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如云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4082字

    4

    肖世杰一边开车,一边介绍“佳丽名苑”和沿途风景:“‘佳丽名苑’位于中关村西北部,南有闻名于世的中国皇家园林,东边是静静流淌的小河,北边是著名的西山,可谓山环水抱,非常难得……”

    张思雨很少说话,偶尔“嗯嗯”两声算是回应。她紧皱着眉头,心说原来卖楼还有这么多的学问呐。只听得肖世杰继续说:“当开发商拿到一块地的时候,就得想好了楼盘的消费人群。不但要了解这些消费人群的心理,而且还要了解他们的消费能力,然后造出他们喜爱的也能买得起的房子。”

    肖世杰极讲究人居品位,他一心要把“佳丽名苑”打造成全北京最有品位最有特色的楼盘,张思雨从他的介绍里,了解到“佳丽名苑”的消费对象是那些年轻的白领。

    “白领!我算是白领吗?”张思雨苦笑着给自己定位,“我是天上飘着的一朵浮云,正在苦苦寻找一片可以着陆的地方。”

    张思雨悄悄地叹气。

    车停在了一片工地前。楼房已经盖好了,脚手架子还未拆除,围布已撤去,露出猩红色的墙砖,有工人正在给外墙面刷着红色的墙漆。

    肖世杰对刚刷出来的一面墙体很不满意,冲着一个戴安全帽的人喊道:“涂大庆,谁让你刷这劳什子的?”

    有人立即跑了过来:“肖工?”

    肖世杰面色铁青:“谁让你们擅作主张,改变我的设计方案?”肖世杰愤怒地挥着手,“这楼的外立面,我标好了的,一至二层花岗岩贴片,第三层到十六层涂成优雅的咖啡色,你们居然全涂成了庸俗的大红色!”肖世杰额上的青筋因为激动而鼓得老高。他停顿了一下,手指着那面红墙:“你给我看看!这是房子吗?!这是一个硕大的厕所!我要让这个社区宁静、高雅、有品味,可你们却把它打扮得像个乡下来的丑婆娘!”肖世杰越说越激动,脸已经涨红了,胸脯急促地一起一伏,鼻孔里呼呼地冒着粗气。

    那个叫涂大庆的人,被肖世杰一骂,脸上也挂不住了:“这……这……不是我让弄的。”

    “那是谁?你把他给我叫来!”肖世杰大声吼着。

    “是……是……是肖……我当时说了这是您的设计,可是他……他说……”

    “好啦!不用说了。你让他们赶紧给我停下!”

    “可是,可是……”涂大庆一副为难的样子。

    “什么他妈的可是!我说停下就得停下!”肖世杰大踏步地向那面正在被涂成红色的墙走去,见地上放着一个油漆桶,愤怒地一脚踹去,桶里流出一摊鲜红。

    “可是,可是,肖总……”涂大庆在肖世杰的大喊大叫中败下阵来,只能低头嘟哝着。

    肖世杰极不耐烦地挥着手:“什么都不用说了,少他妈的啰嗦。责任我承担了,肖总那里我去说。”

    肖世杰的愤怒慢慢平息了。他知道这不是涂大庆的错,涂大庆不过是个执行者,这一切都是肖桐的主意。这么土得掉渣儿的事,也只有肖桐才干得出来。肖桐仗着是父亲肖雄的弟弟,占有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把谁也不放在眼里。肖桐对房屋开发一无所知,却又到处插手,有时候连父亲都拿肖桐没办法,何况他这个晚辈。

    工人已停止刷漆了,肖世杰想着要怎么样才能使这面可恨的红墙,变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张思雨胆战心惊地看着刚才上演的这一幕。她真没想到看似温文尔雅的肖世杰,眨眼之间居然就脾气暴躁起来了。或许人都有两面性,而她正好看到了肖世杰的另一面。

    肖世杰见张思雨在看他,冲她一笑:“抱歉,让你看见我大吼大叫了。”

    “没关系的,谁都有脾气,您坚持自己的观点没有错。”

    “呵呵,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好吧,算我回报,现在我带你参观我的建设指挥部。”

    肖世杰所说的指挥部不过是他在工地的一个简易办公室,墙上贴着一幅巨大的园区景观效果图。图上标明房屋建筑总面积二十五万平方米,楼群全为十八层的塔楼。楼与楼的间隔很大,每四栋楼之间有一个又大又通透的阳光房。阳光房里有咖啡厅、便利店,热带植物在阳光房里形成独特的自然景观,让人在冬日里亦能感受到来自海边的温暖。此外,小区里还有公用的会所,会所里设施齐全,有健身中心、羽毛球馆、室内网球场、餐厅。但最让人欣喜的,是小区里还专门建了一个公园,这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公园里有小桥流水,通幽曲径,尽显自然的本色。小山上流下的一缕飞瀑,更是这个公园的亮点。

    肖世杰见张思雨脸上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便道:“感觉怎么样?有什么想法,提一点建议。”

    张思雨一直告诫自己一定要多看、多问、少说话,可是这会儿她全忘了。听肖世杰一问,便欣喜道:“我喜欢这样的设计,尽显设计者注重人性化、个性化、私密性的理念。毫无疑问,生活在这样的小区里,是非常幸福的。你看,这楼与楼之间的阳光房,注意了北京冬季漫长而又寒冷的特点,使人在冬季里也能享受春天的温暖。还有这个小公园, 我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模仿者,但至少现在它是独一无二的。”

    “那你觉得这房子应该怎么定位呢?做成多大的户型比较合适?”

    张思雨心里明白这应该是陶丽娜与肖世杰分歧的所在。陶丽娜考虑的是周边其他小区的价格优势会对“佳丽名苑”的销售带来冲击。而肖世杰的想法有他的道理,他认为“佳丽名苑”走的是国际化路线,力求在小区建设中张扬个性,提高小区生活品质,表现人文关怀。所以它的开发成本无疑要比周边的其他小区大许多,如果也采取低价位的策略,那对于开发商来说,是不小的损失。

    张思雨句斟字酌:“周边其他楼盘面对的消费者,主要是一些急需住房而经济又不宽裕的无房户。而咱们这个小区的设计,走的是个性化、人性化的路线,面对的消费群体是三十岁左右的希望有独立生活居住空间的白领人群。这群人以单身或者正在谈婚论嫁的青年男女居多,他们对住房空间的要求不高,但希望有便利的生活条件,尤其是出行的便利。我刚才来的时候注意了一下,这里离中关村号称直线距离只二十分钟的车程,实际上要乘公交车上下班,时间远不止二十分钟,那可是一件挺费时间和精力的事。假如我住在这样的小区里,我就希望小区有早晚班的交通车,方便出行。”

    肖世杰大吃一惊,没想到她对他的设计意图理解得这么透彻。难道有人私底下悄悄告诉过她,当初他设计“佳丽名苑”时的想法吗?他还希望能听听她对这个楼盘的定价有什么想法,因为开发商前期的努力,最终都会落实到定价销售上,若定价不合理,销售过程中再做调整也会事倍功半,甚至前功尽弃。想到此,肖世杰带她到已经竣工的楼里参观,以使她对这个小区的了解更直观。

    在参观的过程中,张思雨一言不发,偶尔用笔在一个小本上记着。

    肖世杰问她:“你觉得这房子的布局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就我们看过的房子而言,大小、布局一成不变,缺少变化。”

    “此话怎讲?”肖世杰万分震惊。

    张思雨不想再说了,她一个新手,本不该班门弄斧的,而肖世杰居然不发脾气,还一直很有耐心地听着,真是难为他了。她看肖世杰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于是以退为进:“肖工,我如果说错了,您一定不能骂我。”

    肖世杰笑了,这个小姑娘开始为自己留后手了:“怎么会呢?只要是针对这个小区的建设和销售的意见,我一概乐于洗耳恭听。”

    张思雨说:“我是觉得这个房子的定价不能太低,太低了,开发商就没有利润了。以我们刚才看的户型为例,以一室一厅或者两室一厅为主,最小的五十八平方米,最大的九十八平方米。以每平方米六千元计算,总价最低的是三十四万八千元,以银行最低按揭三成来计算,首付需要十万,再加契税等,首付就得达到十二万。你想想看,年轻的白领们能有这个经济能力吗?我认为不如把这些房子缩小一点,每套总面积在三十五平方米左右就行了,可以没有单独的客厅,或者只隔出一个大房间,让买房的人按自己的需要去分割各个区域。”

    肖世杰听明白了,张思雨描述的就是单身公寓啊。在国外,比如日本的东京,就有很多这样的单身公寓。单身公寓是年轻男女,特别是那些工作紧张又渴望独立的年轻男女们的过渡用房,等以后有了更强的经济实力,他们就会购买更大的房子。对于这类消费者,七千元每平方米太贵了,可以定在五千五至六千五,而房子的总面积不大,这样房子的总价就降下来了,只要首付六至八万元就可以拥有独立的居住空间。这个价位对于大多数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白领们来说,比较容易接受。肖世杰一下子兴奋起来:“太好了!张思雨,你的想法让我茅塞顿开。”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我们不妨到白领比较集中的中关村、CBD商务区等,给白领们做一个问卷调查,看看我们的推测是否和他们能够接受的心理价位相吻合。”

    “那好呀,我们现在就去。”

    张思雨摊了一下手,肖世杰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那我们赶紧回去制作问卷。”张思雨怪怪地看着他,也不回答。肖世杰不愿意了:“哎,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呀!”

    张思雨忽然想到了那份企划书,她有些恨自己多事了,顶头上司交来的任务还没完成呢,怎么又去搀和肖世杰的事?这不是给自己找活儿干吗?张思雨正跟自己生气呢,一听肖世杰没叫自己的名字,心里就有些搓火,刚入职场的她还没学会怎么掩饰锋芒:“首先,我不是‘哎’;另外,我现在是陶丽娜的手下,她让我明天下午给她交一份新的企划书,所以我……”

    肖世杰竟然异常地好脾气:“好啦,我明白,你得听她的,对吧?那我告诉你:从现在起,你要听我的。”

    张思雨眨着眼睛看着牛气冲天的肖世杰,心里不服:“陶经理是我的顶头上司,你却叫我不听她的,明天我怎么面对她……”

    肖世杰毫不客气地打断她:“这事你不用管了。你回去之后立刻给我弄一份问卷调查表出来,我明天一早就要。陶丽娜那里,我来处理,你现在不归她管了,你是我部门的人。”

    虽然这是肖世杰对她的器重,但他说话的语气和那副居高临下的架势,让张思雨觉得很不愉快。

    肖世杰见她半天不说话,便问:“怎么啦?不高兴了?是不是舍不得离开销售部?”

    “不是。”

    “那不就结了吗?明天你就到我在总部的办公室上班,我现在就通知他们准备准备。”

    张思雨又是无语,肖世杰见她脸色凝重,乐了:“嘿,你这个小丫头还有脾气哈。怪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还是怪我刚愎自用,自以为是?”

    肖世杰给张思雨的感觉的确如他自己所总结的,只是她还得再给他加上两条:目中无人,自以为是;极其聪明,心思细腻。

    想到此,张思雨笑了:“好吧,我现在给我妹妹打个电话,一会儿我去她那儿,到中关村的时候,你把我放下来,我就不回公司了。明天我会把问卷直接带到公司。对了,公司里能打印吗?用彩色纸打印会比较漂亮,省得印刷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

    “能。你只要把文件弄好了,带到公司就行了,其他的我来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