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情的探戈4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2362字

    4

    张思雨回到办公室,肖世杰问:“怎么样,没生气吧?”

    张思雨摇了摇头:“没有。您找我什么事?”

    肖世杰让她坐下:“快到春节了,你有想过公司里的庆祝活动吗?”

    张思雨点点头,从电脑里调出一个文档,打印出来:“您看,这是我的一些想法。您看看行吗?”

    “与市残联联手搞一台慈善晚会?”肖世杰的眼睛一亮。

    “是的。到时我们可以遍邀演艺明星参加,演出所挣的钱全部捐赠给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这样既能打造鸿翔地产造福大众的形象,又为社会做了一件公益,何乐而不为?”

    从张思雨明亮清澈的眼睛里,肖世杰看到了一份执著,一份热忱。他感动了。张思雨解决了他几天来正在冥思苦想的一大难题,那就是怎样才能更好地推广鸿翔地产,又能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

    “好,我原则上同意,但要尽快测算出费用。另外,怎么和演艺明星联络,媒体的宣传以及场地,这些事情都要考虑周到。你最好再把这个创意做成一个PowerPoint文档。”

    “好的。”

    肖世杰把张思雨的创意汇报给肖雄,肖雄一听也很感兴趣:“小子,最近怎么啦?我看你奇招迭出啊。”

    肖世杰得到父亲的赞赏自然高兴,但他决不把别人的成绩据为己有:“爸爸,这个方案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新来的企划助理张思雨想出来的点子。”

    肖雄若有所思地看着儿子,表情淡淡的:“好,既然是好点子,不管是谁想出来的,都一样用。你就赶紧操办吧,不能眼看着时间飞走了。另外,要尽快弄一个详尽的方案出来,交董事会讨论。”

    策划案报上去,董事会很快就批复了,剩下的就是慈善晚会的准备工作了。

    好在张思雨在学校时曾组织过多次小型的文艺晚会,富有经验,因此,各项工作开展得有条不紊。

    她还请在《古城都市报》做专栏记者的同学郭丽组织宣传。强劲的宣传势头引起了电视媒体的关注,很快就有电视台与他们联系,表示了要做现场直播的意愿。这样,慈善晚会得到公司高层的高度重视,到后期,肖氏兄弟都亲自督阵了。

    晚会举办那天高朋满座,众星云集,京城几十家媒体都派出了强大的记者阵容进行报道,鸿翔地产和董事长肖雄在这次晚会中出尽了风头。

    晚会成功了,张思雨得到了方方面面的认可,甚至有好几家地产公司悄悄托猎头公司与她联系,想把她从鸿翔地产挖走。张思雨深知自己即便有头脑、有好主意,若没有人赏识,那也只能是做无用功,因此她很珍惜肖世杰给她的平台。当然,肖世杰和肖雄也没有亏待她,“佳丽名苑”的策划案虽然最终写的是陶丽娜的名字,但他们给了她补偿,她有了人生中的第一笔大额收入,二十万元。

    她拿到这笔钱后,一个人去了颐和园,对着冰封的昆明湖大喊:“妈——妈——,我——有——钱——了——”

    春节前夕,张思雨做完了手头上的最后一项工作后,走出公司的大门,又看见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啊,雪花,总给我带来好运的雪花!”雪花在天地间飞舞,仿佛一只只曼妙的蝴蝶,她的心也“蝴蝶”的舞蹈变得轻盈又纯净。这漫天飞舞着的雪花啊,或许就是她下一年的好兆头。

    肖世杰下班后早早把车停在进出公司的主干道上,远远看见头戴红色贝雷帽、戴红围巾的张思雨从楼里一蹦一跳地出来,便悄悄启动了汽车静候着。

    “喂,张思雨,上车。”

    张思雨扭头一看,一阵意外:“经理,您在这儿做什么?”

    “今天下雪,我送送你吧。”

    张思雨听说肖世杰在等她,便想起前一阵子妹妹说的话:“姐,你做给谁看呢,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喜欢肖世杰?”

    现如今见肖世杰如此殷勤,她心里也动了动。她不得不承认,肖世杰这个磁场,对自己有一股无形的吸引力。但一想到那些虎视眈眈的眼睛,她就打退堂鼓了。

    “经理,别麻烦了,我还是自己坐车回去吧。您送完我再回来,路上也不安全。”

    就在张思雨推辞着不肯上车的时候,走过来一名性感美女,她热情地抱住肖世杰,送给他一个香吻:

    “世杰,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呢?我们不是约好了晚上一起去蹦迪的吗?”

    肖世杰尴尬地看着张思雨。张思雨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换上笑容,也不等肖世杰介绍,就冲他们一笑:“你们去玩吧,再见。”

    张思雨虽然不想卷进肖世杰那些花花草草里,但还是有些沮丧和失落。

    回到家,张思雨见妹妹正在收拾行李,心里纳闷:“思怡,咱们不是下周的票吗?你干吗现在就收拾东西啊?”

    “姐,我和同事约好了,今天晚上九点的火车去亚布力滑雪。我不早说过了吗?”张思怡头也不抬,不停地往行李箱里装衣服。

    张思雨的心里就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又犹如吃鱼被鱼刺卡在喉咙里,感觉很难受。她连名带姓地高声道:“张思怡,你有没有搞错!什么同事,不就是钱仁生吗?他就那么好,那么重要?重要得让你放弃和妈妈一块儿过春节?难道他没有父母,他们家里就不需要春节团圆吗?我去找他说说。”

    张思怡被姐姐说得红了脸,可她还嘴硬:“是。那又怎样?”

    “好,你去!你这自私自利的家伙,有本事,你自己给妈妈打电话去,别让我回家替你撒谎。”张思雨气得用力把门一摔,发出“砰”的巨响。

    张思怡贪玩,禁不住钱仁生软磨硬泡,又听他说去亚布力除了可以滑雪,还可以在松花江边看雾凇,就动心了。她曾跟姐姐提过,可姐姐当时就不同意,她还想过一阵姐姐就会同意的。可她万万没想到临走了,姐姐的反应还是这么强烈,便也有些后悔了。

    过了一会儿,张思雨似乎平静下来了:“思怡,你不回去也行,那你想过给妈妈捎什么礼物了吗?”

    张思怡知道姐姐回家要给妈妈二十万元后,心里就一直别扭着。听到姐姐的问话,刚才还有些后悔的心一下子就被这种别扭和不平衡挤压着:“行啦。你干吗?挤对我?我就不回去,也没有礼物。你不一直是妈妈的乖乖女吗?你回去,你回去邀功请赏去。”

    “啪”张思怡的脸上火辣辣地疼。“你打我!你竟敢打我!”张思怡怒视着张思雨。

    张思雨看着妹妹脸上的红印,呆住了。此时传来了门铃声,张思怡猛地跳起来拉开房门。钱仁生本想进来,可张思怡拎着行李挤了出来:“走!看什么看!?”

    “大冷天的,火气这么大?”钱仁生奇怪地看着火气十足的张思怡。

    张思怡不理他,拉着他往外走:“走吧,我姐不高兴,她嫌我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