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如云4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3865字

    5

    张思怡抽空去了图书城,买到姐姐需要的那两本书。回到公司,被钱仁生看见了:“小美女,还挺爱学习的哈。”

    “是呀,是爱学。不过这书不是我的,是我姐的。”

    钱仁生看她一眼:“给你姐的?你姐比你大多少呀?”

    张思怡看他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就想逗逗他:“我姐比我大一轮儿,孩子都快三岁了。”

    果然,钱仁生刚才还亮亮的眼睛,一下子就失去了光彩,张思怡不再搭理他,埋头忙活起来。不一会儿,张思雨打来电话,问晚上能不能借她的电脑一用。张思怡跑过去跟钱仁生说:“头儿,晚上我想把我的东东再修改一下,我可以在这里不走吗?”

    钱仁生看她一眼:“加班啊,可以,要不要我陪你?”

    “不要。”

    到了下班时间,钱仁生跟张思怡打招呼:“我走了啊,你可别太累了,实在弄不完,明天接着弄。”

    张思怡点头:“嗯,谢谢。”

    张思雨来到妹妹的办公室,两人习惯性地对拍了一下手掌。

    “我用哪台电脑?” 张思雨东张西望,“你们办公室这么多人呀。”

    “是呀。”张思怡指指自己用的那台电脑,“这儿。你要弄什么呀?要不要我帮你?”

    “你帮不上忙,只要别打扰我就行了。” 张思雨说。

    张思怡不屑地说:“什么呀,弄得自己跟个人物似的。你不过一个打工仔,他们给你多少工钱啊,下了班还那么卖命?真是的。”

    “得得得,你快走,别在这儿跟我啰嗦,我能多干点儿,就多干点儿呗。”

    “哼,就你那样?大傻帽似的,干活累死你,也还是打工仔。”张思怡见姐姐早已坐在电脑前,劈里啪啦地开始敲打键盘,根本就没听自己说话,一阵失望,“好好好,你敬业,我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过了一会儿,张思怡又折回来了:“姐,这是些吃的,可别把自己饿坏了。对了,如果公司里当值的人问起,你就说你是张思怡。”

    “嗯,我明白。你放心。”张思雨头也不抬,仍然专心地干活。

    饭菜的香味儿令张思雨猛吸一口气,觉得饿了,这才想起来中午饭都还没吃呢。她打开餐盒一看,鱼香肉丝、青菜、米饭,还蛮香的。“嘿,还是自己的妹妹好。”

    肖世杰回到公司,叫来管后勤的老周,指指自己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室:“周叔,你把外面那些沙发给我撤掉一部分,放上一张写字桌,一台电脑,再接一部电话过来。”

    老周是个五十来岁的半大老头子,他是肖雄下海时就跟着干的。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着肖雄走南闯北,跟着肖雄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商场风暴。对于肖世杰来说,他更像是一位长辈,而不是手下。

    他见肖世杰要将办公室改头换面,便问:“你这儿是要来人吗?世杰,你最好把这事跟大老板通报一声儿。”

    “嗯,我知道了。谢谢。”

    肖世杰果然听从老周的意见,出现在肖雄面前。

    肖雄看见儿子,立即招呼:“世杰,来,来,来,你看这是谁?”

    肖世杰急走几步:“李叔叔好,您来了。”

    李子勤站起身来,惊喜地说:“这是侄儿啊!真没想到你已经是知名的设计师了。想想看,十几年前你才这么点儿。”他比划了一下,“那时候你老上我们家蹭饭吃,还记得吗?”

    肖世杰一笑:“当然记得了,那时候多亏您和阿姨照顾我。阿姨还好吧?”

    “好,常常念叨你呢,这不让我来看看嘛。”李子勤仔细打量肖世杰,“嗯,有出息。只是看到你,就觉得自己老得不成样子了。”

    “谁说的?李叔叔您可一点也不老。有人到了九十还称少年呢,您才五十多,正处在婴儿期。”

    李子勤一阵大笑:“老肖啊,你真是会养儿子啊!说出来的话,让我这老头子听着心里舒服啊。我看呀,你还是把儿子借我算了。”

    “行啊,借你几天,你得记着还回来。”

    “你瞧瞧,小气了吧。”李子勤在肖雄胸口擂了一拳,“我这还没借呢,你就惦记着让我还,真是不像话。”他和肖雄开着玩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借世杰一段时间。”他又转向肖世杰:“刚才你爸爸给我看了你设计的作品,那叫什么苑来着?”

    肖雄忙补充道:“叫‘佳丽名苑’。”

    “对,你瞧我这记性,刚看完就忘。我想照着这样子,在我们湖北也来这么个楼盘。”

    肖世杰兴奋地眨一下眼睛:“好啊。不过就算再照搬,也要作适当的修改,才能符合湖北省情。”

    “对,对,那是当然。”

    肖雄看看手表:“这样吧,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今天就陪你李叔叔去吃饭,算是接风。你通知一下肖桐,让他也去。”

    肖世杰电话通知了肖桐,又抬头看向肖雄:“爸爸,我想给我的办公室配一个助手。”

    “好哇,你早就该这么做了。”

    “她叫张思雨,是前几天刚招来的新员工。”

    “是前几天招的售楼小姐吗?”肖雄记得公司其他部门最近没有招新人,只有销售部添了人手。

    “是的。正因为是销售部招来的,所以我才想请您跟他们打声招呼,把她给要过来。”

    肖雄奇怪地看着儿子:“为什么从销售部要人呢?她很出色吗?还是她毕业于建筑设计专业?”

    “我在工作中发现,我们公司需要成立一个专门的项目策划部门。现在公司里策划部和销售部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虽然这中间省略了部门之间协调的环节,但很显然,管销售的人不懂得专业的营销策划,所以拿出来的东西总是不到位。新成立的这个部门,它的职能就是要把楼盘的策划和宣传担当起来。”

    肖雄虽然文化不高,却是极聪明的人,听儿子一说,立即明白了儿子的意图。想当初,他就是凭着真刀真枪的实干精神,一点一滴地积累经验和财富的。在房产开发这个行业里打滚多年,他深知一个楼盘的好坏、能不能赚钱,除了机遇,还要靠人的眼光。如果能在当初切入地块的时候就看准了市场,赢的几率就很大。营销是地产行业这个巨大产业链中非常重要的赚钱机器,若是这台机器出了毛病,就会导致整个系统的瘫痪。他在创业时,中国的地产业刚起步,绝大多数开发商并无多少专业知识,只是他们都具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具备极其敏锐的眼光和前瞻性的开拓精神。

    那些年,他身兼数职,连销售都得他亲自督阵。随着开发的楼盘越来越多,事业越做越大,他把弟弟肖桐弄来,就是想让弟弟担当起销售的重任。谁知肖桐始终入不门,毫无销售理念,像农村老太太卖菜似的,只要有人来了,就拿菜出来供人挑选。房屋开发市场开始起步那几年,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不管什么样的楼盘,都能顺利卖出去,可是现在的市道不行了,白热化的竞争使得“酒香也怕巷子深”,没有一套成熟的市场销售理念是跟不上市场的发展趋势的。何况现在的地产业进入了转型期,人们不再是单纯地买房子,因此开发商在前期时一定要有准确的定位,在宣传时要灌输一种购房理念,引导消费者,诱发出有目的的消费,这样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些肖雄都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了,可是他太忙了,而且他觉得自己老了,再顾不上什么“理念”“营销”之类的东西了,所以他对儿子寄予厚望。

    “世杰,我会跟他们打招呼的,但我还是希望能让她从底层做起。”

    “那没问题,只是她要算是我部门的人就行。”

    张思雨在电脑屏幕上将“房屋居住问卷调查”又审视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了,这才存盘关了电脑。这时,墙上的大钟敲出一阵长音,呀,十一点了。她连忙收拾了电脑桌,向门外走去。刚走出办公室,听得身后有人叫:“张思怡,我送送你吧。”

    张思雨不认识这个人,但听他叫妹妹的名字,心知他们是同事,于是客气地问:“你怎么还在这儿呀?”

    “我家住得近,我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待着害怕,所以来看看。”

    “哦,谢谢啊。”

    张思雨怕露出马脚,一刻也不想停留,她匆匆地说声“再见”,想赶紧溜走。

    谁知那人又紧赶着追上来:“张思怡,你别跑那么快呀,我又不会吃了你。”

    “不用你送嘛!真的不用。”

    可那人却坚持跟在张思雨身后。到了小区门口,张思雨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影,近了看却是张思怡。她上前就搂住妹妹:“哎呀,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一个人站在外面?”

    张思怡一脸不高兴,她看见姐姐后面还跟着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是钱仁生。

    钱仁生见了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女孩,非常诧异,心想:“难怪她不肯多说话,难道她们是双胞胎?可张思怡说过她姐姐比她大一轮啊……”

    张思怡见钱仁生一脸疑惑,便解释道:“她是我姐姐张思雨,我们是双胞胎。”

    “哈哈哈!难怪她见我就跑。可你跟我说是你要加班的呀,没想到是‘大变活人’。”

    张思怡也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经理。是我姐姐要加班,这事您就当没有看见,好吗?”

    “嗯,可以可以,但你一定要请客。”

    张思雨连忙说:“给您添麻烦了,这客还是由我来请吧。”

    钱仁生乐了:“嗯,有两位美女相陪,我乐于接受。”

    “去你的,还宰上我们姐俩啦。”张思怡不服气地噘嘴。

    “哈哈,这是保密费。”钱仁生笑着,“嘿嘿,就你一只小辣椒请我吃一顿,我这嘴就软了。”

    张思雨见两人还意犹未尽,便说:“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过了好一阵儿,张思怡才回来。张思雨给妹妹打了洗脚水,说:“思怡,冻坏了吧。洗个脚赶紧睡。”

    张思怡一边脱袜子,一边兴奋地说:“姐,你猜刚才钱仁生跟我说什么?他说要给我弄一台电脑放在家里。”

    张思雨沉下脸:“一台电脑不少钱呢,这礼物太贵重了,不能要!”

    “姐,你说什么?我又没说要,我只借来用一段时间,不行吗!”

    “那也不行。你认识人家才几天啊!人家凭什么对你那么好呀?你也不想想。”

    张思怡本以为姐姐会高兴的,可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态度,心里的火苗蹭地就上来了:“我想什么想?他愿意借我、送我,那是他的事情,又不是我开口要的!姐,你不是因为钱仁生对我好,你就嫉妒吧?”

    “什么!?”张思雨本想生气,但还是放缓了语气,轻言细语,“思怡,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得记清楚。”

    “姐,你都扯哪儿去啦?你凭什么这样管我?”

    “你这样容易上人家的当。”

    “姐,你那是妒火攻心。你嫉妒范思哲对我好,也嫉妒钱仁生对我好,因为,因为他们都喜欢我。”

    “啪”地一声,张思雨扇了妹妹一个耳刮子。

    张思怡傻了,她回过神后一脚把洗脚水打翻在地,跳起来往床上一趴,哇哇地哭了起来。

    收拾完地上的一摊水,张思雨回到卧室,张思怡的哭声已经停了,也睡着了,她拉了被子轻轻地给妹妹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