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少爷的光鲜生活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3273字

    3

    这天晚上的酒会,陶丽娜格外风姿绰约,身穿红色曳地的晚礼服,俏生生的粉脸被灯光映得容光焕发,俨然酒会的皇后。她像一只蝴蝶似的穿梭在众多男女之间,如鱼得水。

    肖雄正和业界的几位朋友聊天,陶丽娜看见了,忙端着一杯鸡尾酒凑上去:“肖董事长,各位前辈,丽娜敬你们一杯。”不等大家表示,她抢先喝干。

    肖雄一贯沉稳的黑脸,在酒精的作用下,也显得生动而有光彩。他笑着说:“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天缘世纪的老总,吴先生。这位是四通地产的旷先生……”

    陶丽娜开心地笑着,与这些业界名流频频碰杯,说着一些她自己听了都会恶心的话,也不知道这帮人听后会有什么感觉。

    肖桐眼睛都不眨地跟在陶丽娜身后,见她终于喝完了一圈,退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停下,便瞅个空子凑上前去:“怎么,有我还不够?还想攀个更大的高枝?要不要我再帮你介绍几个?”

    陶丽娜白他一眼:“怎么啦,就许你整天拈花惹草,就不许我为自己物色棵大树?”

    肖桐哈哈大笑:“这些老色鬼,哪个不是金屋藏娇?你别仗着还有几分姿色,就这山望着那山高。”

    陶丽娜心里虽不服气,但也承认肖桐说的是事实。他们这样的男人,通常家里有个黄脸婆,还要在外面拈花惹草。他们也不把情妇带回家里去闹,家里的黄脸婆只要按时拿到生活费,便只当不知,安心做阔太太。陶丽娜和肖桐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两人经常苟且,却见不得光。陶丽娜为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深感烦恼,但即便碰上个让她心动的男人,肖桐那一关就过不了,于是只好这么不死不活地拖着。

    眼看着也是“奔三”的人了,外表现在还光鲜,但若不及时抓住青春的尾巴,真到人老珠黄时,上哪儿哭去呀。所以她总在惦记着给自己找后路。

    肖世杰跟在肖雄身后,端着酒杯不停地向各位前辈敬酒。很意外地,他居然看到了许蓓蓓,两人礼貌地打了声招呼,他心想这事就算过去了,可是没过多久,许蓓蓓又凑了过来:“世杰,好久不见。咱们提前庆祝新年吧。”

    陶丽娜心知自己不可能和肖世杰有什么发展,可一想到自从张思雨到公司后,肖世杰就冷落了自己,看许蓓蓓不是个善碴儿,说不准可以用她来牵制住张思雨呢。想到这里,陶丽娜便说:“嘿,世杰,你看蓓蓓从美国远道而来,又是水华的朋友,我觉得你们两人怎么着也得喝个交杯酒,才算是庆祝新年。”

    众人一听立即鼓掌:“对。喝一杯!”

    许蓓蓓大方地看着肖世杰:“好呀,我没问题。”

    既然女士都表示没问题了,那他一个大男人还能有什么问题?肖世杰便说:“好,来。干!”

    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们。

    喝完酒,肖世杰有些奇怪地看着许蓓蓓。许蓓蓓聪明绝顶,立即读懂了肖世杰:“你是奇怪我怎么也来参加酒会,对吧?”不等肖世杰回答,她又接着说,“天缘世纪的老总吴仁辅是我一个同学的舅舅,他今晚正好缺一个女伴,我就来了。你知道,我是专做地产广告的,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能赚钱的机会……”

    其他都不用说了,一切都是那么赤祼祼。肖世杰不想听了,他既恶心自己从事的这个行当,也恶心这个行当里的人。他虽然对这一切都感到厌恶,但还是能理解许蓓蓓的,于是衷心地为这个不屈不挠的女战士举杯祝福:“新年快乐吧!多多发财!发大财!”

    张思雨早早地就躺在床上了。虽然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在睡觉,但她还是感到虚弱疲惫。妹妹不在,她一个人睡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有些孤独,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恨自己不争气,单独在家的第一夜就病倒了,幸亏肖世杰,要不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一想到肖世杰,她的心里就有了些温暖。

    第二天,张思雨感觉神清气爽的,就拿了根筷子跑到镜子跟前压住舌头往咽喉看了看,扁桃腺已经不肿了。因为答应过大夫今天要去医院复查,所以她就给肖世杰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要晚一点到。

    肖世杰像是还没有起床,但一接到电话就清醒了:“你说什么?你出院了?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我已经好了,今天只是要到医院里去复查一下。”

    “哦,那就好。”

    张思雨到医院打完针,取了一些药,直接到了公司。陶丽娜一见她,像是要跟她说什么,但张了张嘴又没说出口,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张思雨,你昨天怎么没去参加酒会呢?”

    张思雨本想说自己生病了,可又觉得没必要,便道:“我有些事,所以没去。你们怎么样,玩得高兴吗?”

    陶丽娜撇撇嘴:“那都是男人的聚会,我们这些女人不过是去装点门面的。”

    张思雨听她这么说,忍不住逗她:“你正好可以在那帮阔佬儿里挑一个如意郎君呀。”

    “行啦!张小姐,做人要厚道。是不是肖大少被你征服了,现在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是吧?”

    听陶丽娜这么一说,张思雨忍不住脸红:“去,不跟你嚼舌头啦。”

    同在一个公司上班,搞不好人际关系,只会处处受制。张思雨深谙这一点,所以不想与陶丽娜为敌。何况张思雨觉得陶丽娜虽然酸点儿,但人不坏,而且不乏可爱之处。比如人长得漂亮,肖桐喜欢她自不在话下,听说她也挺能讨肖世杰的欢心,可见她在公司里的人气有多旺。但她可不是“花瓶”,工作能力强,公司里有什么难办的事,只要到了她手上,通常都能OK。

    张思雨在公司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没有刻意奉迎谁。虽然一开始陶丽娜对她充满敌意,可是几个回合下来,看张思雨并不是个爱找碴儿的主儿,倒把张思雨当作了朋友,有事无事就找她聊聊天,偶尔高兴了俩人还一块儿去逛逛街。只是有时候,也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陶丽娜心生嫉妒,闹点矛盾,但张思雨一概一笑了之,不去计较。

    只是今天陶丽娜怎么怪怪的?张思雨带着疑惑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不想肖世杰的办公室门没关,她一眼就看见了那天在路边和肖世杰拥抱亲吻的性感美女。那美女今天换了装束,似乎来了挺长时间了,外套脱了,上身只穿了一件浅咖啡色的提花羊毛衫。一见张思雨进门,那美女立即就抱住了肖世杰。

    张思雨不能装成什么也没看见,一阵难言尴尬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她心里堵得慌,突然记起上楼时陶丽娜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随手拨了电话:“丽娜姐,我这儿有份资料想和你商量一下,我现在能过去吗?”不等陶丽娜回答她便挂掉电话。

    肖世杰听到听到张思雨的动静,皱了皱眉头,推开丁丁,丁丁一愣。

    他喊着:“张思雨,你进来。”

    张思雨走进里屋,冲丁丁笑笑:“你很漂亮。”

    丁丁很是得意,咧嘴笑笑:“你也很漂亮。”

    肖世杰冲张思雨点点头:“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哥们儿李楠的女朋友——丁丁。”张思雨脸上闪过讥诮的一笑,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肖世杰知道她不信,可他还是忍不住犯这种低级错误:“她来找我谈李楠的事。你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今天上午又去找李大夫复查了一下,只要再吃几天药就没什么问题了。”

    “嗯,身体要紧。”

    丁丁满是戒备和警惕,她打量着张思雨,如同一匹害怕失去配偶的母狼。张思雨虽然在和肖世杰说着话,心里却在怜悯丁丁。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却那么缺乏自信,只能用肢体语言表达与肖世杰之间的暧昧,好像不这么做就不足以告诉世人她和肖世杰有不一般的关系。

    陶丽娜一见张思雨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拉进办公室:“怎么样,看见那个骚娘们儿了吗?”张思雨点点头。陶丽娜又说:“这女人,一看就不是善碴儿。张思雨,你可比那个女人强多了。论长相,论能力,你都超过她,你可得抓住机会,不能让肖世杰跑喽。”

    本来张思雨心里还挺难过的,但看到陶丽娜一副比她还急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肖世杰又不是我的私有财产,他一个大活人,选什么样的女人,过什么样的生活,那是他自己的事,我凭什么去管他呢?丽娜姐,什么事都得随缘。再说肖世杰什么都没对我说过,也没对我承诺过,我凭什么抓住他?”

    陶丽娜有些恨铁不成钢:“肖世杰有钱,有学历,有才华,还有那么一大摊子事业,有点姿色的女人谁不想把他当摇钱树,长期的饭辙子啊。你别管什么丁丁、蓓蓓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快快将他拿下就对了。别仗着年轻,骄傲得跟公主似的,以为这样的男人满大街都是,还要让人家来求着你。”

    张思雨有些头疼:“好啦。我的事,你就别管了。你就赶紧顾着自己,找个金龟婿嫁了才是正经。”

    两人说了半天闲话后,张思雨起身要走,才发现文件夹还拿在手里:“你看我都快忘了正事了。这是春节后的销售计划书,是肖经理让我弄的,供你参考。有什么问题请在明天十二点之前告诉我,过时不候啊。”

    “怎么,你要走啊?”

    “我要回去看看我妈。”

    “那好,我不耽误你了,快去干你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