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 愿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3085字

    第五章 心 愿

    1

    张思雨的家在南江市的老城区里,穿过一条狭窄的小石板道往深里走,路边一间小小的平房便是。

    在老城区里,一下雨,地沟里的臭水就漫上来,泛出熏人的臭味儿。她曾无数次想,当初她的初恋恐怕就是被这臭味儿熏跑的。

    张妈妈见女儿回来,心里高兴,却忍不住又开了小店的门。张思雨不高兴:“妈,我和妹妹都长大了,都能赚钱了,您就别再做小买卖了,我们养您,孝顺您,好不好?”

    张妈妈只是笑笑:“你们挣了钱就自己花,我现在身子骨还硬朗,你们又不在家,我天天守着个空房子,闷得慌。”

    妈妈的话不无道理,一双忙碌惯的手,突然要让她停下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思雨一回到家,就把存折放到了妈妈手里,不为别的,她就想让妈妈的日子能过得好一点。或许妈妈有钱了,就能歇下来了。

    才分别了几个月,张思雨发现妈妈的皱纹多了,也深了,头发里夹着一根根银丝。妈妈才五十多岁呀,却这么苍老。

    张妈妈一边张罗着小店的生意,一边不停地说着姐妹俩小时候的事情,仿佛她已到了要靠回忆过日子的年纪。

    年夜饭非常丰盛,虽然只有两个人吃饭,但妈妈还是准备了七大盘八大碗,全是张思雨小时候想吃却吃不上的菜。妈妈怜爱地给女儿夹菜,张思雨感动得心一阵阵地疼——屋子里太冷清了,缺乏生气。

    过完春节,张思雨回到北京,很快跳槽去了了另一家地产公司——盛世长青。

    新老板叫李启盛,在参加了鸿翔地产的那台慈善晚会后,通过一些七弯八拐的渠道打听到了张思雨的电话。为了能把张思雨从鸿翔地产挖来,他可没少费脑子。

    张思雨本不打算跳槽,尽管李启盛开出的条件极其优厚,还许诺了她一堆头衔:总经理助理、营销策划经理、行政助理……她不是不喜欢鸿翔地产,而是怕极了待在肖世杰身边的那种尴尬,她害怕自己掉进他的情网里不能自拔。

    虽然她也像众多的女人一样,喜欢男人优秀多金,但为了这些要她放弃自尊,她做不到。退出,尽快地退出。所以她一回到北京,立即向肖世杰提出辞职。

    李启盛和大多数挣了钱的男人一样,也是个胆大的主儿。在南方淘了金北上,准备在北京大展拳脚。他深知自己的楼盘就算是金子做的,若没有好的营销策划那也是白搭。他把张思雨挖来,就是看中她的组织能力,他相信她能用智慧帮他把钢筋水泥搭建起来的房子,变成金子。

    张思雨到了盛世长青之后,才知道她钻进了一个尴尬的套里了。盛世长青的售楼小姐都是东拼西凑临时抓来的,毫无经验。新楼盘需要重新包装,重新定位,要对售楼小姐进行业务培训……张思雨忙得团团转。

    盛世常青新开发的楼盘地处CBD核心区,却有个土得掉渣的名字——×××花园,生生糟蹋了这么块好地块。张思雨接手后,力排众议,把前任的所有策划推倒重来,给楼盘弄了块响亮的招牌——“盛世国际”。接下来,又围绕“盛世国际”大做文章,“五A级超智能化写字楼,国际化的商务空间,最人性化的服务……”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广告出现在媒体上, “盛世国际”的销售量居商务写字楼之首。本来李启盛在上地的工地还只立了几根水泥桩子,“盛世国际”的旺销一下子就让的资金迅速回笼,还净赚三个亿,盛世长青在上地的楼盘也就拔地而起了。

    李启盛的楼盘活了,自然怎么看张思雨怎么顺眼,他自己挣到大把的银子,当然也没忘了张思雨,一百万的提成也就打到了张思雨账上,张思雨也当了几天百万小富婆。只当了几天,是因为张思雨很快就在上地置了一套房子。当然现在这房子还只是图纸,但她相信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住进这房子。

    2 好久不见的陶丽娜给张思雨打电话,约她到咖啡厅见面。

    张思雨先到,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一边用勺无聊地搅着咖啡,一边盯着入口。

    陶丽娜进来了。她身穿黑色无领半透明的真丝上衣,下着同色带小花斜裁长裙,脖子上挂着一条铂金红宝石项链,衬得她肌肤如雪,高贵典雅。陶丽娜就是陶丽娜,风姿绰约,时尚漂亮,一出现就成为焦点。

    陶丽娜一见张思雨就冲上来亲热地把她抱住,迫不及待地说:“我要结婚了。”

    “难怪呢,人逢喜事精神爽。”看她那幸福的模样,张思雨都嫉妒了,“是和肖桐吧,你们早该结婚了。”当初在鸿翔地产时就见这两人眉来眼去的,新郎官不是肖桐,还能是谁?

    “不是。”陶丽娜得意而又幸福地笑着。

    “啊?难道你这么快就又钓上个金龟婿?”张思雨目瞪口呆。

    “哎哟!干吗呀,大惊小怪的。”陶丽娜嗔怪地在张思雨脸上轻拍了一下,“你走后不久,我也想给自己寻找出路了,所以我开了家汽车配件专营店。我和肖桐的事,他老婆一直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可是后来肖桐想要和我结婚,便惹出了麻烦。他的一双儿女跑到公司里跪在我面前,求我放了他们的爹,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再加上肖雄反对,所以我只好声明自己有男朋友了,而且都快要结婚了。”回。所以这次,我的择偶标准就是——爱我。只要感觉他足够爱我就成了,其他的我才不计较呢。”

    陶丽娜此言一出,令张思雨刮目相看:“谁有这么大魅力,让我们陶大美人如此着迷?”

    “陈佩琦。”

    “你有没有搞错!?”张思雨差点把刚喝的咖啡喷出来,“你再说一遍。”

    “怎么啦?我嫁陈佩琦你觉得奇怪?”

    “当然奇怪。”那个小白脸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招儿,竟然会把陶丽娜迷得神魂颠倒,张思雨叹息不己。

    陈佩琦是个专吃软饭的家伙,平时就爱往有钱的老女人身边凑。肖桐跟陶丽娜搅在一块儿,陈佩琦就和肖桐的老婆打得火热,这些事在公司尽人皆知。现在倒好,肖桐回到了老婆身边,而陶丽娜却要和陈佩琦结婚了,真是乱七八糟。

    “那你的汽配公司现在谁管呢?”

    “那你现在的准老公是你的一个广告客户?”

    “你怎么知道?”

    张思雨笑笑:“猜的。以你陶大小姐的模样和智慧,一个普通的主儿,能养得起你吗?至少也得是个千万富翁。”

    张思雨正得意呢,没想到陶丽娜说:“切,庸俗!本小姐受够了那些有钱的主儿,这次也要为爱情活一

    “佩琦呀。”

    瞧瞧,人家叫得多亲热呀,还“佩琦”呢。

    “那你管什么呀?”

    “我什么也不管,在地产公司上班也是玩票性质的,安心当准太太。”

    “你疯了?那陈佩琦爱你绝对是有目的的,你怎么能放心把公司交给他管?”张思雨大叫起来。

    “我没疯。我就喜欢他细致、体贴,还聪明帅气。”

    张思雨听得一愣一愣的,真想从北冰洋拎来一桶水把陶丽娜给浇醒了。都说聪明女人不能恋爱,一恋爱就成了弱智的大傻帽儿,智商为零,想要把她往聪明里拽一拽,她倒以为你别有用心,非得破坏她那来之不易的幸福。张思雨只好叹气,不想再说什么,说多了,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好吧,祝贺你。祝你当太太当得顺心顺意,还早生贵子。”

    陶丽娜说完了自己的幸福,走了。张思雨刚忙完一个楼盘的销售,难得清闲,有心多坐一会儿。谁知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却遇见了肖世杰。

    张思雨偶然抬头,恰好看见肖世杰挽着一个陌生女孩进来,张思雨朝他挥挥手算是打过招呼,肖世杰安顿完女友,就跑到她的桌前。

    “我能坐一小会儿吗?”

    “当然可以。只是……”张思雨看一眼那边的女孩。

    “刚认识的。”

    张思雨心里冷笑:呵呵,刚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与我何干?为什么跟我解释?但她不想让肖世杰看出她的小肚鸡肠来,就笑笑说:“她很年轻,也很漂亮。”

    肖世杰也微微一笑:“比起你来还差一点。”

    张思雨忍不住笑出声来:“谢谢你这么夸我,小女子深感荣幸。”那个死缠烂打的美女丁丁呢?去哪儿了?如果她听了肖世杰这话会怎么想?一时间,张思雨有点不屑肖世杰的滥情。

    那女孩坐得不耐烦了,走过来和肖世杰起腻:“世杰,快点嘛。我想吃这里的意大利通心粉,我替你点了。”

    张思雨不想看这种拙劣的表演,起身拎起坤包冲二人说:“你们慢用,我还有事,先走了。”

    肖世杰无视女孩儿的白眼,忙站起来送张思雨到咖啡厅门外。张思雨上了刚买的新车,他还意犹未尽:“你的电话没变吧?”

    “没有。”

    “我会和你联系的。”

    “好,再见。”张思雨踩下油门,很快把肖世杰抛在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