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ED男物色男人 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6本章字数:2102字

    温剑雄的妈妈,虽说是因林智骁拒绝跟她的儿媳郑丽珠脱轨,羞愤中上吊自尽的,但这怪不到林智骁的头上来。这一点,林智骁相信温剑雄是会理解的,因而,林智骁也相信温剑雄来找自己,并不是因为他妈妈的死来找自己的麻烦。

    况且,从温剑雄进门来的表现来看,也不象要找自己打架的样子。

    那温剑雄为何半夜三更来打自己呢?莫非也象那个到死还守着处女身的李婉婆婆一样,也是来求自己跟郑丽珠脱轨来的吧?

    但这种话题,只要温剑雄不开口,决轮不到林智骁开口相问的。这一点,林智骁心中非常明白!

    林智骁实在不想让年纪轻轻的郑丽珠,守着温剑雄这个活着的死男人,耗尽她的青春岁月,但林智骁也不想介入温剑雄跟郑丽珠无性的婚姻中去。

    因此,林智骁决定等温剑雄提出让自己跟他老婆脱轨的问题后,再开口拒绝温剑雄的请求。

    温剑雄点燃嘴唇叼着的香烟,狠狠地连吸两口,微闭起眼睛缓缓地将烟雾吐出来后,才睁开眼睛,抬起目光望着林智骁。

    犹豫了好一阵,温剑雄才躲避开林智骁的注视,带着痛苦的表情,轻声道:“林医生,我的情况你应该听说过了,还请林医生替我保密。在农村,这种情况是很抬不起头来做人的。”

    林智骁用肯定的口吻道:“这一点,请你放一万个心,不必牵挂这件事情。”

    温剑雄信任地点下头,将目光扫回林智骁的脸上,又迅速地移开了去,道:“谢谢,我相信林医生的为人!”

    从温剑雄的用语来判断,林智骁心中已经猜到,温剑雄知道了他妈妈来求自己被拒绝的事情。

    “谢谢你的信任!我会信守我的承诺的。”林智骁注视着尴尬中侷促不安地挪动屁股的温剑雄,用强调的语气安慰着他。

    温剑雄长得很是英武,帅气的这张脸,根本不比林智骁来得逊色丝毫。

    林智骁心里暗想,怪不得当初郑丽珠会同意姑换嫂了。原来,这女人跟男人慕贪漂亮女色一般,同样慕恋男人的帅气!

    虽然有郑丽珠哥哥的因素存在,但林智骁更愿意相信,郑丽珠在很大程度上,是看上了温剑雄这张帅气的脸,才会答应姑换嫂的。

    可就是这么一不留心,郑丽珠看上了空有帅气外表,而无力人事的温剑雄,却把她的青春生生耽搁了这许多年,给她带来这无穷的烦恼事来!

    林智骁心猜温剑雄极可能来请自己作为他的替身,去跟他老婆生育一个孩子。这可是一个令男人万分沮丧的话题,也是最难开得了口的问题。

    看上去帅气逼人的假男人温剑雄,会怎么开口跟自己提出这样令他无限难启齿的话头呢?

    想到这样一个令温剑雄万分为难的问题,瞅着坐在就诊椅子上一要接着一要深深埋头猛抽烟的温剑雄,林智骁心里同情温剑雄的同时,也少不了一份窃喜。

    这是一份人类与生俱来的,看着他人陷入最为尴尬境地时的幸灾乐祸心理。

    温剑雄从缭绕烟雾里抬起头来,两行泪水竟然挂在他的腮帮子上。

    看到温剑雄流泪,这令林智骁非常的意外,急忙从抽屉里抓出一盒抽纸,默不作声地递到温剑雄面前的桌面上。

    温剑雄边感激地朝林智骁点下头,边伸手抽出一张拭着脸上的泪水,将头往后仰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很努力地想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尽快平复下来。

    林智骁走向到里屋泡了杯茶水,默默地送到温剑雄跟前。

    显然,刚才心情起剧烈变化的温剑雄,已然口干舌燥了,见林智骁送来茶水,端起杯来就往嘴边送。

    林智骁见了急忙提醒温剑雄:“还烫得很,等会儿喝吧。”

    经林智骁这么一提醒,温剑雄才发觉茶杯真的很烫,连忙将茶杯放下,朝林智骁望着,轻声道:“不好意思!我可以称你一声兄弟么?”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男人面对另外一个男人这样的问题,能回答的只有:“当然可以!”

    林智骁当然也不例外,回答了“当然可以!”后,心里不由称赞温剑雄的确是个聪明的人,不仅智商高,而且情商显然也不低!

    林智骁知道,一声兄弟将极大地接近彼此间的距离,也将令自己陷入很尴尬的境地。如果温剑雄提出自己作他的替身,替他生个小孩的话,要想拒绝温剑雄的请求,就要有更过得去的理由与借口了。

    能找到什么可以拒绝温剑雄请求的理由与借口呢?林智骁这声“当然可以!”的回答,将他自己倒逼入全力发动脑筋去思考中去了!

    显然,温剑雄很理解林智骁的心情,端起茶杯来吹了口气,将浮在茶水面上的浮叶吹到一个角落,再轻轻啜了口气茶水,才将目光投在林智骁的脸上,轻声道:“兄弟,让你为难了吧?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当初,我还没意识到自己不行,以为没跟女人亲热,下面自然不会勃起。能娶到郑丽珠,我也是非常的激动。可入了洞房,我才发现自己还是不能勃起,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了毛病。起初,我跟郑丽珠一起悄悄外出就诊,希望可以治好我的病。可连续几家大医院的确诊,让我们俩都绝望了。诊断书上给的结论都说我是先天性的性无能,是治不好的。为了避免给我妈和郑丽珠带来更多的纷扰,我只好单独去外面打工。”

    林智骁很专心地听着温剑雄讲话,不时轻微地点个头。

    温剑雄咽下一口唾沫,端起茶杯喝了几口,才继续道:“也许是因为我没了这方面的念想,做事反而可以专心致志,业绩非常好,很快就被老板看中,当上了部门经理,月薪也升到了七千八。我觉得愧对祖宗,特别是愧对郑丽珠,就将按月寄3000块钱给郑丽珠和我妈。近几年,随着月薪的上升,这份钱也升到了4000块了。兄弟,我这是在用钱补偿她们啊!可是,钱给不了我妈想我家有后的希望,也给不了郑丽珠任何身体上的慰藉。郑丽珠嫁到我家来,守活寡了七年多,兄弟,我亏欠郑丽珠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