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天不懂夜的黑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0本章字数:3643字

    3

    张思雨和张思怡刚走出地下室的门口,就感到一阵眩晕。冬日的太阳白晃晃地挂在天上,透过林立的高楼,挥洒在小区的便道上。姐妹俩的眼睛被阳光刺痛了,本能地揉了揉,禁不住在心里感叹:这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啊。

    张思雨前后左右地看了看,骂了一句粗话:“噫,他娘的,我们这过的哪是人过的日子?活像两只地老鼠。”

    张思怡咯咯地笑了:“姐姐,你什么时候也学会骂人了?你这比喻还真形象,不过,恐怕这世界上谁也没见过像咱们这么大的老鼠吧。”张思怡刚走几步又眯了眼:“姐,你说有像咱们这么漂亮的老鼠吗?你说,要真有这么漂亮又这么大个儿的老鼠,人还会除‘四害’吗?”

    张思雨哈哈大笑:“那么大个儿的老鼠,不是鼠妖,那也该是鼠精。”

    “那好,那咱们现在就改名儿,一个叫乖乖鼠,一个叫鼠乖乖。”

    “你还把自己搞得跟卡通人儿似的,装什么嫩呀!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张思雨在妹妹的背上轻拍一掌。

    “切,老气横秋,未老先衰。”

    “你说什么?看我不挠你痒痒。”

    姐妹俩边走边闹,很快到了海淀镇。

    海淀镇上人头涌动,车声和人声混杂一片。几天前的积雪被人踩车碾后,活像乌贼喷出的墨汁儿。姐妹俩小心地走在街上,看着风驰电掣而过的汽车,有些不敢迈步。好不容易蹭到一个报摊前,各买了一份报纸。

    “哎,姐,你看,这儿招售楼小姐,最好是学过建筑的,需了解相关知识,底薪一千,外加提成……”

    张思雨收了自己手上的报纸,去看她那份。

    “嗯,我们还是去那家地产公司应聘吧。看了这么多招聘信息,就数它给的工资高,关键是还有提成。”张思雨从背包里掏出地图查看,“这上面的地址,可是在亚运村啊。”

    “嘿,亚运村算什么?要能找着工作,奥运村咱也去。”张思怡一股子豁出去了的劲头。

    两人到了亚运村,在一个公用电话处打了无数个电话询问招聘的事。在打最后一个电话的时候,张思雨发现有一个年轻男人一直在看她们,不过她没有太在意。

    她们在亚运村的一个小区里找到了广告上所写的“鸿翔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刚走进公司大门,一个衣着光鲜的女子迎了出来,她脸上化着淡淡的妆,红唇娇艳诱人,保养很好的手指甲上涂着鲜亮的玫瑰红指甲油,足蹬一双及膝皮靴。在老家时,张思雨、张思怡是出了名的姐妹花,她们的穿着打扮引领着小城的时尚潮流,可没想到这一进了北京城,她们那身引以为傲的咖啡长褛,顿时就变成麻袋片似的,土里土气。

    张思雨心知此次面试关乎前程,无论如何不能自卑,于是假装镇定地走向前去。

    “您好。”她冲这个女子微微一笑,“请问这里招聘售楼小姐由谁负责?”

    那女子扬着眉,挑剔地看了她一眼:“你们是来应聘的?来,这边坐吧。”

    张思雨和张思怡掏出简历放在桌上。

    “呵呵,你们是双胞胎姐妹,一个叫张思雨,一个叫张思怡?”漂亮女子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你们可都不是学建筑的,张思雨学的是中文,张思怡学的是美术。”

    张思怡接了话:“我们从小学美术,对美有一定的鉴赏能力。虽然我们不是学建筑的,但美学和建筑有很密切的关系,美学可以发挥在建筑上。最关键的是,我们俩都会热爱这份工作……”

    那女子掏出一张名片来递给张思雨:“我叫陶丽娜,销售部经理”。

    张思雨看了看,把名片递给妹妹,她能看出来这次面试是由陶丽娜负责的:“陶经理,相信我们,只要给我们机会,我们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正说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陶丽娜见状,忙站起身来:“嗯,你们先回去等候通知吧。”

    打发了张思雨姐妹,陶丽娜来到年轻男人的面前,嫣然一笑:“世杰,肖大少爷,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叫肖世杰的年轻男人也冲她一笑:“工地上的事忙完了,我回来找董事长办点事。”

    “我还以为你是专程来看我的呢。”

    肖世杰笑了笑:“你这么个大美人,有总经理罩着,还嫌不够?”

    陶丽娜笑出声来:“有总经理罩着不如有大少爷您罩着管用呀!”

    陶丽娜那眼神那话语,都带着暧昧,肖世杰心里不禁一动。但他脑海很快浮现上次在公司走廊里看见她和叔叔肖桐勾肩搭背的一幕,刚刚活动的心思便又悄悄地摁了下去。他告诫自己千万不可会错了意,表错情,于是岔开话题:“刚才来应聘的两个小姑娘怎么样?”

    “不怎么样,一看就知道是刚到北京的外地小妞。”

    肖世杰促狭地眨了眼睛,心里暗笑:两年前,你陶丽娜不也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外地小妞吗?他正色道:“我看这两个小姑娘不错,‘佳丽名苑’就要开盘了,你现在招人,先进行培训,到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陶丽娜听肖世杰这么说,知他已经决定了,就觉得特没劲,心说:这销售部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可她嘴里应着:“好,肖大少爷,我听您的,把这两个小妞都招来。您满意了吧?”

    肖世杰知陶丽娜心里不乐意,但仍点点头:“好啊,只要是有利于公司的事情,你就多干吧,有劳我们的陶大美女啦。”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这是一间约六十平方米的大办公室。一边是办公区,一边是会客休闲区。一张大大的红木班台,夸张地摆放在办公区正中央。班台的背后是红木雕花书橱,摆满了各类书籍。班台右侧,有一组深棕色的真皮转角沙发,豪华霸气。班台的正对面是一组红木雕花嵌玉多宝格,放着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搜罗来的秦砖汉瓦。

    见办公室里没人在,肖世杰便在沙发上坐下。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竟有些痒痒。

    不一会儿,肖雄和肖桐一块儿进来了。

    “爸爸,二叔。”

    肖桐走过来握住肖世杰的手:“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公私兼顾,看看爸爸,再办点公事。”肖世杰看看父亲肖雄,又看看肖桐,目露笑意。

    “哦,那好,等一会儿办完事了上我屋里坐坐,我那儿有刚从国外带来的好酒,咱们喝一杯。”

    肖世杰冲肖桐笑笑:“好,一定去。”

    肖雄在叔侄俩说话时一直在看文件,这会儿他招招手:“肖桐,你过来看看这份企划书是怎么回事?‘佳丽名苑’的定位的是白领公寓,价位怎么定得这么低呢?这房子要这么卖出去了,我们可就蚀本了。你去把那个陶丽娜给我叫来,让她把企划书拿走,重新做市场调研。”

    肖桐见肖雄不悦,不敢怠慢,忙起身:“哥,这份企划书还是我把它拿走吧,我让她重新弄一份。”

    “嗯,去吧。”肖雄挥挥手。

    肖桐走出去了,肖雄才抬起头看着儿子:“你那边怎么样了?‘佳丽名苑’的工程结束了吗?”

    “‘佳丽名苑’已经封顶了。再过两个月就是春节了,如果‘佳丽名苑’能在近期上市,这肯定是最好的时机。如果错过了春节,那就是错过黄金档期了。”

    肖雄沉吟了一下,走到儿子身边,近距离地打量着儿子。儿子越来越像自己了,一举手一投足,连神态都跟自己年轻时一样。特别是那双鹰样的眼睛,那么富有神采,那么咄咄逼人。忽然间,他觉得儿子真正长大了,做事情已经有了一套非常独特的方式,看来假以时日,自己就可以放心地将公司交给儿子了。肖雄心中略感安慰,说话的语气变得温和了:“世杰,‘佳丽名苑’不是你负责的第一个楼盘吧?”

    “爸爸,我还负责过‘水景豪庭’的市场推广。”

    说起“水景豪庭”,那可是业内的开山之作啊,一想起这事,肖雄就对儿子又多了一分赞许。当年的北京,像“水景豪庭”这样的小区还很少,地产开发商都认为做这种高档的TOWNHOUSE风险太大,不敢在京城做这样的楼盘。但是肖世杰提出了“给北京人的水景豪宅!让北京人体验来自北欧的异国风情”这种理念,楼盘一经推出,便受到追捧,形势看好。

    最近,肖桐和陶丽娜负责的“佳丽名苑”的推广似乎并不顺利,肖雄担心这个楼盘会砸在手上。儿子在这个楼盘上倾注了很多心血,如果营销失策,儿子的心里很可能会蒙上阴影。他既望子成龙,自然是要将儿子扶上马,再送上一程的。可是,他又不愿意让肖桐认为他父子俩搞家天下,所以他一直隐忍着,但心里的那份急切,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肖世杰又怎么会不了解父亲的心思?他比父亲更想把这个楼盘做成北京的经典。毕竟,这是他自主设计的第一个楼盘。

    他起身从冰柜里拿出一罐冰水,给父亲倒上,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他一口气喝下冰水,缓缓道出自己的想法:“一开始‘佳丽名苑’就被定位为白领公寓,面对的消费者,是月薪七千到一万五的消费人群。由于这些白领通常工作忙碌,所以这个楼盘选在了离中关村比较近的西北部。考虑到白领是既讲究生活品位,又追求舒适生活氛围的群体,所以小区内配套设施齐全:有供业主休闲的会所、游泳馆、网球场、咖啡厅、游戏厅,还有免费的地下停车场。‘佳丽名苑’以小户型为主,是考虑到现在的白领通常以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的年轻人居多,如果户型太大,首付必定高,首付高则影响销售。现在二叔他们把价位定得太低了,虽然首付也低了,可是如果按照这个价位销售,我们还掉贷款后,是没有盈利的。我觉得我们可以采用‘高定价,低首付’的销售策略。”

    “对,非但没有盈利,还可能蚀本,哪个商人愿意做亏本的生意啊?”肖雄点点头,“那你说价位定在多少比较合适?”

    “我认为五千五到六千是比较合适的价位。可是,二叔和陶丽娜认为这个价位太高了,理由是周边小区的房价定位都在四千五到五千之间。”

    “是吗?据我所知,那些楼盘推出的是大户型,而且社区的品质也不如‘佳丽名苑’。“可是我们怎么才能让买房的人知道我们的楼盘是与众不同的呢?”

    这是一个难题,肖世杰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他只能回答:“我也没想好,您容我再仔细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