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急救室谋杀案 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6本章字数:2050字

    朝林文来点下头,林智骁将今天在县城发生的事情经过,向林文来介绍了一遍后,道:“伯父,现在警察已经到王怀山家去了,想来应该是借着调查王怀山殴打六婶婆的事情,暗中调查王怀山先后谋杀王光世和七婶婆母子俩的事情。当年悬崖下的七命案,伯父还记着当年王怀山带着的乡亲们中都有谁?现在还健在么?我们可以借着这条线索反溯上去,查查看是谁最先得知四婶娘在悬崖下出事的。如果查到王怀山是源头,那平日不去山上干活的王怀山,涉入此案的可能性就大增了。”

    林文来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来,边递给林智骁边道:“这些林智勇跟我说过了,我按林智勇的想法,凭记忆将当年到悬崖下去的乡亲名单列了出来。不过,要准确了解当日都有谁去过,还得找到几个去过的乡亲才能落实。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样去找这些乡亲,才不会被王怀山怀疑上。等送葬回来后,我跟老二家的承雄一起去诊所找你好吗?”

    林智骁心知今天林文来和林智雄的事情肯定很多,便“嗯”了一声,望着林文来道:“伯父,那我先回诊所去等你们吧。”

    林文来跟林智骁一起下楼,道:“小骁,这事很危险,你和小勇一定要小心些!”

    林智骁刚回到家里一阵倦意就袭了上来,这才想起从昨晚到现在还没睡过,就虚掩上大门后到卧室和衣躺下,掀被子来盖着。

    不知睡了多久,林智骁被认定门外的嚷嚷声吵醒了,定心一听,原来乡亲是在大声议论,警察找不到王怀山的事情。

    林智骁大脑突然闪过很不好的预感,想起了躺在市医院急救室里的六婶婆来。

    唯一可以现在指证王怀山的人,也可说王怀山恶行的受害者中,六婶婆是唯一活着的证人。

    为了灭口,王怀山极可能潜往市医院,寻机暗杀六婶婆!

    这一惊非同小可,林智骁掀开被子挺身跳下床,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团团转。

    林智骁冲到村委会大门口前面的公共电话亭,急拨赵桂生办公室的电话,将王怀山将六婶婆打偏风,现在正在县医院急救室里抢救和他的担忧王怀山会谋害六婶婆等事告诉了赵桂生。

    赵桂生在电话匆匆说声:“我这就赶过去!”

    可当赵桂生赶到县医院急救室的时候,却发现六婶婆已经死于非命,刚刚被人暗杀了!

    仔细询问之下赵桂生才知道,原来昨晚傍晚赵云香、温碧玉和许秀卿三位年轻的嫂子从县公安局报案后回来,三人坐在急救室门外的长椅上,等着县公安局来人。

    可左等右等就是没等来警察,到天快亮的时候,三人都困得斜倚在椅背上睡着了。

    突然间,定时来急救室巡查的一名护士大声惊叫起来,三人一惊而醒跳起身来冲进急救室,只见六婶婆侧卧在病床上,床头全是已经凝结的血块,脑门上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早已气绝身亡了。

    病人在医院急救室里被杀害,此事非同小可,医院的所有负责人都赶到了急救室门口,商量着对策。

    接到医院的命案报案电话,110迅速派出人员赶到了县医院,经初步检查后警察认为是凶杀,马上向县局值班室做了汇报。

    被孙晓君吵醒的值班柯副局长,听完孙晓君的情况汇报,架不住孙晓君的坚持,不得已派出四名警察前往玉屿村去拘留王怀山。

    待孙晓君离去,柯副局长继续补觉。可刚刚睡着,又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过来,柯副局不耐烦地问了声:“什么事?”

    听值班员汇报县医院发生病人被杀事件,柯副局惊得掀被翻身而起,披上制服就往楼下跑去。

    县医院不属于赵桂生管辖的片区,按规定他不能插手现场的调查勘察工作,便开车直接回玉宁乡派出所,带上几名干警就往林智骁家而来。

    给赵桂生拨过电话,林智骁又投币拨通孙晓君的电话,向他说明了来玉屿村的警察,没能找到王怀山。

    林智骁将心中对王怀山极可能会潜入县医院暗杀六婶婆的猜测告诉了孙晓君,请孙晓君迅速去县医院急诊室保护六婶婆。

    孙晓君一口答应了,并要林智骁立即去找他。

    林智骁心急火燎地锁上诊所的门,快步奔到大街坐车去,准备找孙晓君商量对付王怀山的办法,一路上都在替六婶婆的安全担着心。

    林智骁刚见到孙晓君,就从他嘴里得知六婶婆清晨被人暗杀了。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直震得林智骁目瞪口呆了半天。

    一直以来,林智骁对自己的心思缜密非常自负,没想到这次竟然落后凶手整整一拍,不仅令六婶婆因此丢了性命,更让凶手逍洒地脱逃而走了。

    孙晓君驾车带林智骁到县公安局去。

    看到温碧玉、赵云香和许秀卿三位嫂子时,林智骁见三位年轻漂亮的嫂子已然吓得脸色苍白,双眼异常惶恐不安了。

    见到林智骁,三位嫂子就像有了主心骨一般,一下子眼泪鼻涕一起下,失声痛哭起来。

    孙晓君皱了下眉头,任由林智骁安慰着三个女人,自己先行走了进去。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在县医院办案的警察提取了现场的鞋印指纹等,已将六婶婆的尸体移到了县公安局法医室。

    法医检查结果,六婶婆系被人用圆形棍大力连续击中脑门而致命,唯一有用的线索是,六婶婆左手食中两指的指甲缝里,有不同于她自己的血迹。

    显然,六婶婆受袭之际,拼命用还可动弹的左手抓向杀手,把凶手给抓伤了。

    法医提取了六婶婆左手指甲缝里的血样保存起来。

    警官们经过比对现场人员的鞋印,发现有两个鞋印对不上号。

    赵云香担心林智骁被怀疑,连忙向警官提起林智骁已先行离开的事情,昨晚抢救六婶婆的医生也证实林智骁确实曾来过。

    警官将现场的医生护士和温碧玉、赵云香、许秀卿三位嫂子一起请回县公安局做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