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周群英恨嫁故事 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6本章字数:2057字

    林智骁心里很认同周群英的话,温剑升可以不娶就离开,但娶了周群英,生下小孩后再独自离开,远离扒灰仔的身份,却将这人人所不齿的身份,抛给周群英和年幼的彬彬,这未免太过于自私了!

    林智骁设身处地替温剑升想了想,心里突然明白了,温剑升肯定早已准备独自远遁,但拗不过他那既是爹又是爷的哀求,这才答应娶亲生子后再离开。若是这样的话,温剑升的父母绝对不会去寻找温剑升的。

    “哦,有个问题想问嫂子,温剑升的家人去找过温剑升么?”林智骁试着想了解温剑升是不是跟他的父母早就达成一致,就小心翼翼地问道。

    周群英痛苦地摇下头,道:“开始,我还去寻找,去打听。后来,那两个人就劝我不用再去寻找温剑升了。他们说,纵然我找到温剑升的下落,温剑升也不会再回来。那时,我才知道,温剑升离家出走,是经过他们同意的。想来应该是在温剑升娶我之前就说好了,只要温剑升生了小孩,就可以独自离开。这才是我不能温剑升的原因!你要走就别娶,你要娶就别走,纵然要走也要带上我们母子一起走呀!”

    林智骁赞同地点下头,道:“是这个道理!可既然温剑升的家人只想温剑升给他们生个小孩,那他们应该也会放你走嘛?况且,你跟温剑升并没有办结婚证,现在温剑升离家出走也四、五年了,你要走的话,随时都可以走的。”

    周群英轻轻地叹口气,道:“他们两个倒没死拦我走,只是跪下来求我,说等彬彬长大些再走。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当面不拦我走,实际上给我爸妈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我没走成的根本原因,在于我爸妈以死相逼,说我要是离开温剑升的家,我们就自杀在我面前。我知道,我爸妈将温剑升的父母当作救命恩人看待,认为我离开温剑升的家,就是忘恩负义。”

    林智骁叹了口气,道:“你父母还真是愚昧哦!你替温剑升家生了个儿子,已经完成他们要温剑升娶你的目的。就是做买卖的话,替人生个儿子的代价,也不止十万元吧?难道你父母就弄不懂这其中的道理?看不穿他们的用心?”

    周群英红着眼睛,低低地道:“其实,我当初答应嫁给温剑升,就已经尝还了我父母的生养之恩,他们已经没有理由要求我做什么了。实际上,我走不成的原因,在于他们不答应我带走彬彬。”

    林智骁总算弄明白,周群英是不愿意将儿子彬彬留在玉屿村,继承他老爸扒灰仔的耻辱,但温家那两位她不知道该如何称喟的老人家,又不肯将彬彬交给周群英带走。

    林智骁心里也觉得,周群英若不把彬彬永远带离玉屿村,阻断与玉屿村的一切关联的话,待彬彬长大后,还得走上她老公温剑升所走的迫不得已的永不回头之路。

    这对于彬彬来讲,是何等的一件悲哀之事啊!而对于彬彬将来的那个她,亦是件悲哀到无以复加之地步的事情。

    但周群英并没开口求自己,这样的事情,作为外人的自己很难主动去帮忙的。

    林智骁心里觉得,要解开周群英身上的枷锁,应该从源头,就是从她的父母身上开始解。

    只有做通周群英父母的思想,周群英才能直面温家两老,从利于彬彬成长的角度,将问题摊在桌面上,直接跟温家两老商量个解决的办法出来。

    很多情况下,事关已则乱,以周群英的智慧,若只以事论事的话,她完全可以占据话语的道德与道义的高地。

    但周群英在事关她自己一生的幸福和儿子彬彬的将来这等重要的事情时,还能有这样的能耐去说服温家两老吗?

    望着泪流满面的周群英,林智骁从抽屉里将抽纸放到她面前,柔声道:“其实,你可以走出来的,关键看你有没有决心了。”

    周群英边从抽纸盒中抽出一张擦拭着腮帮上的泪水,眼里蕴满期待地望着林智骁问:“林医生,我要怎么才能走出这悲哀的境地呀?”

    林智骁将从周群英父母的思想工作开始讲起,将他自己的见解说了一遍。

    周群英听了,心事重重地轻摇着头道:“我父母老顽固一对,报恩的想法占据了他们的整个大脑,我根本没办法跟他们说这样的事情。每次一提起来,他们就将事先准备好的一瓶农药摆到我面前,问我是不是要让他们喝农药去死。林医生,你想想,这种情形下,我还能坚持说下去么?那可是我自己的父母呀!”

    林智骁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眉头才突然舒展开来,微笑着道:“有了!”

    周群英困惑地望着林智骁笑意内蕴的双眼,林智骁的帅气让她的心为之一颤,勉强压下心头泛起的欲望火花,问:“什么有了?”

    林智骁嘴角一咧,调皮地道:“嫂子,你偷偷的将你父母准备下的那瓶农药那换掉。到时,嫂子也准备一瓶假农药,只要你父母将那瓶已被你偷换了的农药来,你也将这瓶假农药摆在一起,问你父母是不是想让你跟彬彬一起死?到那时,嫂子有彬彬作陪衬,你父母就不得不考虑再三了。要是你父母同意你离婚就好,要是仍然不同意的话,你就作势先喂彬彬喝那瓶假农药,你父母绝对会全力阻拦你的。”

    周群英不解地望着林智骁,道:“林医生,这是为什么呢?要是我父母不来拦的话,那不就露馅了么?”

    林智骁得意地望着周群英那俊俏的眼睛,调皮地问:“嫂子说说,你父母报温家救命之恩最关键的点在哪?”

    周群英盯着林智骁含着调皮笑意的双眼,凝眉思索了好一阵,肯定地道:“当然是温家出钱救我父亲的命这一点了。”

    林智骁点点头,嘴角噙着俏皮的笑,继续问:“对!温家出钱救了你父母的恩,你父母要报恩,这一点绝对没错!但那温家最需要你父母报的恩在哪一点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