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不能忘记的1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2本章字数:2084字

    第七章 爱是不能忘记的

    1

    张思雨姐妹一早就到机场去接妈妈。

    到了张思雨的新家,张妈妈东看看西摸摸:“雨儿、怡儿,你们这房子可真好啊。我做梦都想住这么好的房子。”

    姐妹俩拉着妈妈的手,领着她到每间屋子参观。

    “妈,您看,这是您的房间。每天早上太阳从东边升起来的时候,第一缕阳光就能照进房间。”张思雨笑着说。

    张妈妈在床上坐了坐:“嗯,挺软和的。这是席梦思吧。”

    “对呀,这席梦思要两千多块呢。”张思怡快人快语。

    “什么?你们花那么多钱买这玩意儿?太贵了。能买十张老家我睡的那张绷子床了。”

    张思雨冲张思怡眨眨眼,两人会意地一笑,张思雨说:“妈,没那么贵,这床也就三四百块钱,思怡逗您玩呢。”

    “这还差不多。有钱了也不能瞎糟蹋,咱们可都是吃过苦的。”

    这回不管妈妈说什么,两个丫头学乖了,全都嗯嗯啊啊地应着。

    张思雨在厨房里忙活,听见母亲在叫就出来问:“妈,什么事?我做饭呢。”

    “怡儿呢?”

    张思雨瞧一眼厅里,哪有人影儿啊。

    “她出去了吧。可能一会儿就回来了,您就别操心了。坐下歇歇吧。来,吃点水果。”说着她从冰箱里拿出几个橙子来。

    张妈妈拿着橙子左看右看:“雨儿,你看这橙子上怎么还贴着纸呢?”

    张思雨笑了:“妈,那是防伪标识。”

    “什么?这橙子贴这个?难道橙子还有假的?”

    “妈,这个叫品牌。是要告诉大家,我这是名优产品,或者是从国外进口的。”

    “那这橙子多少钱呀?”

    “一个十来块吧。”

    “你说啥!?”张妈妈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天啊,一个橙子就要十几块钱?在我们老家,十几块钱能买一二十斤!”张妈妈把橙子扔回果盘,“太贵了,我不吃。”

    张思雨真后悔说了实话,本想让老人家开心,没想到弄巧成拙。

    “好,好,好。我以后再也不买这么贵的东西了。可是这都已经买来了,您总不能扔了吧?您要不吃,岂不更浪费?来,您尝尝,看跟咱们老家的橙子有什么不同。”好说歹说,张妈妈才拿起女儿剥好的橙子吃起来。

    张思雨做好了饭,张思怡还没回来,打她手机也不接,张思雨和妈妈守着一桌子的菜等她回来。

    “雨儿,咱们别等了,先吃吧。”张妈妈嘴上说着,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这个怡儿呀,从小就不让人省心,到了北京还这样。”

    母女俩正说着,门铃响了。

    “妈,我去开门。一定是思怡回来了。”

    张思雨打开门,张思怡像活蹦乱跳的兔子似的蹦了进来:“姐,妈,看我把谁带来了?”

    张妈妈听到小女儿的声音,走出来,她一眼就看见了一女儿身边那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

    张思雨这才反应过来,冲范思哲一笑:“你来了。”

    “啊,对。”范思哲也冲张思雨笑。“您好,伯母。我叫范思哲。是你们家思怡和思雨的朋友。”

    张思雨忙招呼大家入座,又拿出一副碗筷来。

    “来,我们家好久没有这样团聚了。今天高兴,得喝一杯。”

    张思雨带头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完了,她才觉得自己很可笑,哪有这么喝红酒的?遂又倒了一小杯,慢慢品起来。

    张妈妈越看范思哲心里越高兴:“年轻人,你在哪里工作呀?”

    张思怡喝了点酒,红着脸:“妈,他叫范思哲。”

    范思哲举起酒杯:“伯母,您就叫我小范好了。我刚回国没多久,准备自己创业。来,伯母,我得敬您一杯。”

    范思哲说话的时候,张思怡一直含着笑看他。

    “妈,他可厉害了。他是搞计算机的,咱们这附近,开辟了一处海归人员的创业园,他就在那里办公司。”

    老太太迷茫地看着女儿:“什么‘海龟’?海龟不都在海里吗?还创什么业园?”

    张思怡这会儿可忍不住了,笑得一口饭全喷了出来。张思雨和范思哲开始还忍着,见张思怡喷了一地,也都笑了。

    张妈妈见年轻人笑得不亦乐乎,知道是自己闹了笑话,自我解嘲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老了也听不懂。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说着就到客厅看电视去了。

    “老太太都不好意思了,别连饭都没吃饱吧?”范思哲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饿不着。她要饿了,一儿会我再给她做。”张思雨冲范思哲笑笑。

    张思怡什么也没说,只是直直地盯着范思哲的脸,眼睛也不眨。张思雨奇怪,也看向范思哲,只见范思哲的脸上沾了一颗饭粒。张思雨觉得好玩,又不敢笑,连忙低头吃饭。只听张思怡一声“别动”,范思哲果然不动了,张思怡拿着纸巾把饭粒给擦了。

    张思雨见这两人眉目传情,就有意故意调侃:“哎,注意点形象啊!别在咱跟前表演你们的温馨系列剧啊,我可受不了。”

    张思雨这么一说,范思哲的脸红了。张思怡不干了:“姐,眼馋了吧。赶紧找那个肖世杰和你搭档不就结了吗?”

    张妈妈人虽在客厅,耳朵却一直支棱着,这时听张思怡说什么肖世杰,心想这肖世杰要么是张思雨的男朋友,要么就是正在追求张思雨的,连忙凑过来说:“雨儿,你也把那什么杰领到家里,妈妈给你掌掌眼。”张妈妈到了这个年纪,关心儿女们的婚事比关心国家大事来得更积极热切。

    张思雨瞪了妹妹一眼,转头对母亲说:“妈,您别听思怡瞎说。我还没男朋友,等我有了,一准带来给您看。”

    偏张思怡就是没眼力见儿,置姐姐的挤眉弄眼于不顾,一根筋地说:“妈,您别听姐姐的,她瞒着您,故意不带来让您看呢。您知道吗?这屋里的家具,都是您那未来女婿送的。”

    张思雨放下碗筷,生气了。她真不知道妹妹这是什么意思,一点儿不顾及她的感受。真不知道妹妹是真傻,还是装傻。这下不惮妈妈知道了这事,连范思哲也知道了,谁知道他会怎么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