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赵桂生的烦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0:19本章字数:2025字

    见林文来、林智骁和林智勇还以为他真的笨到没理解他们话里的意思,赵桂生耸了耸肩膀苦笑道:“你们的意思我都明白,但孙晓君是我的发小、同学和战友,他恰好碰见我有事来帮助,这在情理上说得过去。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我就不能公开质疑他帮助我的动机。”

    赵桂生这么一说倒真把三人给说住了,是呀,要如何抓到孙晓君涉案的确凿证据呢?

    但世上事已经难不倒林智骁了,只见他歪着脑袋想了会儿,立即对赵桂生道:“桂生,若是有孙晓君涉案的确凿证据,你会怎么办呢?”

    “当然公事公办了!但一定要有在法庭上令人信服可采信的确凿证据,不能只是我们认为的确凿证据!”赵桂生盯着林智骁强调道。

    林智骁一心隐去赵雷军已经私人委托他调查孙晓君一事,故意苦着脸道:“桂生,可我们去调查你们警方的所长,这似乎不大妥当呀!”

    赵桂生轻声叮嘱道:“私下呀!大哥,小勇,你们可以私下调查孙晓君涉案的证据,只要你们没将调查的结果向社会公开,那就没有什么不妥当的。但是,你们一定要万分小心,孙晓君可是非常优秀的刑侦警员哦!”

    “明白了,我们会很小心的。”林智骁嘻嘻一笑,答道。

    赵桂生拧着眉头道:“还有,林成现在还没到完全安全的地步,你们要想办法保护好林成和林启雄,不能也让人把他们给暗杀了,他们可是王怀山杀害那么多人的关键证人!”

    第二天天刚微微亮,林智骁就醒来了,蹑手蹑脚出来见二婶刘瑾已经在做早饭,朝她嘻嘻一笑便出大门上厕所去。

    蹲在坑上,山区早间雾气很大很浓,二十多米远便只能见到朦朦胧胧的景物。

    林智骁嗅着山区雾气所特有的松竹气味,脑子顿时天马行空了起来。

    昨晚桂生的私下托付,说明桂生心里跟赵雷军局长一样,也对孙晓君两次都那么“凑巧”在现场附近生了疑心。

    只是在没有确凿证据下,碍着警方内部的潜规则和二十几年的同学情战友谊而不好公开调查。

    正沉浸在如何对孙晓君犯案进行取证的想像中,林智骁突然听到浓雾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林智勇历来脚步声轻,他以为是小勇也来上厕所了,赶紧解决好从厕所里出来。

    循声望去,浓雾里朦朦胧胧的身影并不是林智勇,而是一个陌生人正借着浓雾悄然离开。

    林智骁顿时警觉心起,朝着浓雾里的身影大喝一声:“谁?”

    浓雾里那朦朦胧胧的身影闻声突然飞快跑走,林智骁飞身便追却早已失去了那条身影的方向,心里不由困惑起来。

    听到林智骁的断喝声,赵桂生和林智勇先后冲出大门。

    见林智骁一脸困惑地走回大门来,赵桂生问道:“大哥,怎么回事?”

    “雾太浓,刚才一条人影一闪就不见了,连脚步声也消失了,真是好奇怪!”林智骁嘀咕道。

    赵桂生疑心地望着林智骁问道:“小骁,你能确定是条人影而不是大动物的身影?”

    林智勇附和道:“是呀,大哥,会不会是邻居家的那条大黄狗呢?”

    林智骁语气坚决地道:“有直立的狗么?肯定是个人,身高起码在175以上!”

    林文来恰好出来听到这句话,瓮声瓮气道:“肯定是人,是不怀好意的人!你们快分头检查房子四周,看看有什么异象没有!”

    三人检查一圈回来,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异常,林文来忧心忡忡道:“看来我们家被人给盯上了,毕竟你们三个人都在我们家里,这是他们很好的机会啊!”

    林智骁见林文来也跟他一样起了疑心,立即就想弄明白刚才的人影到底是谁。

    朝林智勇望了一眼,便故意打了个哈欠道:“好困,桂生,我回去睡个回龙觉!”

    林智勇心里明白,便跟在林智骁身后道:“这么早就被大哥吵醒了,我也再去睡会。”

    赵桂生对林智骁和林智勇的表现不理解,提醒道:“大哥,小勇,可能有人盯上我们家了,你们可别睡得太沉了!”

    两人答应一声走回他们简陋的卧室,林智勇顺手将房门关上,朝林智骁点了点头。

    林智骁立即盘腿坐到铺上去,用透视眼开始追踪刚才的那条人影。

    见刚才那条人影原来只是躲到一丛荆棘后面,待赵桂生和林文来也走进大门后才悄然离去!

    透视眼跟踪到一幢老旧的双层木房子前,林智骁的透视眼望着这人打开门锁进去走进厨房,脱下塑料袋子包裹着的鞋子,将塑料袋子扔进灶肚子烧完后,上二楼到左边第二个房间睡觉去了。

    林智骁这才收回透视眼道:“小勇,我发现刚才那人了,他就是玉屿村的人。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姓名,但我认得他家的房子!”

    “大哥,我们叫二叔进来,你画那个人家的房子给二叔看,他一定认得出来是谁家的房子,也就知道刚才那条人影是谁了。”林智勇轻声建议道。

    林智骁轻轻摇下头,道:“不行,这样会吓着二叔的,不能让他知道我可以这样去追踪!”

    林智勇双眼骨碌碌一阵乱转,突然道:“大哥,你使个法子让二叔带着那对病人夫妇到村里转转,你说陪着参观不就可以引着他们到那座房子附近转悠了么?到时,你随口问一句,不就明白那座房子是谁家的么?”

    “好主意!我这就给病人熬药去,等药熬好了你就替我去请病人夫妇过来。”林智骁边下床铺说轻声叮嘱道。

    上午九点半,当林文来带着病人夫妇在玉屿村里闲逛着,林智骁殷勤地将侄儿晓光顶在双肩上跑在前面,故意将三人引向清晨浓雾里那条人影进去的那座房子去。

    眼看着就要走到透视眼追踪到的那座房子了,林智骁特意望着另外的一幢大房子问道:“二叔,这幢木房子好大呀,是谁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