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情的探戈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2761字

    3

    “佳丽名苑”进入销售的旺季。肖世杰接受张思雨的建议,将户型改良,降低总价。刚开盘两周,小户型就已经销售了三分二,另有还未竣工的十号楼和十一号也已经有三分一被人订购,缴纳了定金。这就意味着,“佳丽名苑”已提前收回了投资,可以着手中关村写字楼的开发了。

    这天,肖世杰高兴得合不拢嘴,进到办公室,一见到张思雨就说要给她加薪、提成。

    张思雨高兴得嘴都咧到耳根子了:“真的?太好了。那过年的时候,就可以给我妈一个大红包了。”她真想像张思怡似的上去就给肖世杰一个吻,可她毕竟不是张思怡,所以她还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干着分内的事。

    张思雨还没把椅子坐热,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刚一拿起电话,就听到妹妹的声音:“姐,我一会儿就到你们公司啊,你等我。”

    “什么?喂,喂……”张思雨还没来得及说话,张思怡已经把电话挂了,“这小丫头来干吗呀?”

    张思怡说是一会儿就来,可张思雨等到了中午还没见人影儿。她敲敲肖世杰的门,问:“经理,您知道今天有网络公司的人过来帮咱们调试电脑吗?”

    肖世杰说:“听行政部的经理说过,具体的事是行政部安排的。有什么事吗?”

    “是我妹妹要过来,她是超霸网络的美编,我想去看看。”

    肖世杰笑笑:“你妹妹来啦?那你去吧,他们在五楼。”

    不一会儿,张思怡随着张思雨来了。张思怡是个话篓子,一进张思怡办公室就大叫:“天哪,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怎么你的办公室这么大,还一人一间?”张思雨给她一粉拳:“别嚷嚷了,赶紧坐下。喝咖啡还是喝茶?”

    “怎么,你们还有免费饮料?我要咖啡。”

    张思雨“嘘”了一声:“你小点儿声,就跟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是啊,是得好好占点便宜。”张思怡背着手转了一圈,感慨更多了:“妈呀,我们办公室就跟沙丁鱼罐头似的,都能挤死人。到了你这儿,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真恨不得就在这个沙发上睡一觉。”说着便作势往沙发上躺。

    “哎,哎,哎,思怡——”张思雨嗔怪,伸手去拉她。

    张思怡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姐,瞧你,脸都吓黄了。我哪能真在这儿睡觉呢。”

    肖世杰听见姐妹俩的对话,觉着好笑。他按了一下桌上的铃,张思雨连忙推门进去:“经理,什么事?”

    “我这儿有一份资料,你帮我复印一下。”

    张思怡也跟了进去,脸上挂着笑容:“肖经理好。我叫张思怡。”

    “噢,你好。坐吧。” 肖世杰又笑着对张思雨说:“思雨,你们俩姐妹怎么分啊?长得一模一样的。”

    张思怡笑出声来:“那就别分了,你就把张思雨当作张思怡,把张思怡当张思雨好了。”

    “那可不行,以后你们各自找了老公,分不清楚可就糟了。”

    张思雨看肖世杰一脸坏笑,知道他是在开自己的玩笑,便红了脸:“经理,可不许胡说。我们要找老公,也一定找个能分清的。”

    “真的吗?那可有点难度哦。不过,我是一定能分得清的。” 肖世杰呵呵一乐。

    “好哇,你占我们便宜。”张思怡作势要扑过去。

    谁也没想到这时陶丽娜会来,她正好看见张思怡要扑打肖世杰。张思雨见状吓了一跳:“思怡,还不住手!”

    陶丽娜先是一愣,继而脸上涌现一抹嘲讽:“呵呵,姐妹花啊,轮番上阵,肖经理还不被拿下?我还是不打扰了。”

    陶丽娜的心情是复杂的。对于肖桐和肖世杰这叔侄俩,她当然更喜欢肖世杰了。肖世杰年轻有才华,虽不十分帅气,但身材高大,又未婚,还是鸿翔地产未来的当家人,不管换作谁,感情的重心都会偏向他的。但是肖桐对她一直纠缠不休,即便她对肖世杰有意,但囿于叔侄情分,肖世杰也不会接受她的。只是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陶丽娜当然也不希望别人得到,尤其是眼前这两个女子。

    肖世杰看见陶丽娜,一愣,又听她这么一说,便一阵尴尬。但好在还没忘了这是办公室,他很快就恢复了职业习惯:“陶经理,找我什么事?”

    “抱歉,是我打扰你们了。”陶丽娜心里不自在,脸上冷冷的。

    张思怡则轻哼一声:“看来我是个不受欢迎的人。这位小姐是在吃醋吗?”

    张思雨掐了妹妹一把,给她递眼色:“思怡,快到饭点儿了,咱们到外面找个地方吃饭去。”也不管妹妹愿意不愿意,拉了她就往外走。

    肖世杰见张思雨姐妹走了,才对着陶丽娜说:“坐吧。找我有什么事?”

    陶丽娜本想和肖世杰说说“佳丽名苑”’的事,可这会儿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她冷冷地放下文件夹,转身走了。

    张思雨姐俩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张思怡嘴快,心里不装事:“姐,我看那个陶丽娜像个巫婆,她肯定是在嫉妒你。”

    “噢,你是这么想的?”张思雨心里不悦,脸色也不好,“你不觉得在办公室里打闹,不像话?”

    “那有什么呀。就你这样,一天到晚把脸绷得紧紧的,谁看了都不想看二遍,才像话?”

    “你……”张思雨被噎得无语。

    肖世杰开这种玩笑,失于严肃,再碰上张思怡这不管不顾的性子,今天若得罪了陶丽娜,今后同事之间还怎么相处?这么想着,张思雨觉得应该跟妹妹讲讲做人的道理。“思怡,别说什么嫉妒了。若我对肖世杰有意思,见你们这样我也会吃醋的。以后,你也该注意点,特别是在公众场合。”

    “姐,你没事吧?你以为陶丽娜是冲我来的?她是在嫉妒你。今天让她撞见了,她正好借题发挥。”

    “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你这样做不好。”

    “好,好,好,都是我不对。你无非是想说我轻浮……”张思怡不服气地顶撞姐姐,“你怎么老这样拿腔拿调的?这有什么呀?这世界上哪个人前不说人,人后不被说。都像你那样活着,对什么事都在意,那还不得活活累死?”

    “你……”张思雨又被噎得无话可说。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张思雨的脸上,明晃晃的。有阳光的地方,总是有温暖,即便是在漫长的冬季。被阳光一照,张思雨心里的不快也下去了。或者妹妹说得对,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太计较的,只要把握好一个度就行了。

    张思雨拿出手机给吴宇打电话:“吴宇,你春节回南江吗?”

    “回啊。”

    “那好,到时你帮我和思怡买两张火车票,行吗?”

    “行。”

    张思怡却心里不悦:“姐,你干吗跟妈似的管我呀!我的事,我自己决定。你别故意这样,你这是给谁看呢?我又不是肖世杰。你要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就应该跟他说清楚。人家吴宇说不定早有相好的女朋友了,你凑什么热闹啊。再说了,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回家呢,你就让人家给我买票。”她喝下一大口橙汁,又说:“钱仁生请我去亚布力滑雪,所以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张思怡的刀子嘴,一下子刺中了张思雨的软肋。要说她对肖世杰一点好感都没有那是假的,优秀的男人,对女人总是有致命的吸引力。可是要对他说爱,张思雨是说不出口的。她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她坚信爱情能超脱金钱与世俗,就像母亲对于儿女的那种无私的情感,她期盼自己的爱情也能这样。

    可是这会儿她顾不上自己对肖世杰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了,她听到妹妹说说春节不想回家,心里一疼:“思怡,你别去亚布力了,妈妈一个人在家,一定盼着我们回去呢。”

    “姐,你一个人回去吧。你一直都是妈的乖乖女,不像我,一天到晚老惹她生气,我要不回去,她也不一定想的,你要不回去,可就不行了。所以你回去就行了。”

    张思雨还想说什么,一股寒意涌上的咽喉,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