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情的探戈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2345字

    2

    肖世杰和大学同学的聚会,因为堵车,当他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这帮人也不等他,先点了酒菜,自顾自地大吃大喝起来。

    等他一到,就有人起哄架秧子:“肖大少爷,你来晚了啊!今天的单就归你埋了啊!谁今天要是谁抢着埋单我跟他急啊。”

    众人都七嘴八舌地起哄:“得,肖世杰这小子来晚了,得先罚三大杯。”

    一个叫李楠的胖子又招呼服务生拿来三只酒杯,嘴里还直嚷嚷要满上。肖世杰忙说:“想让我埋单还敢灌我酒,一会儿喝醉了,那单我可就不埋了啊。”

    一个戴眼镜的女生道:“世杰,当年你和水华谈恋爱,一顿就能喝进去十瓶‘五星’,你的酒量我可是知道的,不许耍赖。”

    肖世杰一听她提起那茬儿,赶紧转移话题:“好,好,好,我认罚。来,我敬老同学,先干了。”

    “嗯,这还差不多。”戴眼镜的女生似乎喝得差不多了,说话舌头都大了。

    “肖大少爷,来我敬您一杯。”说话的是一位身穿火红短袖羊绒衫的女子。今天是同学聚会,肖世杰刚才进门的时候并未注意到有陌生人,面对这个女子的敬酒,他愣了一下。李楠见状,忙端了酒杯过来:“世杰,这是天星广告公司的许蓓蓓。你们认识一下。”他举起酒杯率先与肖世杰碰了一下,接着又对许蓓蓓说:“来,你敬肖大少爷一杯,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哈。”

    许蓓蓓忙举着酒杯来到肖世杰的身边,浅笑盈盈,眼里漾出仰慕的波光:“肖总,久闻您的大名。蓓蓓还请您多多关照。”

    肖世杰心里怪李楠多事,但李楠是他在大学里最要好的朋友,所以无论如何总得给李楠面子。他细细打量许蓓蓓,很精致的一张脸,小嘴猩红,睫毛刷得老长,脸上化着彩妆,上身着大红,下身一件深灰色的呢裙,足蹬黑色的鹿皮小蛮靴,时尚而又妖娆,成熟得让人看不出年龄。听李楠说她是广告公司的人,肖世杰心里便多了一份戒心。

    肖世杰见许蓓蓓举着酒杯,也举了杯子示意:“你好,我叫肖世杰。”

    许蓓蓓熟谙沟通的套路,见搭上了讪,忙从坤包里掏出名片递过去:“请多多关照。”见肖世杰接了名片,她又不失时机地趁热打铁:“肖总,听说你们有一个叫‘佳丽名苑’的楼盘即将开盘,对吗?”

    “是的。”

    “那,这个楼盘的广告是否能由我的公司来承办?”

    肖世杰一听这事,就有点打不起精神来:“哦,抱歉。广告的事情公司有专人负责,这么具体的事情不归我管。”

    李楠听肖世杰这么说,立即插话:“世杰,你小子不地道。这楼盘的广告给谁做,还不是你一句话吗?你就别推三阻四了。要知道,蓓蓓可是水华在美国的朋友,也是水华介绍过来的。”

    肖世杰为难地皱起眉头,许蓓蓓见状,忙道:“算了,算了。没有生意,交个朋友不也挺好的吗?”

    肖世杰听许蓓蓓这么说,反而生出歉意,只得解释:“‘佳丽名苑’的广告宣传确实是由公司销售部负责的,听说现在已经有两个广告公司在那里挂号了。”

    李楠有些失望,表现得比许蓓蓓还着急:“还以为你这个二世祖说了就能算呢。”

    “李楠,没关系的。既是这样,就别为难肖大少了。”许蓓蓓貌似大度地举起酒杯,“来,今天我借你们同学聚会的好日子,敬大家一杯。我虽是第一次见你们,但在美国的时候,就老听水华说起你们。为了表示诚意,今天的单我埋了。”

    其实在进包间之前,肖世杰已经在前台签过单了,但听许蓓蓓这么说,他还是挺感动的。

    以前在学校里和水华谈恋爱时,水华家里的条件比他家的好,两人出去吃饭,总是水华埋单。时隔多年,水华在他心里的形象都是大度的,从不斤斤计较。虽然那时候他的父亲肖雄已是名震一省的建材商了,但为了扩大生意规模,手头始终是紧的。因此,父亲每个月给他的钱,都只够他的生活费。刚和水华在一起时,老花水华的钱他还很不自在,但次数多了,也就习惯成自然。但是在水华的眼里,肖世杰虽然优秀,却有些抠门。所以当另一个家里很有钱的校友追求她的时候,她的情感重心明显地偏向了后者。后来那个校友去了美国,水华便也跟去了,彻底离开肖世杰。本来肖世杰已经把水华忘了,结果许蓓蓓这一来,又勾起了那些往事。

    晚上回到家里,张思怡听到姐姐的包里有电话铃声传出,就冲在卫生间里洗澡的张思雨喊:“姐,你的电话。”

    “噢,来了。”张思雨应一声,拉开洗手间的门。等她出来拿起手机时,来电却断了。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您好。聚会结束啦,还是还喝醉了?”

    “我提前回家了,也没喝醉,就想试试你的手机。怎么样,你在干吗?”

    “没干吗,白天太累了,回来洗洗准备睡了。”

    “那好,晚安。”

    “嗯。”

    张思怡一直紧盯着姐姐的手机,羡慕不已:“姐,你这手机可真漂亮啊。是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给你买的吧?”

    “是公司给我配的,我没有电话联络不方便。”

    张思怡不怀好意地地笑着:“哎,姐,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死丫头,瞎说。”张思雨的脸红了红,轻拍了妹妹一下。

    “嘻,我才没瞎说呢。我们公司怎么不舍得给我配这么贵的东西呢?”

    张思雨听妹妹这一说,心里也一阵忐忑。可是一想到那些常在肖世杰身边转悠的女人,刚对他泛起的一丝柔情,又被生生地憋了回去:“思怡,那都是没影的事。他是我的老板,追他的人能从海淀一直排到亚运村,我可不想掺和到那烂泥塘里。”

    张思怡的眼睛亮亮的:“真的?他这么有吸引力?那他一定帅极了。”

    “去。帅倒不是特别帅,你还记得吗?就咱们第一天去应聘时碰到的那个小伙子。”

    经张思雨一提醒,张思怡记起了那天打电话时的情形:“就是咱们打电话时看到的那个小伙子?没觉得他很特别啊,个子还行,不过外表也就一般人啊。”

    “是啊。或许是他的钱包很鼓吧,所以就更有吸引力。”

    “哈哈……姐,那你还不来个近水楼台,赶紧把他搞掂,让咱也搭上个有钱的亲戚。哈哈哈……”

    “有钱人太少了,都想嫁有钱的,谁嫁没钱的呀。我啊,算了吧,我得把机会让给别人。再说了,我还怕群狼环伺呢。”

    “姐,要我,我就上了,先把他抢过来再说。管他什么群狼,看你已独占鳌头,自然也就落荒而逃。”

    “嘘,小丫头,你不睡我睡了啊。你呀,就在梦里做你的春秋大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