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情的探戈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6036字

    第三章 热情的探戈

    1

    张思雨调到肖世杰的部门后,引起了公司其他员工的注意。其实他们并非关注她这个新来的小丫头片子,而是关注她背后的人物——肖世杰。作为万人瞩目的房产新贵,肖世杰无疑是众多女人心目中的金龟婿,他身边忽然多出个女人来,那便宜岂不是都让她占了?这些原本围在他周围的女人们生气、憋屈,那就有其生气、叫屈的理由。这个肖世杰真是不长眼,怎么就看上了那个乡下妹呢?

    肖世杰的办公室更名为项目策划部了,以前他只管项目,现在增加了策划职能,把由陶丽娜和肖桐掌管的销售企划全盘接过来,销售部变成了他直接领导的一个部门。陶丽娜和肖桐心里不服气,可肖世杰是董事长肖雄的儿子,谁敢说个“不”字?于是,张思雨顺理成章地和陶丽娜处于同一级别了。

    陶丽娜拿肖世杰没辙,但不时为难一下张思雨,还是很容易办到的。公司原定于十五日开“佳丽名苑”的新闻发布会和晚餐会,陶丽娜却对张思雨说董事长要求延期举行,并派张思雨前往廊坊的一个新楼盘做实地考察,要求她对该楼盘提出一套新的营销方案。

    既然董事长发话了,张思雨就去了一趟廊坊。回到公司后把企划案摆在肖世杰桌上,心里对自己的办事效率很是得意,谁知肖世杰一看策划案的封面就火冒三丈:“十五号新闻发布会,你跑哪儿去了?为什么不请假不到场?不见踪影?”

    “我去廊坊了。”

    “谁让你去廊坊的?谁让你这么出风头?廊坊的那个楼盘,早在五月份时就已委托给一个房屋中介公司去做了!”

    “什么?!”张思雨张大嘴巴,“这怎么回事?是他们让我去的。”她的眼睛湿了。

    肖世杰看着张思雨,轻叹一声:“算了,这不是你的错。我搅了他们的好事,他们这是做给我看呢。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不要多想了。”

    听肖世杰这么说,张思雨委屈得直哭:“陶丽娜,你这个坏蛋,怎么能这么害我呢?”

    肖世杰看张思雨还在伤心,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便说:“真是小丫头,就这点事,值得这么哭吗?”说着,递过一张纸巾。

    是啊,这有什么好委屈的,陶丽娜想把我从肖世杰身边赶走,我还偏不走,一定要干出点名堂来。这么想着,张思雨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没事了,我就是缺心眼儿,谁让我这么笨呢?我要下次再犯同样的错误,就真成不可救药的笨猪了。”

    “嗯,能这么想就好。” 肖世杰冲她一笑。

    张思雨内心里虽然还在波澜起伏,但她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将心思放到工作上来。

    “肖总,刚才您说打算做一个什么样的楼盘?”

    “我想在海淀图书城边上建一栋大型写字楼,面向全国的IT业招商。”

    “好啊,这个想法不错,可是有地吗?”

    “地倒是有,但肉少狼多,就怕我抢不过来。”

    张思雨想起一位叫吴宇的学长,当年毕业后分配在北京工作,他的叔叔在规划国土局上班,说不定找到他能帮上忙,就算帮不上忙,至少能打听到一点信息。

    下了班,张思雨约吴宇在海淀镇见面。

    在高中时,吴宇高她两届,当时他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张思雨姐妹活泼开朗,又有一副好嗓子,因此每当学校有大型演出,他必定揪住她们演出节目。在学校时他们交情不错,这会儿见了面更是格外亲切。

    一见到张思雨,吴宇就说:“哎呀,老同学,还以为你会考艺术院校呢,我可是一直在等着能在荧屏上一睹你的丰采呢。”

    “我本来也想考艺术院校的,可是我妈不同意,非让我考文科院校,所以我就上了中文系。”

    “中文系不错嘛。那你现在当教师,还是做记者?”

    张思雨面露惭愧,可一想到今天的目的,忙说:“我现在鸿翔地产作企划助理。刚入行,什么门道也没摸着。你怎么样?”

    “就那样呗,一个小公务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行了吧,端着铁饭碗,还跟我这儿哭呢?”

    “得了吧,我哪是哭啊,俗话说男儿流血不流泪。我只是郁闷:想升官,遥遥无期;想挣钱,一个月就千来大毛;要房子,宿舍一间,总共十三平方米。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嘿,说来巧啦,前一阵子,我在CBD发调查问卷,我拽住个人想让她回答我的问题,她刚开始不理我,可是我就看着她眼熟,像是以前的同学郭丽,就壮着胆子叫了她的名字,没想还真的就是她。她也一下子认出我来了。你说这世上的事巧不巧?就是她就把你的电话告诉我的。”

    “嘿,你说这茫茫人海,这不是有缘是什么?”吴宇笑着。

    “对,缘分呀。”张思雨也笑,“都六七年没见了,倒没想到在北京居然就碰上了。你和郭丽经常见面吧?”

    “刚开始还见的,可后来人家有了男朋友,就很少见了,也就是偶尔打个电话。”

    “是吗?那你想见她吗?”张思雨面带神秘。

    “当然啦。”

    “那好,一会儿,郭丽和我妹妹一块儿过来。”

    “你是说张思怡吗?”吴宇果然兴奋,“就是那个调皮捣蛋、老爱往人背上贴纸片的张思怡?”

    “是啊。”

    正说着,郭丽到了。远远地,张思怡也向这边走来了。吴宇哈哈大笑:“这小丫头,当年在政治老师的背上贴了一张纸,差点被开除。你还记得吗?”

    郭丽也笑了:“记得啊!当时市里正在办一个艺术大赛,学校选了她们姐妹去参加《热情的探戈》的演出,而且张思雨还女声独唱《我爱你,塞北的雪》,记得吧?”

    “哪能不记得呢?张思怡是我们学校的‘探戈舞后’,张思雨是我们学校的‘金嗓子’。幸亏她们多才多艺,在比赛中得了奖,将功补过,张思怡才没被开除,可还是给予了警告处分。”

    吴雨紧盯着迎面走来的张思怡,又问张思雨:“思雨,她现在还像以前那样捣蛋吗?”

    张思雨摇摇头:“都几辈子的老皇历了,现在还翻。你瞧人家现在变得多淑女?”

    张思怡早就看到吴宇一直盯着自己,这会儿走到吴宇面前,不客气地说:“看什么看?我又不是妖怪!脸上也没刻字。”她说着,给了吴宇一拳,“说我什么都成,只不许说我像孙二娘。”

    “哈哈哈……”四人同时大笑起来。

    张思雨吩咐服务员上菜,四人一边吃一边聊。

    郭丽忽然问张思雨:“你那‘佳丽名苑’的策划案怎么样了。”

    郭丽不问还好,这一问立时勾起张思雨的满腹哀,她把自己所受的委屈一古脑地说了出来。

    听罢她的话,张思怡跳起来:“姐,别怕。我帮你找那个陶丽娜算账去!”

    “哎,哎,小姐,你怎么还是那个火暴脾气呢?”吴宇将思怡拦住,直笑她幼稚,“你听我讲刚参加工作时遇到的事你就不会生气啦。

    “是吗?那你快讲。”三个女孩儿催促着。

    “我们部门派我去做调研,我特认真地下基层收集材料,回来后写了一份报告。按理说这份报告是我写的,即便我的上级领导有方,应该署他的名,可至少也应该有我的一份功劳吧。可等到报告一出来,只有领导的名字。我愤怒,恨不得要杀人,可是,我不敢。我好不容易才能留在机关里工作,我不能轻易放弃,我还得装孙子,否则就有人给我小鞋穿。”

    三个女孩不时发出叹息,吴宇笑着说:“你们就记住吧,新人总是免不了被压榨的。若你换个角度想,就当是来实践的,虽然这份功劳暂时没有你的,但你获得了一份宝贵的经验。而且,这份经验还是他们为你付费的。这么一想,就没什么想不通的了。”

    “吴宇,你可真有现代阿Q的精神啊。”

    “阿Q精神怎么啦?阿Q精神也是一种精髓,要不鲁迅小说中的阿Q怎么会那么传神?”

    张思雨频频点头,心中豁然开朗:我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对房地产本就毫无概念,那份企划书之所以能成功,也是因为陶丽娜先前已做了很多的工作,我只不过是在原企划书的基础上进行了增减。陶丽娜当然不甘心自己的劳动成果被他人摘取,成为他人的铺路石。我是新人,遇到这种事都会耿耿于怀,何况陶丽娜呢?

    北京的夜晚可真冷啊!四个人一出饭店,就看到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张思雨觉得自己就像这白色精灵一样,心也像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样,也在寻找一个停靠的支点。人生的花朵,就像这雪花,先是聚集起一粒粒微小的水滴,然后在无边的天空里幻化成美丽的六角寒花,将美丽停留在屋顶、枝头,即便在大地母亲厚实的胸口只停留了一瞬便钻进泥土,也能变成滋润万物的清泉。

    张思雨的心在这银白的世界里净化了,升华了。

    第二天,肖世杰一见张思雨就说:“你准备一下,写一个关于在中关村建写字楼的可行性报告。另外,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应酬。”

    张思雨点头,认真地查找资料,然后将资料整理打印出来。由于没有实地查看,她心里始终不太踏实:“经理,我想去中关村看看。”肖世杰点头答应了。

    张思雨收拾了一下背包,正准备出门,肖世杰却叫住她:“张思雨,你等我一下。”

    “您要去哪里?”

    “去中关村。”肖世杰看一眼她手里拿着的文件夹,“我可以看看你收集的资料吗?”

    “可以。”张思雨把文件夹递给肖世杰,“我收集的资料包括下列内容:一、中关村大街共有多少IT企业;二、中关村写字楼的单位租赁价;三、最有可能出让的地块儿;四、国土局关于中关村的规划设计图;五、中关村写字楼的可供应量;六、中关村购买土地的基础地价……”

    肖世杰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收集到这么多的资料?”

    张思雨故作神秘:“小女子自有小女子的门道。”

    “我才不信你有什么门道呢。”肖世杰满意地笑了。真没想到这个女孩进步如此之快。如果当初把她招到这个公司是因为销售部人才缺乏的话,那么现在看来,将她从销售部弄到策划部,简直就是英明之举。在她的身上,他看到了什么是敬业精神,而她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力更是让他惊叹不已。他很想对她说诸如“干得好”“加薪”“不错”之类的话,可这些话都没有血肉,每个字都太过苍白,对这样聪慧的女孩,只有真诚才是最好的赞赏。但是,在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姑娘面前,若不适当保持矜持,似乎又不足以显示自己的分量。肖世杰就这样矛盾着。

    张思雨看着肖世杰的表情,她知道他对她的工作是满意的。他说得对,她一个刚来北京的小女子能有什么门道呢?只不过是听肖世杰说起想在中关村建写字楼后,她就开始留意收集各方面的材料。在这过程中她还打听到一个她自认为非常重要的信息,她在想应该怎么告诉肖世杰。

    “经理,我们去中关村大街看完之后,再往西北看看吧。”

    “为什么?那里还是一片农田。”

    “假如市政府准备在北京的西北郊建中国最大的高科技产业园呢?”

    肖世杰果然被这个消息震住了:“你说的这是真的?”

    其实以肖世杰这几年对地产市场的关注,对宏观环境的了解,他已敏锐地意识到这个消息是可靠的。他在头脑里将所有的信息过滤、整理了一遍,心中有数了:中关村的变化日新月异,众多打着高科技旗号的商家,在这里逐鹿争雄,随着资金的积累,“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迟早要被打破。在高新技术产业大力发展的同时,又要使中关村的形象得到提升,那么让生产基地和销售基地相互分离则是最好的办法。美国的硅谷就是一面镜子,未来的中关村就是中国的硅谷,他身在京城,竟然没有发现这里存在的商机,真是不应该。

    张思雨看肖世杰只说了一句话便沉默了,以为他对自己所说的话没在意:“你可以再托人去打听,这是他们内部的一个人透露出来的。不这只是意向,连图纸都还没有呢。”

    肖世杰的眼睛亮亮的,他为获得了这样的信息而激动。看张思雨一脸的郑重其事,他哈哈笑:“张思雨,你晚上有事吗?我要请你吃饭。”

    “您请我吃什么饭呀?上午您说了要我晚上陪您去应酬的,应酬取消了吗?”

    肖世杰一激动,差点把晚上同学聚会的事情忘了,被张思雨一提醒,猛地记起来了:“哎呀,幸亏你提醒。晚上要和几个同学聚会,他们都带女朋友来,我可不能单独前往啊。”肖世杰笑着,“我想请你陪我一起去。”

    “不行。”张思雨本能地拒绝了。肖世杰会没有女朋友?陶丽娜、董事长的行政助理温怡、他的一个叫李小萍的同学,这些人都是她到公司后听说的。难道她们都不算他的女朋友?肖世杰这种身家过亿的钻石王老五无疑是众多女人心目中的最佳结婚对象,她刚到这个公司,不想掺和这么复杂的关系,也不想成为那些女人中的一分子,更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张思雨实打定了主意,对肖世杰说:“抱歉了,经理,既然是私人聚会,我就不参加了。”

    肖世杰有些意外,多少女人排着队等着接受他的邀请呢,她却毫不领他的情?肖世杰那颗骄傲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要知道他肖世杰从不缺女人,有些女人一听说他的身份,就迫不及待地要和他发展亲密关系。他心里很清楚,那些人不过是对他的钱包感兴趣。可是他毕竟是男人,有着男人的虚荣心,所以他身边还是云集了各色美女。

    他看着这个娇弱而又温顺的女孩,心有不甘,又问了一句:“真的不想和我一起去吗?”

    张思雨点点头:“经理,到了中关村黄庄路口您就停车让我下来,我想核实一下这些资料。”她晃了晃手中的纸片。

    肖世杰有些失望,但仍在黄庄路口让张思雨下车。

    张思雨下车后便认真地工作起来。肖世杰把车开走,本想找个地方去喝点什么,可是看张思雨工作得那么投入,心有不忍,便在中关村兜了一圈,从反方向帮着她统计数据。

    张思雨从北大南门一拐弯儿,眼前猛然一亮:“这人怎么跑这儿来了?”

    肖世杰早就看见了张思雨,便冲她一招手:“上来。”等张思雨坐稳,他便将自己统计的资料交给她。

    张思雨接过来,跟自己拿的那份对了一下,收起来。肖世杰本指望张思雨能说声“谢谢”的,可她却什么表示也没有。

    “哎,我帮你忙,你也不说谢谢。”

    “说谢谢?”张思雨笑了,“嘿,搞错了没有?应该您谢我才对。我这是帮帮你们家干活,您有见过哪个打工仔这么积极的吗?”

    肖世杰嘿嘿笑:“那倒是,从没见过,比干自己的活还认真。那好,给我个机会让我感谢你,咱们去喝一杯。前面一个啤酒屋,广告牌上写着有德国黑啤呢。”

    “谢谢。”说实话,张思雨并不需要什么感谢,她需要的是被尊重。她一向认为,学习并获得某种技能,比什么都重要。或许是从小就失去父亲的缘故,她缺少一种安全感,看到母亲为了养活她们姐妹俩,整天操劳,她从心里认同女人是不应该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的,女人一定要自食其力,自强不息。工作表现和成绩能得到认可,张思雨觉得已经很满足了。

    肖世杰和张思雨在啤酒屋里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肖世杰点了两杯啤酒,张思雨看看那橙黄的液体,摇头:“我不想喝酒,来一杯橙汁吧。”

    “你尝尝,这是德国风味的。你闻闻,有没有一股子清香?”肖世杰坚持。

    “我什么也没闻出来,只闻见一股子泔水味儿。”说完她故意冲肖世杰做了个鬼脸。

    肖世杰故作生气地瞪眼:“什么?再说一遍!”

    张思雨“扑哧”笑出声来:“好喝。很香。”

    “这还差不多。”肖世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手机来,“看看,喜欢吗?”

    张思雨看了看,银灰色的外壳上镶着一条细细的蓝边,显示屏是蓝色带荧光的,这应该是诺基亚的最新款,样式也是最新潮的。她记得曾在商场里见过,当时她和妹妹逛商场,一看到这款手机姐妹俩就激动起来,很想立刻拥有,可是再一看价格,她们就被吓跑了。

    看着肖世杰期待的目光,点点头:“嗯,很漂亮。”

    “那好,这手机现在是你的了。”

    张思雨虽然很喜欢这款机,但这太贵重了,如果收下了那就违背了她一贯的原则:“不,我没有理由收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要。”

    肖世杰笑了:“你一定要收下。首先,这不是礼物,是因为工作需要,公司给你配备的通讯工具。你的工作需要一个手机。比如,刚才走在路上的时候,我想联系你,结果却没办法找到你。”他又调侃道:“为你配这个手机,就是需要你工作时,不管你藏在什么地方,公司都能立刻找到你。”

    “那好,谢谢。”张思雨不再推辞,坦然收下。

    张思雨看看手表,见肖世杰还没有走的意思,便提醒他:“不早了,咱们还去西北边看看吗?”

    “好。现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