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孙晓君的承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6本章字数:2069字

    孙晓君凭着警察的职业特有的敏锐,道:“可这并不能证明什么事情呀?”

    林智骁呼出一口郁积在胸中的闷气,耸一下眉毛望着孙晓君,道:“可问题在于,后来你姑母也死得蹊跷,现在六婶婆又被你姑父几乎打死。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串联起来,你姑父不就值得怀疑了吗?”

    孙晓君眨了眨眼皮,以调侃的语气问:“你们不会为了让我不干预你们的调查,而故意编造事实来欺骗我的吧?”

    林智骁呵呵一笑,道:“什么都存在骗的可能,但你小勇的尸骨却是骗不来的。是么?”

    孙晓君微微一笑,道:“这倒是的!改日,我去一趟玉屿村,观察一下你所说的我大哥王光世的尸体埋葬处再说吧。好,这事就你我两人知道,你先别扩散,我会将情况告诉你的。你住址我有了,一有情况我先通知你去王怀山家!”

    林智骁点下头,道:“好的。但现在有一件非常急的事情,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孙晓君诧异地望着林智骁,问:“什么事情呢?”

    林智骁用恳求的语气道:“王光世的六伯姆现在还躺在县医院的急救室里没钱动手术。若是可以救回她的性命,你也知道,对查清王怀山的真面目,替你姑母和大哥报仇就会有很大的帮忙。六婶婆的倒儿媳妇们已经向县公安局报了案。这是刑事案,于公于私,都请你帮个忙,让他们尽快立案,向六婶婆伸出救援之手,让医院全力抢救六婶婆。拜托你了!”

    孙晓君心里很想知道,大哥王光世是不是真的已经埋身在他家的地下五年多了,更想知道自己的姑母是不是真的被王怀山谋杀的。

    想到姑母和小勇,孙晓君默默点下头,道:“我尽全力去做就是了!”

    见已经下半夜了,林智骁打了个哈欠,对孙晓君道:“不早了,那我先回玉屿村去,有事你上我家找我。”

    孙晓君见大街上行人已经稀少,出租车也不踪影,便问道:“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回去?”

    林智骁友好地笑了笑,道:“不用了,我到长途车站去候过境班车,夜里四点钟有一趟过境班车,我可以坐班车回家。”

    林智骁辞别孙晓君,先找一个电话亭将与孙晓君交谈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赵桂生后,立即到长途车站,坐上最近一班的过境班车,赶回玉屿村去。

    坐过境班车回到玉屿村村口,天色还未放亮。

    林智骁还没下车,就听到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从班车后面超过。

    望着两辆警车警笛高鸣着从村口拐进了到村里去的路,林智骁心想警察应该去七叔公王怀山家去了!

    班车刚停稳,林智骁立即跳下车门,流星大步走回家去。

    林智骁刚刚走进家大门,正在大门内坐等着看病的一位嫂子已经看到他了,立即起身迎了上来,指着鼓乐喧天的林文来家方向,急声道:“林智骁,快去林文来家,林智勇正等你呢!去晚了,队伍就要开始送葬了。”

    林智骁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听了也不答话扭身三步并作两步,连走带跑着快步走近林文来隔壁家大门口,见林智勇正在朝这边张望着,急忙小跑到他身边去。

    恰在这时,里面厅上已经幺喝着起棺的声音,林智勇匆忙塞给林智骁一张纸条,就转身进去加入送葬的队伍中去。

    林智骁闪过一旁,目送着长长的送葬队伍,排成一长溜跟在棺材后面。

    抱着儿子晓光的施玉凤在林文来和刘瑾的带领下,正给一大帮男女老幼按亲疏大小排序着。

    见林智骁来了,施玉凤抱着晓光趋近来小声道:“是我公公的四弟媳妇昨晚突然去世了,那个披麻的男人叫林智清,后面两个女人是他的大小老婆莫娟和吴金凤。莫娟和两个女孩算三房的人,林智清已经不要她了,所以他们只披半麻,林智清和吴金凤才算四房的,就得披全麻。”

    林智骁跟林文来三弟一家没什么来往,只知道林文来有四个兄弟,前十来年在同一天同一个时间同在山上那悬崖下死了三个弟弟和三弟媳,当时一同死在那悬崖下的还有三位乡亲。

    施玉凤是长房长媳,抱着儿子晓光站在了林智清和吴金凤后面,后面依次是二房的林智雄夫妇、三房的莫娟母女。

    就这么一排,莫娟代表三房的身份就在众乡亲们的心里落到了实处,得到了确认。

    而莫娟嫂子也就责无旁贷地要负起第三房开枝散叶的责任,在得到房屋等等实惠的基础上,这责任也象一副枷锁,牢牢地将她禁锢在蔡家的传承问题上。

    想到能让年纪轻轻的莫娟嫂子,心甘情愿地呆在蔡家守着活寡,拉扯着两个女儿,林智骁心里对死者高明手段钦佩极了!

    被老公遗弃的莫娟自以为得到了实惠,争到了面子,竟在不知不觉中着了她婆婆而下的险恶之招。

    真不知道莫娟嫂子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啊!林智骁望着鼓乐喧天中夹带着阵阵哭号声的送葬队伍,心里不由替莫娟嫂子感慨起来。

    见林文来直朝自己招手,林智骁心知林文来有事要讲,就迎上几步跟他并排走着。

    林文来深深透了一口气,收拾起悲伤的情绪,低声对林智骁道:“你随我来一下。”

    见林文来这般说话,林智骁边跟着他走进大门,边在心里猜测着林文来肯定有非常重要的话要跟他说。

    果不其然,当林文来带着林智骁走进二楼房间的时候,立即反手将房门关上,对林智骁道:“昨晚,我跟小勇讨论过当年一天七命惨案的种种疑点,七条人命啊!这案件我们一定要查清楚。小骁,我原先以为只要保持警惕,就能避免灾祸的降临。但昨晚上的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你不出击就只有挨对手死打的份!小骁,你大哥的仇,你得帮我们报啊!”

    林智骁听了,突然想起林智勇刚才匆匆塞给自己的纸条,连忙张开手来看,这才确认林文来的确跟林智勇讨论过十年前的一天七命的惨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