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 遇2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1本章字数:4167字

    2

    车刚进小区,一个看似熟悉的身影站在眼前。张思雨试探地叫了一声:“范思哲?”那人一回头,果然是他。张思雨把车靠在路边,欣喜地问:“范思哲,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前几天。张思雨,你怎么在这儿呀?”

    张思雨的下巴颏往前一点,范思哲会意地一笑:“搬家?你也住在这小区里?”

    “还没,不过也快了。你干吗呢?”

    “我过来看房子。我没回国之前,我爸妈就在这小区里买了一套房子,今天抽空来看看。”

    “那好,你先忙着。我过去了啊。”

    张思雨把车停在送家具的卡车旁。送家具的师傅一看见张思雨,就拿出单子给她确认:“您好好看看,没错儿,就是您的家具。搬吧。”领头的一挥手,七八个搬运工人就把沙发、床、电视柜……一一往楼上搬。

    张思雨站在屋子中间看着这些家具,不断犯愁,家具可不能这么堆着吧。

    领头的客气地对张思雨说:“我们经理交代了,您的这些家具,除了要搬到您家里,还要摆放整齐。请小姐吩咐一声,看看这些家具都怎么放。”

    这一定是肖世杰在买家具时就吩咐好了的。看来这个外表粗犷冷硬的男人,还挺心细,知道怜香惜玉呐。

    张思雨在工人搬家具的空当,给肖世杰打了电话。

    肖世杰正在开一个楼盘策划会,裤兜里的电话一直震个不停,便借口上洗手间,拿出手机一看,有四个未接电话。

    “喂,思雨。喜欢吗?”肖世杰拨通张思雨的电话。

    “喜欢。”

    “你还没说怎么谢我呢。”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谢谢你的嘛。”张思雨想耍赖。

    “这可不行,口说无凭,来点实际的。”

    “那我请你吃饭。”

    “嗯,不想吃饭。”

    “那你想怎么样?”

    肖世杰逗她玩:“你的家留一间屋子给我。”

    “好呀,我们家的洗手间归你了。”

    “哇,不行,洗手间太臭。”其实他想说“把你的卧室给我”,可他怕张思雨翻脸。

    “你这人,给你一包颜料就想开染坊。你不想要,洗手间也没有。”

    “好好好,谁让咱命苦?洗手间就洗手间吧。”只听手机里传来张思雨咯咯的笑声。

    这时,肖雄也上洗手间,听到肖世杰正没完没了地煲电话粥,脸一沉:“世杰,跟谁打电话呢,这么没完没了的?会也不开了?”

    “没……”肖世杰听见老爷子的声音,吓得手机一下子没拿住,掉进水池里去了。

    “唉,倒霉。”

    肖雄瞪儿子一眼:“还不快去,你想让你手下的人等到天黑?”

    “好,我马上。”肖世杰大气也不敢出,直奔会议室。

    范思哲看完房子,见张思雨的家具还没搬完,就随搬运工一块儿上楼来凑热闹。

    张思雨一见他就问:“看完房子啦?”

    范思哲点点头:“你一下子把所有的家具都买齐了?”

    张思雨本想告诉他这家具不是自己买的,可不知怎么回事,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只点头称是。

    “这家具不错。到我买家具的时候,你帮我参谋参谋。”

    张思雨顾左右而言他:“你看,我这儿乱七八糟的,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

    范思哲倒痛快:“没关系,谁搬家的时候不这样啊。”

    张思雨不想再说房子和家具,换了个话题:“你还回原来的公司吗?”

    “不啦。上地不是要搞一个‘海归博士园’吗?我提交了申请,以后就把根扎这儿了。”

    “嗯,不错,以后上班也方便。”

    “就是。”

    肖世杰开完会,推掉所有应酬,直奔张思雨的新家。刚一进门,就看见张思雨正和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

    张思雨一见肖世杰就说:“嘿,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

    “我来还要打电话?”肖世杰心里涌上一股酸酸的醋意,但他立刻把压了下去:“我也是顺路,临时想起,就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张思雨笑了:“你别说,我还真想请你来帮忙看看呢,你倒自己来了。”

    张思雨见肖世杰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范思哲,那张脸阴沉得就跟快要下雨的天似的,就觉得好笑,忙拉住他说:“世杰,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范思哲笑了:“我们认识的。肖经理,咱们好久不见了。”说着,就伸出手来。

    肖世杰经张思雨一介绍,觉得找回了一点面子,握住范思哲的手笑道:“这么长时间不见人,跑哪儿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也不和我联系。”

    张思雨插了句嘴:“人家去美利加镀金去了,当然不和你联络了。越洋电话那么贵,你又不给人报销。”

    肖世杰夸张地笑:“镀金?难怪呢!我一进门就感觉这里蓬荜生辉嘛。”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

    不一会儿,搬运工头儿过来说:“张小姐,我们都弄好了,请过来看看。”

    范思哲则知趣地告辞:“你们忙,我不给你们添乱了,再见。”

    肖世杰抢先说:“那好,下次再来玩啊。”

    见他喧宾夺主,张思雨心下不悦,但当着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白了他一眼,然后目送范思哲走出房门:“再见。”

    家具都摆放妥当了,张思雨兴奋地看着新家,这儿摸摸,那儿看看,眼睛像黑宝石般闪着亮光。

    肖世杰从身后轻轻拥住她:“看你高兴,我也跟着高兴。”

    张思雨转过身来,飞快地在他的脸上一吻:“谢谢。”

    “你干吗要谢我?”

    张思雨拉着肖世杰在沙发上坐下:“是你给了我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你就像一个领路人,让我知道了我能做什么,让我实现了人生的价值。所以无论如何,你都是我要特别感谢的人。有了你,我才有了这房子,我才能将妈妈接来。”

    “噢,我这么重要?”张思雨那么真诚,倒是肖世杰心里一阵忐忑,“思雨,你千万别这么说。要知道我可是有目的的。所谓无利不起早,我可从来没想过要当雷锋啊。”

    “哈哈,当雷锋。谁说你这么大公无私了?哪怕你当时只考虑到自己,那咱们也是各取所需,我获得了工作和学习的机会,所以我也没吃亏。你千万别以为我说感谢是取悦于你,我只是在说事实。”

    肖世杰眼珠子一转:“我信。那你该怎么谢谢我呀?”

    “不是说了吗?我们家卫生间归你。”

    “好呀,就这么会儿工夫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思雨猛地跳起来:“可不许胡来啊。”

    肖世杰抓住企图逃跑的张思雨:“看你还往哪儿逃?”

    张思雨倒在了肖世杰的怀里,四片嘴唇又纠缠在一起。

    电话铃声又不合时宜地响起,是肖世杰的,他的脸又变了颜色:“喂,我在外面和朋友一块儿喝酒呢,完事了我给你回电话。”

    看他的神色听他的话,张思雨猜一定是个女人打来的,而且这个女人不会罢休。果然,刚被肖世杰挂了的电话又响了。

    张思雨拎起坤包,拿了车钥匙准备出门。肖世杰抱住她:“思雨,你听我说。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张思雨阴沉着脸,心里有些痛。为什么总是这样?男人到底需要多少女人,才能满足他们的猎奇心?她冷冷地说:“不,我不想听。你走吧。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一贯不着家的张思怡竟然乖得像只小猫似的待在家里,张思雨一进屋,就看见了她:“哟,最近回家很早嘛。”

    张思怡笑容满面地迎上来:“姐,你回来啦。”她看见张思雨的眼睛红红的,还有些肿,就说:“姐,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去。”

    张思雨一看妹妹那么乖巧,心里的气就消了一半:“思怡,你吃饭了吗?”

    “吃了。你呢?”

    张思雨就说:“思怡,把上次一个客户送的皇家礼炮拿出来吧,咱们把它喝了。”

    张思怡很奇怪:“姐,你受刺激了吧。没事喝什么酒哇。再说了,那酒你不是说要等搬家的时候再喝吗?怎么现在就想喝了?”

    “我叫你拿,你就拿,怎么那么多废话。”

    张思怡被张思雨突如其来的脾气吓了一跳,她把张思雨的脸扳过来对着自己:“姑奶奶,让我好好看看。是谁把咱们张大小姐气着了?要知道,气大伤身呐。”

    “去。”张思雨打掉妹妹的手,“快拿去。”

    “好好好,你千万别气着,我这就拿去。”

    张思雨接过妹妹递过来的酒瓶,倒了两杯:“思怡,来,干杯。”

    张思怡看张思雨一杯接一杯地喝,就抢过她的酒杯:“姐,你遇上什么事了?要有什么不痛快的你就说出来。”

    张思雨看妹妹一脸的惊恐,嘿嘿笑:“思怡,我没醉。你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吗?”

    “谁?”

    “范思哲。他也在那个小区买了房子,就住在五号楼。”

    “姐,你真的看见他了?那你跟我说说,他现在怎么样了?”张思怡急切地抓住张思雨的手晃着。

    张思雨又倒满一杯酒,醉醺醺地说:“他还是那么帅。我是搬家具的时候看见他的。他说他也看房子,我要搬家具就没顾上和他多说话。”

    “后来呢?”

    “后来,后来,肖世杰就来了。你知道吗?我那一屋子的家具都是他送的。”

    张思怡不解地看着姐姐。按理说肖世杰能送姐姐家具,说明他们现在的关系不一般,姐姐应该高兴才对呀,怎么借酒销愁呢?难怪姐姐见到了范思哲,也爱上了范思哲,感觉对不起妹妹,所以心里矛盾,才痛哭的吗?一想到这儿,张思怡大叫起来:“张思雨,你说了要帮我的,怎么这会儿要跟我抢男人呢?”

    张思雨被妹妹的话吓了一跳,酒也醒了一半:“思怡,你说什么呢。谁跟你抢男人了?我是因为肖世杰才伤心的。”

    “那你说说怎么回事。”

    “讨厌,我不想说。我醉了,要睡觉。”张思雨趔趔趄趄地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走进卧室倒在床上。

    张思怡独自喝了会儿闷酒,觉得没劲,也到床上躺下。没想到张思雨居然睁着眼睛死盯着天花板。

    “你不是说喝醉了吗?怎么还不睡呀?”

    “睡不着。”

    张思怡是那种永远没正形儿的,天大的事,到了她那里都变得微不足道了。她一听姐姐说睡不着,就兴奋起来。

    “姐,你喜欢肖世杰吗?你们……是不是发展到上床的阶段了?”

    张思雨被妹妹说中隐私,一阵尴尬,幸好她喝了酒脸本来就红,要不就让妹妹看出破绽来了。尽管她很喜欢肖世杰,但她不敢承认,也不能否认,就静默着。

    见姐姐不说话,张思怡就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之间肯定不简单,要不他干吗送你家具,你干吗为他哭呀?哎呀,你搞得那么神神秘秘干什么,不就是芝麻大的事儿吗?”

    “那你和钱仁生呢?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对他?”

    “姐,你别扯我和钱仁生好不好。我不想谈他。”张思怡生气地翻过身去。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张思雨在半醉半醒之间,思绪万千。她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被肖世杰的魅力所吸引,爱上他了。她无法确定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因为有时候她觉得他像父亲,有时候又觉得他像个哥哥,有时候她又觉得他像自己的爱人。他就像一株外表光鲜的猪笼草,用一枝小灯笼散发出诱人的光彩,掩盖住那个深藏着的陷阱,只要谁经不住诱惑,便会掉进去。

    当初,她就是不想对一个花花公子付出感情,不想受到伤害,才离开鸿翔地产的,怎么现在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又回到原点,重新考虑爱不爱他,他是否值得爱的问题呢?

    经过那一夜的缠绵,她以为肖世杰身边的莺歌燕舞都会自动消失,两人不再有距离,不再是平行线,肖世杰会和她一样,付出全部的爱。可是,今天的那个电话打醒了她,她终于明白了: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们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更深一步的发展,或者,他们没有做恋人做夫妻的缘分,注定今生只是朋友,这样反而能处得长久。

    这么想着,张思雨的心反而宽了,一觉睡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