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憧憬 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8本章字数:2020字

    林智骁开心地用手轻拍着自己,似在问小孩一般自言自语地道:“怎么,今天还想大吃一餐呀?又不是你家开的餐馆,哪能想吃就吃呀?嘿嘿!”

    林智骁一脸惺忪打着哈欠走出来,恰巧取了钱下山准备去学校交钱的温婷,右手牵着她弟弟走进了大门来,笑嘻嘻道:“林医生,昨晚没睡好么?”

    林智骁含糊其词道:“昨晚忙。对了,温婷,你这么早下山来,去学校交钱去么?”

    温婷的弟弟叫温晓轩,林智骁给他医过病,已经熟了。

    但山区小孩胆子小,只是腼腆地笑望着林智骁,并没有开口问好。

    这时不知踪影的林智勇,才双手抹着脸颊一脸倦意的走了回来,见了温婷嘻嘻一笑,问林智骁道:“大哥,没什么事情吧?”

    林智骁将莫娟嫂子的遭遇说了一遍,听得林智勇怒火中烧,一副要找周兰去理论的架势。

    林智骁拽住林智勇,道:“舒婷跟我说了,玉屿村类似莫娟嫂子这样遭遇的人很多,一个个去管我们真的管不过来,也没那份能耐。”

    林智勇气咻咻道:“难道就这样放任不管么?”

    “小勇,我们不是不管,但要从整体上来思考如何个管法!小勇,你觉得像莫娟嫂子这样的遭遇,根源在哪里?”林智骁将林智勇按在椅子上,启发着林智勇问道。

    不待林智勇回答,温婷脱口答道:“重男轻女的思想!”

    “为何会产生重男轻女的思想?”林智骁继续问道,其实他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还是温婷开口回答:“养儿防老啊!”

    林智骁听了似乎悟到了什么,又问道:“为什么要养儿防老?”

    这次林智勇抢答上了:“老年生活没保障,只能靠儿子来赡养!”

    温婷附和道:“是呀,老了不靠儿子来养,靠谁养呀?”

    林智骁双眉一跳,反问道:“如果老人可以自己养自己,就跟城里的老人有退休金一样,那就不用儿子来养了,是么?”

    温婷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们这里有几个老人有钱养自己呀?”

    林智骁很认真地解释道:“我是说如果!”

    林智骁对林智勇的思维很了解,听了很感兴趣地问道:“小勇,你有什么想法?”

    林智勇微微笑了笑,道:“要想让我们玉屿村的老人老可养自己,不用依靠儿子,那就得跟城里的老人那样每月有退休金可领取!”

    温婷眼里涌起憧憬之色,道:“那样当真是好!要是那样子,儿子不定时给老人一些钱物,倒显得儿子很孝顺了,女儿也一样。那样,儿子和女儿的作用就平等了,重男轻女的思想就不会这么严重了!可是,老人的退休金要从哪里来呀?”

    林智骁算是听明白林智勇的心思了,道:“暂时还不能办到老人有退休金,但这可以逐步办到。要是我们玉屿村有足够多的乡镇企业,每个企业都按一定的比例提取老人赡养基金和退休基金,随着企业越来越多,提取的老人赡养基金也会越来越多,老人领到的赡养费也会越来越多直到有足够的钱来减少老人自己。”

    林智骁很是憧憬地道:“企业越多,工作的人就越多,等到他们退休了,他们的退休金就可以从退休基金里支付。到那时,我们玉屿村的老人就跟城里的老人一样,可以按月领取退休金了,在经济上完全不再需要儿女来供给了!”

    温婷听得简直心花怒放了,咯咯笑道:“我好盼望啊!可要办那么多的企业,需要好多的钱哦,我们玉屿村那么穷,哪来的那么多钱呀?”

    提到钱,林智骁和林智勇眼帘上立即浮现出李天意和哪个没留下姓名来的病人,两人相视一笑,林智骁道:“等解决了王怀山的案子,办企业需要的资金由我们来想办法!”

    林智勇抬眼瞅瞅墙上的日历,道:“大哥,明天就是11月4日了,那位病人说好是明天来的吧?”

    林智骁听了眼前立即浮现那位病人未能开始发育的小鸟,眼角瞥了眼温婷,嘻嘻一笑道:“是呀,今晚我们得好好替他拟一方汤药了!”

    温婷很懂事,见两位医生要研究治病人的方子了,立即站起身来道:“林医生,别忘记了山菇精心山药粉条,还有夜晚要将鸡鸭和羊都关进棚里去,才不会被野兽给吃了!”

    林智骁还不知道羊和鸡鸭的事情,望着温婷走出大门去的背影,问道:“大哥,什么羊啊鸡呀鸭的?”

    听了林智骁的解释,林智勇嘻嘻一笑调侃道:“大哥,你都快成养殖专业户了!对了,我先上玉屿去采些葛香子、蒲香子和龟壳草回来,明天再来的那位病人可能需要这些草药。”

    林智骁摇摇头,道:“我上山去挖吧,你在家里守着,别再四处野去了。”

    林智勇答应一声,帮着准备上山挖草药用的山锄、药篓和抓手等等,林智骁到厨房里用饭盒子装了些饭菜,用面巾包好放进药篓里去。

    临出门时,林智骁突然笑道:“小勇,别再忘了给林成熬药和送饭,不吃饭林成哪有力气跟郝诗君干那活?”

    林智骁想起昨天把林成饿了大半天,不好意思地应了声,叮嘱道:“大哥要小心点,太危险的地方别上去!”

    林智骁答应一声,扬扬手就背着药篓拎着山锄向玉屿上走去。

    瞅着冲天而起的昊峰,恰似男人一柱顶天立地着,林智骁一脸坏笑想着怎么会有这样一座山峰呢?

    蒲香子树倒是路旁多有,下山路上随便拽上几枝扛回家摘叶便可。

    当林智骁腰缠大金蛇,背着药篓扛着葛香子树枝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诊室里的一大帮人都惊呆了。

    原来是玉泉县公安局长赵雷军带着一大帮警察,在林文来和郭碧莲的陪同下,正在等待林智骁的归来。

    大家见盘缠在林智骁腰间的这条金色正吐着长长的金信子,都异常惧怕地往后退着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