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周群英恨嫁终须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6本章字数:2004字

    周群英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们当然要我父母说服我留在温家,不要提离婚了。”

    林智骁继续噙笑而问:“那温家两老要嫂子留在温家的最最重要的动机是什么?”

    周群英仍然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们要我留存温家的最重要动机,自然是要我照看着彬彬长大了。”

    林智骁口气坚决地道:“对!温家两老让你留在温家的最重要动机,正是为了让彬彬长大成人。他们盼望着彬彬长大成人的最重要因素,就在于彬彬可以娶妻生子,承继他们温家的香火。因此,彬彬才是温家两老最重视的人,也是他们要你父母说服你留在温家,照看彬彬长大成人的最大原因。所以说,彬彬健康地长大成人,不仅是温家两老最关心的事情,自然也是你父母报温家救命之恩的关键点所在!”

    周群英似有所悟地点着头,道:“哦,林医生是说,彬彬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所在,是解开我眼下困局的关键点?”

    林智骁笑嘻嘻地道:“正是!那在嫂子要喂彬彬喝你准备下的那瓶假农药的时候,嫂子的父母会不会尽全力来阻拦你呢?”

    周群英一展愁眉,开心地道:“当然会了。林医生的意思,我要以彬彬为筹码,改变目前非常被动的局面,化被动为主动,让温家两老和我父母不得不考虑我的出路问题?”

    林智骁再次肯定地道:“正是这样!嫂子只有化被动为主动,才能促使你父母和温家两老,不得不认真地商量嫂子的出路问题。到那时,嫂子再将问题摊上桌面,他们四个人就会很诚恳地讨论嫂子的未来该怎么过的问题。”

    周群英开心地笑着抹了把腮帮上的泪痕,旋即脸色又黯淡下去,叹了口气道:“但无论如何,温家那两位老人死活不会让我将彬彬带走的。”

    林智骁很肯定地摇着头,笑容依旧灿烂地泛在脸上,道:“那是嫂子没有把道理跟他们四个人讲明白所致!我相信,嫂子要是将道理讲明白了,他们四个人肯定会同意嫂子带着彬彬离开的。”

    周群英轻轻摇着头,道:“他们怎么会容忍我将彬彬带走啊?!”

    林智骁无比自信地道:“绝对会的,嫂子请相信我!嫂子,我问你,温家两老希望彬彬健康长大后娶妻生子,以继承他们温家的香火,这是他们最大的愿望吧?”

    周群英奇怪地望着林智骁,道:“当然了!这是他们的最大愿望,也是我的最大愿望嘛!”

    林智骁“卟哧”一声笑了出来,轻快地道:“那不就是了吗?既然是所有人的最大愿望,那彬彬健康地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继承温家香火,就是一切问题中的重中之重了。关键的问题,如何才能让彬彬健康地成长呢?嫂子意识到这问题的重要性了没有?”

    周群英用困惑的目光望着林智骁,问:“林医生的意思是?”

    林智骁眼含得意之色,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再左右转动着上身,双眉一扬,笑嘻嘻地道:“所有问题的焦点,就在于让彬彬健康成长的健康两字上!健康,健康,健康!嫂子明白了么?”

    周群英也多次想过如何让儿子健康成长的问题,只因当局者迷,未能勘破健康两字才是破解自己所遇困局的关键节点。

    周群英恍然大悟地点着头,道:“是哦!纵然我留在温家一辈子,就能让彬彬健康地成长了么?”

    林智骁坚决地道:“不会的!彬彬依然会跟他父亲一样,背负着沉重的‘扒灰仔’恶名,遭受着其他小孩子的唾弃与孤立,心灵备受这恶名的摧残,浓重的心理阴影将伴随着他的整个成长历程,并令彬彬在成人后,最终选择他父亲的路,以离家出走来规避他无法逾越的心理障碍。这结果,应该不是所有的人所愿意看到的吧?”

    周群英重重地点着头,道:“是啊!这绝不是彬彬的健康成长之路!”

    林智骁坐回椅子,望着一脸渴望之色的周群英,道:“当然了!我相信温家两老也绝不愿意看着彬彬重蹈他父亲的悲摧老路,并最终也离他们而去,选择孤独地浪迹天涯的。因此,嫂子不是可以从利于彬彬健康成长这一点出发,诚恳地与温家两老讨论么?”

    周群英长长地透出一口气,兴奋地道:“是啊,这才是解开所有问题的线头所在。奇怪了,我过去也经常想这个问题,怎么就没能明白过来呢?今天听你这么一分析,我就明白了让彬彬健康成长的健康二字,就是关键点中的关键点。”

    林智骁笑嘻嘻地道:“嫂子这不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好了,嫂子,你可以这样去着手解决你的出路问题了。只是凡事不能太急,让嫂子的父母和温家两老转过弯来,接受你带彬彬离开他们,才能最有利于彬彬的健康成长这个事实,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时间。还有,假农药的问题,嫂子一定要慎之又慎,最好在瓶子上做些暗记,好防着你父母临时调换农药瓶子,出了什么意外。”

    周群英见终于可以开始实施走出温家的行动了,心中非常感激林智骁的帮助,想起昨晚上的那一幕,立即想起手握林智骁那一根的情景,顿时心跳加速,脸腾地红了,神态忸怩起来,尴尬地道:“真的很感激。昨晚冒犯了你,请你原谅我。”说着妩媚地瞟了林智骁一眼,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立即跟林智骁亲热去。

    了解了周群英的悲摧命运,林智骁心里深深同情着这位苦命的嫂子,见周群英向自己道歉,请求自己的原谅,便笑着道:“过去的事情了,嫂子心里不要记挂着。”

    周群英的心事已经又开始往亲热方面想去了,便想着怎么才能令林智骁这个大帅哥,心甘情愿地跟自己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