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 遇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2149字

    第六章 偶 遇

    1

    这一天,张思怡坐在办公室里心神不宁,她看见墙角里有一只蜘蛛不停地转着圈儿吐丝,疯狂地编织着网。她觉得自己就像那蜘蛛,陷入一张看不见的网。

    钱仁生这几天就像疯狗似的,逮谁咬谁。昨天小丽被他剋了一顿,今天上午瞅个空就跑来找张思怡诉苦。她本以为张思怡能帮她说句公道话,谁知张思怡却一言不发,于是她挖苦道:“你个重色轻友的小人,以后钱仁生欺负你,我还帮你,我就不是人。”

    张思怡听她这么说,乐了:“好呀,你说你不是人,那你是什么?”

    小丽一想自己的话把自己都绕进去了,也乐了,那气也就消了:“唉,怡头儿,你跟钱仁生这家伙时间也不短了,试婚期也该结束了吧?那小子有没有向你求婚呀?”

    “求婚?”张思怡尴尬了。公司里估计谁都不知道她和钱仁生已经掰了,若是半年前钱仁生提出来和她结婚,她一定感动得要死,一定一辈子都好好对他,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想这事了。

    小丽见张思怡不开口,以为她不好意思:“喂,怡头儿,要不要我帮你问他,看他什么意思?”

    “算了,都过去了。”

    “什么叫‘都过去了’?难道你们已经吹了?”她见张思怡点了点头,便发出叹息:“得,像你们这样好得蜜里调油,令人羡慕的恋人都得告吹,那我也趁早死了这条心,别谈什么恋爱了。如果非要结婚,就随便找个男人凑合算了。”

    张思怡不屑地撇撇嘴:“切,你以为这满大街的男人都尽着你挑挑拣拣的?随便提溜了就来?就算是王八看绿豆,那也得对上眼才行啊。”

    “那你说怎么办?不想为爱情伤神,又想要正常的生活,你说该怎么办?你有经验,你就给我支支招。”

    “去,我给你支招,我还想让你给我支招呢。”

    钱仁生推门进来,刚想说什么,见小丽在屋里便缄口不语。小丽一看钱仁生的脸色,知道他一定有话不方便当着自己的面说,就乖巧地退出去。

    钱仁生紧盯着张思怡,张思怡有些心虚,忙垂下了眼睛:“你来干吗,咱们不是说好的不见面了吗?”

    钱仁生有些生气:“你说得轻巧,我们在同一个公司,虽说不在同一个部门,但总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除非我们中有谁离开。”

    “说你找我干吗?”

    “我想下班后请你喝酒,我们再好好谈谈。”

    “我不会喝酒,想喝你找别人。”

    “那就喝咖啡。”钱仁生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

    张思怡想了一下:“好吧。去哪里?”

    “去‘夏威夷’吧。”

    “去就去。”张思怡一副跟人赌气的样子。

    张思怡和钱仁生找了一个安静的位子坐下,立即有服务生递上酒水单。

    “你喝什么?”钱仁生看着张思怡。

    “随便。”

    服务生咧了咧嘴:“没有‘随便’。”

    钱仁生要了一杯蓝山咖啡,张思怡往“珍珠奶茶”这几个字上一指:“我要这个。”

    待饮品上来,钱仁生狠狠地喝了一口咖啡,立刻被烫得张大了嘴,还发出咝咝声。

    张思怡没好气地说:“你就不能慢点喝呀!谁跟你抢来着?”

    钱仁生把杯子猛地往碟子里一磕:“你怎么着,想吵架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又不是我要出来的。”张思怡的声音高了八度。

    钱仁生见状,口气软了下来:“好啦,大小姐,算我错了还不行吗?”

    “什么算你错,本就是你错了,你还赖我。”张思怡摆出得理不饶人、没理不让人的架势。

    “好,是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可是你也不能什么也不解释,说搬走就搬走呀。”

    张思怡狠狠地瞪他一眼,心说装什么洋蒜。但看钱仁生一脸痛苦,或者他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他而去吧。

    “你爱我吗?”

    钱仁生老实回答:“刚开始的时候不爱,可是后来就变了。”

    “怎么变?”

    “我不再看别的女孩子,也不想别的女孩子了。”

    “你想过和我结婚吗?”

    “这个,这个……”

    张思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什么这个那个的。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

    张思怡站起身来要走,钱仁生立即拉住她,摁她坐下:“好了,别生气了。就算没有结婚,我们不是也过得好好的吗?咱们现在和结婚的夫妻不就只差一张纸吗?再说了,那结了婚又离婚的你还看少了呀。”

    张思怡恨恨地骂:“你真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猪!我这辈子要是再理你,我就是王八蛋!”

    “可是,思怡,一开始可是你说的不想结婚,要自由,不受约束的。怎么你现在说变就变了呢?”

    “我就是变了,我就是想结婚了……”

    “可是我现在还什么都没有,我们都太年轻了。”

    “去你的。你就等着什么都有了再来找我吧。”说完,张思怡扬长而去,留下钱仁生坐在咖啡厅里一个人生气。

    张思雨正对着电脑敲打着一份新的计划书,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便摁断不接听。可是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还是刚才的电话号码,便没好气地接了:“喂,你是谁呀?”

    电话里是一个陌生的男声:“是张思雨小姐吗?您订的家具,我们已经运到了,请您过来验货。”

    “什么?家具!我还没有买哩呢。”

    对方确定地说:“您买了,而且是付的全款,一共是三万二千五百元。付款日期是八月十五号。”

    “还有整有零,说得跟真的似的。”

    八月十五号?张思雨猛地记起这个特别的日子。肖世杰,一定是他买的。她拔了肖世杰的手机号,电话通了,她一阵抢白:“肖世杰,我的家具我自己会买,你操哪门子的心呀。”说完就挂了。

    过了一会儿,肖世杰打过来电话。

    “思雨,我看这套家具不错,放你屋里挺合适的,就买了。你看看,喜欢就留下,不喜欢就退回去,咱再买你喜欢的。”

    “退什么退,你钱都付了,人家还给你退呀!”

    肖世杰嘿嘿地笑着:“那你就勉为其难,收下吧。”说完,也不等张思雨说话就收了线。

    张思雨只好向公司请了假,跟手下交代了一声,便开着车往上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