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周群英恨嫁故事 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6本章字数:2113字

    温婷赶得脸上红扑扑的,得意地笑着道:“这是我今天一早到林间找到的黑木耳,好大好厚呢!林医生要吃不完,就晾起来,想吃的时候再泡些来煮着吃。”

    林智骁掂掂手中的袋子,道:“这么多,你怎么不留些在家里呢?”

    温婷随林智骁走进诊所,乐呵呵地道:“我找到好多哦,家里还有几倍这么多!哦,还有不少的茶菇呢,等晒干后我给林医生送些来。咦,林医生,潘虹嫂子的鸡鸭下蛋了么?”

    经温婷这么一提醒,林智骁才想起鸡鸭和羊还没有放出来,尴尬地道:“我忘记放牠们出来了!”

    温婷呵呵笑着道:“那我去放吧,牠们可饿得慌了哈。”

    “呀,有两个蛋呢,鸡鸭都下蛋了!”听温婷在屋后开心地说着,林智骁才想起刚才给病人看病的时候,母鸡的确在“咯咯呼”地叫了好一阵。

    将鸡鸭和羊拽到草地上绑好,温婷快乐地哼着小曲走进后屋门,边拍拍手上的干草叶片儿,边道:“林医生,我家里还有事情,这就先回去,有空再来看你!”

    林智骁笑嘻嘻地道:“好,温婷路上要小心,顺道去潘虹嫂子家看看,房门什么的是不是都关好了。”

    温婷答应一声,急匆匆地往外就走。

    林智骁到门口目送着温婷走远了,才将目光收回,准备将袋子里的黑木耳倒出来晾。

    正在后屋倒着黑木耳,周群英的声音就从前门传了进来:“林医生,温婷又送什么东西来了?”

    一听见周群英的声音,林智骁就想起被她抓住自己鸡鸡的事来,心里就对这泼辣的嫂子生出畏惧心来。

    边放下手中的黑木耳,林智骁边直身而起,防备着周群英的突然出手。

    见林智骁象防贼一般防着自己,周群英妩媚地笑着调侃道:“我要偷的东西,你要不主动给,我是偷不走的。林医生不需要这样紧张嘛!”

    林智骁见周群英瞅破自己的心理,讪讪地笑着否认道:“没有的事。”

    周群英笑得象一杆乱颤的花枝,指着林智骁故意压低了嗓子道:“我只偷性,连心都不偷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林智骁想到是大白天,谅周群英不敢乱来,就试探着问:“你怎么老想着脱轨呀?要是被你老公知道了,或者被你的公公婆婆知道了,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说得过去!”

    周群英听林智骁这样讲,顿时收起嬉笑之色,一脸愤慨地道:“一家子的不明不白,他们也配说我?”

    林智骁愕然地望着周群英,心想周群英一家人会有什么样惊世骇俗的故事呢?

    周群英瞅着林智骁惊愕的目光,转头瞅瞅诊所外面,见没人来往,就一脸感伤地叹了一声道:“林医生,我也是无可奈何的一个人,你听了不要笑话我哦!”

    这么泼辣的一位嫂子,竟然也有感伤的时候!

    林智骁见周群英万般哀怨的表情,心下当即不忍,边点头边道:“当然不会了。”

    周群英走到林智骁刚才倒黑木耳盆子旁蹲下,边替林智骁清理着黑木耳根部的泥土,边低声述说着。

    原来,周群英的老公叫温剑升,今年刚刚23岁。温剑升名义上的父亲死得早,刚娶了温剑升的母亲过门,就在一次砍柴的时候,从悬崖上摔下当场毙命了。

    温剑升的母亲在他父亲死后多年才出生,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温剑升是他爷爷所生的。

    因而,温剑升小的时候,村里的伙伴们给他起个“扒灰仔”的外号,寓意温剑升是他爷爷“扒灰”所生的小孩。

    林智骁不大了解“扒灰”的内涵,听了周群英的解释,才恍然大悟起来,心里想象着温剑升是如何在他人耻笑的目光中长大的。

    周群英是十七岁上为了二万三千元的彩礼而嫁给温剑升的,第二年生了个小孩后,温剑升就借口外出做工,再也没有了音讯。

    想来,温剑升因为无法承受“扒灰仔”的身份,无法面对既是爷爷又是父亲,既是妈妈又是奶奶的这一对生养了他的男女,在给他们生了个儿子后,悄然去了一个没人知道他是“扒灰仔”身份的地方生活了。

    既然温剑升存心要隐瞒他“扒灰仔”的身份,自然不会带着周群英一块走。

    如此,刚十九岁的周群英,便无奈地不仅守起了活人寡,还得承受村人鄙视的目光。

    公爷和婆婆想来心中有愧,也不敢外出去找温剑升,只要周群英在家里带着小孩,自然也就不敢管周群英什么事了。

    可怜青春年少的周群英,竟然成了公爷和婆婆私情的牺牲品,成了替温剑升还情债的替身,成了一个年轻的活寡妇。

    周群英坦言,她自己很想找个男人解除夜夜的寂寞,但这么大的整个玉屿村,竟然找不出可以脱轨的男人来!

    林智骁想想也是,自己不玉屿村也有些时日了,的确没遇见过一个青壮年的男人。

    周群英道:“我本来想跟温剑升离婚的,可温剑升那又是爷爷又是爸爸的,给了她娘家好多钱,只求我不要跟温剑升离婚就可以了。因为我娘家很穷,我爸妈就求我不要离婚,还用种种借口威胁我不准提离婚。林医生,你说我是不是一个衰到极点的女人?”

    听了周群英的故事,林智骁真的替她无语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家庭,这样一个尴尬的身份,这样一个尴尬的遭遇,放眼这个时代的中国,也找不出几个同样的安例出来的,周群英倒真的衰到极点才会撞上这枪口的。

    林智骁深深地叹了口气,大摇其头道:“那你今后要怎么办呀!难不成就这样过一辈子么?真是无法让人想象的境遇啊!你恨温剑升么?”

    周群英深为同情老公温剑升,摇摇头无奈地道:“温剑升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扒灰仔’的阴影里,已经够可怜了,恨他做什么呀?我恨我爸妈为什么那么贪钱,为什么不顾我的声誉与感受!温剑升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我该怎么办呢?你不知道,我现在一刻都不想呆在家里,对面那两个‘扒灰仔’温剑升的制造者。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只能以‘嗳’,‘嗨’这样的来跟他们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