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天不懂夜的黑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0本章字数:2107字

    第一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1

    北京某医院肿瘤科病房里,白炽灯映在人脸上,每个人都显出一种得了肝炎似的病态。

    来苏水的气味儿很冲,范思哲觉得鼻子很痒,忍不住对着窗户响亮地打了两个喷嚏。病房里太安静了,喷嚏声竟把他自己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一直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的张思怡,看着他的滑稽样,忍不住笑出声来。范思哲听到笑声,并不开心,反而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他紧皱着眉头,在病房里来回地踱着步。

    身穿白底蓝竖条病号服的张思怡,瘦削的小脸因为激动而红润生动,本来黯淡无光的眼睛,此时也透出了神采,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范思哲,充满依恋。

    她很想告诉眼前这个焦躁不安的男人:“你的心事,我知道。可是,你对我思雨姐姐的关心,怎么能超得过我呢?”但她没有说话,而是从化妆包里掏出一支口红来,仔细地在嘴唇上涂抹着。收拾完毕,她看了一眼手腕上精致的手表,深夜十一点了。她掀开被子要从床上下来。

    范思哲听见床上有响动,赶紧走过来把张思怡摁住:“思怡,你要干吗?这么晚了,你是病人,应该好好休息。”

    张思怡摇头:“不嘛!咱们走,去看看我姐姐。”

    “思怡,别闹了。你瞧瞧你,这么弱的身子,又已经几个月没过下床了,你还能起来去看思雨?” 范思哲迟疑了一下,又摇摇头,“不,不,不行!你还是躺下睡觉吧。”

    不知怎么回事,张思怡却生出了一股子蛮劲:“思哲,你这人真烦。你一直不停地走来走去,你以为我看不出你那点心思?我和思雨是双胞胎姐妹,你都放心不下她,何况我吗?”

    张思怡找到了去看思雨的充足理由,可范思哲还在犹豫。他不是不想去,而是张思怡做过两次大手术,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经不起折腾。

    张思怡主意已定,趁着范思哲溜神,再次从病床上坐起来:“思哲,求你了,带我去看看姐姐,好吗?我特别想看看姐姐的孩子。”

    “你不用着急,等你姐生下小宝宝,我抱过来给你看不就得了吗?”

    “嗯……不嘛。我知道小宝宝快生了,我有第六感。你快快带我去吧!”张思怡撒娇。

    范思哲知道拦不住,只好点头表示同意:“好吧。”

    此时,在同一所医院的产科病房里,张思雨躺在病床上。子宫一阵阵收缩,阵痛向她袭来,她眉头紧皱,咬牙硬挺着,汗水不停地往外冒。张妈妈守在床边和她说话,想减轻女儿的痛苦:“疼得越来越厉害了吧?实在疼急了,就喊出来,不要忍着。”

    “妈,您不是说过吗?哪个女人生孩子有不疼的。妈,我一定能顺利地生出小宝宝,您不用你担心。我倒是有些担心妹妹,您去看看她吧。” 说着话,张思雨似乎轻松了点儿。

    张妈妈握住女儿的手,温和地责怪道:“你呀,真是个操心的命。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思怡呢。她那儿有思哲陪着,能出什么事呀?你就放心吧!”

    “噢——噢——妈呀!好疼哦!”张思雨忽然喊叫了起来。一阵疼痛过后,一股热流从她双腿间流出。

    “啊!你怎么了?”张妈妈揭开被子一看,床上已然湿了一大片。“小琴,你快些去喊医生,羊水破了,快生了。” 张妈妈急切地喊着小保姆。

    过了一会儿工夫,张思雨被护士送进了接产室。

    张妈妈和小琴坐在接产室外的长椅上,心急火燎地等待着。

    “张阿姨,您看您看,思怡姐和思哲哥来了。”小琴突然叫起来。

    张妈妈做梦也想不到躺了快一年的病秧子思怡,竟然起来了,她赶紧吩咐:“小琴,你去病房里抱床被子来铺这儿,好让思怡躺着舒服些。”说着,张思怡已来到母亲面前,张妈妈扶住了女儿的腰身。

    “阿姨好。”范思哲不敢正眼看张妈妈,生怕她会责怪自己没看住张思怡。

    张思怡见妈妈老看范思哲,忙帮腔:“妈,不怪思哲,是我自己非要来的!”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猜就是你使的花招,想看小宝宝嘛。”

    “嗯,妈,还是您知道女儿的心思。”

    小琴抱来了棉被,铺到长椅上。张妈妈搀着女儿:“过来,你躺下休息。”

    “哇——哇——”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了夜晚的寂静。众人都拥到了接产室的门口。

    “谁是张思雨的家属?”紧闭着的大门终于打开了,护士抱出一个婴儿大声问。

    张妈妈、张思怡和范思哲围住了护士。

    护士冲范思哲笑笑:“你是孩子的爸爸吧?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都一样。”有张思怡在身边,范思哲底气不足,声细如蚊。

    “哎呀,不管男女,我们都喜欢!”张思怡看起来比谁都精神,把脸凑过去,恨不得贴近了婴儿咬上一口,“来来来,让小姨抱抱。宝宝,我是小姨,你要记住哦。仔细地看看……”

    护士笑出声来:“哎,你这人,一点常识也没有,刚出生的孩子,眼睛都还没睁开呢,怎么能认得你?”

    “我的外甥一定能记住小姨。”张思怡固执地说,“护士小姐,让我抱一下好吗?”

    “你小心点,娃娃太嫩了。恭喜你们,是个男孩儿。” 护士的脸上也一片喜色。

    张思怡捧着小宝贝,张妈妈帮忙托着,范思哲欣喜地在旁边看着刚出世的婴儿。

    “把娃娃给我,该送到育婴室去了。”护士从张思怡的手里抱过婴儿,“好啦,我把他抱走了,你们明天再来看他吧。”

    护士刚一转身,张思怡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体支持不住,往后便倒。范思哲一把将她抱住:“思怡!思怡!你怎么了?你醒醒!你这是怎么啦?大夫!大夫!快,救人啦……”范思哲抱着张思怡一溜小跑,送到急救室,医生护士立即进行抢救。

    “肾上腺素一支,强心剂一支,心内注射。”

    ……

    “心跳、呼吸都没了。”

    ……

    “瞳孔已经扩散,记录一下时间。”

    ……

    “一点五十五分。”

    “各位亲属,非常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