骁不答赵云香的问题,反而转向医生道:“医生,你能帮我举手之劳的一个小事情吗?”

    医生听说只是举手之劳的小问题,点下头道:“办得到的就行。”

    林智骁转眼望着赵云香和温碧玉等人,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医生有话商量。”

    赵云香望了一眼病床上的六婶婆,对乱了心绪的温碧玉道:“我们先出去等会儿吧。”说着拽着另一位妯娌,一起走出急救室,反手将急救室的门合上。

    林智骁让医生帮着记录他跟六婶婆的对话。

    凑近六婶婆头部,林智骁侧头对医生示意一下,见六婶婆盯着自己的眼睛,便问道:“六婶婆,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我说的正确,你就连眨两下眼皮;如果我说的不正确,你只能眨一下。六婶婆,你听明白了就连眨两下眼皮好吗?”

    六婶婆虽然不能说话,右脑却仍然清楚,听了林智骁的话,果然如林智骁所预期的,连眨了两个眼皮。

    林智骁微笑着道:“六婶婆,很好!下面我问你脑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六婶婆,是王怀山将你打伤的么?”

    六婶婆连眨两下眼皮,确认是王怀山打伤她的。

    林智骁见六婶婆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就继续问:“六婶婆,王怀山是用木棍子打你的么?”六婶婆又连眨了两下眼皮。

    “六婶婆,王怀山是怕你说出他杀人的秘密才打你的么?”“六婶婆,你同意向公安局报案指控王怀山的罪行么?”

    “六婶婆,王光世是被七叔公谋杀的么?”

    “六婶婆,王怀山杀害了王光世后,将他埋在王怀山新家地里了么?”

    “六婶婆,王怀山杀害王光世后,将王光世的新婚妻子强行奸污了么?”

    “六婶婆,郭美艳嫂子的女儿珠儿的生身父亲就是王怀山么?”

    当林智骁问的所有问题,六婶婆都用连眨两下眼皮来确认后,林智骁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六婶婆,要是手术医疗费用有人出,你愿意做手术么?”

    晶莹的泪水浮现在六婶婆的眼眶里,她连眨了两下眼皮。

    见六婶婆眼现泪水,林智骁心知六婶婆还是想手术的,只是在替她家里的经济条件担心而已,便侧头对医生道:“好了,医生。谢谢你帮忙!”

    医生边将记录下的对话签名之后递给林智骁,边道:“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

    可医生心里却对林智骁刚才问六婶婆时,说起的杀人事件感到很是后怕,心里很后悔帮林智骁记录这段对话。

    医生心里很清楚,帮了林智骁这个忙,意味着他成了林智骁这段对话的知情*人和见证人。

    要是林智骁所问杀人的事情是真的,那医生作为知情*人与见证人,也就可能成为杀人者追杀的对象。

    林智骁接过对话记录稿,叮嘱医生道:“医生,这件事情请不要对其他人提起,以免对你不利!”

    医生也知道扩散这个消息,绝对不利于他自己,遂点头道:“保证不对第三者提及此事!”

    林智骁感激地朝医生道:“真谢谢你!”

    说完,林智骁朝急诊室门口快步走去,开门见温碧玉、赵云香等嫂子都在门外边着急地等着,就朝她们走了过去。

    嫂子们见林智骁从争论室里出来了,全都围了上来。

    赵云香嘴快,神色很紧张地盯着林智骁问:“林医生,六婶婆什么情况?”

    林智骁朝赵云香点下头,转眼瞅着温碧玉,道:“嫂子,六婶婆确认有人袭击了她,要杀她,六婶婆要你去报案!”

    温碧玉胆子小,听说是杀人案,惊惧、怯懦地退了半步,连连摇着头道:“我不敢,我怕!”

    赵云香异常惊讶地问林智骁:“六婶婆不说是中风的吗?”

    林智骁点下头,详细地解释道:“六婶婆的确中风了,但她是被人用棍子袭击,打中她大脑左后侧,导致血管破裂血液倒流进大脑,压迫到大脑左侧的大脑神经,才表现出右半边身子动弹不得的半中风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