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不能忘记的3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2本章字数:3382字

    3

    张思雨回到家都快十点了,张妈妈正和一个人说话闲聊,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肖世杰。

    张思雨换了拖鞋进客厅,一见肖世杰就说:“你怎么来了?怎么来也不给我打电话?”

    “我听说伯母来了,今天到中关村办事,顺道就过来了。”

    张妈妈看女儿回家了,忙招呼:“来,世杰,咱们开饭了。”

    “妈,我已经吃过了。”

    “你也是,在外面吃饭也不说一声,害我们等着。”张妈妈不高兴地叨唠。

    张思雨一看餐桌,饭菜果然都还没动呢,一阵歉意涌起:“妈、世杰,你们一定饿坏了,快点过来吃饭吧。”

    肖世杰洗了手,走过来,果然是饿极了,拉开了架势要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之余还不忘说好话:“嗯,伯母做的鸡蛋炒茭白真好吃,跟我妈妈炒的一样。”

    张妈妈听了这话很受用:“好,好。爱吃就多吃点儿。反正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以后要想吃家常菜,就过来吃饭。”

    “嗯,好。”

    张思雨拿筷子轻敲他一下:“什么?你把我们家当成你的食堂啦?我妈年纪大了,她要给我做饭,我还不舍得呢。你倒好,把我妈当老保姆似的使唤呀,不行!”

    张妈妈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高兴,听了女儿这话,她不愿意了:“哎,雨儿,怎么说话的?真是不懂事。吃顿饭算什么?就多双筷子的事。瞧你那斤斤计较的样儿,我都替你感到脸红。”她转头对肖世杰说:“你别听她的。你只管来,你多来吃饭我才高兴呢。”

    肖世杰得意地冲张思雨挤挤眼。

    “妈,您真是的,怎么胳膊肘儿尽往外拐呢?我可不干了啊。”张思雨撒着娇,又娇嗔地瞪肖世杰。

    “妈,思怡怎么还没回来呀?”

    “下午打来电话,说是和几个朋友去什么卡拉,什么鹅卡玩儿去了,要晚点儿回来。”

    张思雨一听乐了:“妈,那叫卡拉OK,就是电视里放着音乐,自己拿着话筒就可以跟着唱的那种。”

    “噢,就是你们还念书时,你在台上唱歌,有人给你弹琴的那种?”

    “哎呀,差不多吧。算了,算了,跟你说都说不明白。”

    肖世杰听这母女俩说得热闹,忍不住插嘴:“思雨,你妈妈真逗。”

    张思雨柳眉倒竖:“什么?不许你取笑我妈妈。”

    肖世杰见张思雨要翻脸,立即赔笑:“我不那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咱们带老太太去一次KTV,她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你也不用这么费劲地跟她解释半天。”

    “对,就这么办。我下周就带妈妈去。”

    “那我呢?”

    “你要愿意,就一起去吧。”

    张思雨看时间不早了,肖世杰还一点走的意思也没有,她打了个呵欠,用眼睛示意他,再傻的人,也能明白。他站起来对张妈妈说:“伯母,我走了。”

    张妈妈让张思雨赶紧换了鞋去送送他。

    出门后,肖世杰就拉住张思雨的手:“下午干吗去了?”

    “和陶丽娜去买衣服。路上还追尾了。”

    肖世杰一听就紧张:“没什么事吧?”

    张思雨笑了,原以为肖世杰是听肖雄说了今天的事才来的呢。她把今天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你撞上我爸爸的车了?”

    “是呀,你说巧不巧?”

    “他没对你发脾气吧?”

    “没有。”

    “嗯,那就好。”

    张思雨本来还想告诉他更多的事,想了想,忍住了。

    肖世杰不舍地拉着张思雨的手:“陪我出去转转吧。咱们再找个地方喝一杯。”他有些话想对张思雨说,可是刚才当着张妈妈,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不,太晚了。妈妈一个人在家里会担心的。”

    肖世杰很失望,他放开张思雨的手:“今天一定累了,回去好好休息。”

    “嗯,你也是。”

    今晚的月亮真圆,很适合情侣们谈情说爱。在这样的月色下,肖世杰也想说些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女孩是否有一点点爱自己没有一点把握。第一次见她,是在电话亭边上,当时他可没想到她这电话就是打到他家的公司。到了公司又见着她,他就觉得和这个女孩有缘。但认识那么久了,她总是和他若即若离,常常游离在他的视线之外。她那么敏感,自尊心那么强,就像一只善于自我保护的蜗牛,一遇着风吹草动就缩回壳里。到底要怎么做,她才能相信他是真心爱她的?

    肖世杰惆怅地启动汽车,依依不舍地向张思雨道别,张思雨目送着汽车的尾灯消失在柔和的月光下。

    张思雨回到家,妹妹已经坐在家里了。张思雨奇怪:“不是说要玩通宵的吗?怎么回来了?”

    “嗯,还说呢。真没劲。玩到一半儿,范思哲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也不知道什么事。他都走了我还玩什么呀。”

    就在张思雨迷迷糊糊快睡着时,张思怡光着脚丫子跳上她的床。张思雨吓了一跳:“你要吓死人啊,半夜三更不睡觉,跑我床上干吗?”

    “姐,让我搂着你睡嘛。”

    “去去去,你同性恋啊。到自己床上去。”

    “不嘛。我要跟你睡。妈不是说了吗?我们俩其实就是一个人。”

    张思雨一个劲儿地往边上靠,张思怡就一个劲儿地往她身边挤。

    “思怡,你疯了,我快被你挤到床底下去了。”

    张思怡咯咯笑:“想要让我不挤你,告诉我刚才都和肖世杰说什么啦。”

    张思雨投降:“好好好,那你往里一点。”

    “好。那你快说。”

    “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他在咱家里吃了个饭,然后我送他走。”

    “哎,姐,他就没有说什么时候结婚?”

    “还早着呢。再说了,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哎呀,要是现在有人向我求婚,我立刻就嫁。”

    张思雨叹了一口气,笑她:“真是的,当姑娘当烦了?等不及了?”

    “可不是吗?我哪像你呀,有个趁钱的主儿等着你。我也得赶紧找个绩优股,趁别人都还没有发现他的价值的时候,紧紧地攥在手里,等有一天我人老珠黄了,就靠吃利息过活。”

    “整个一小财迷。那你到底看中哪只股票了?是钱仁生还是范思哲?”

    “当然是范思哲了。不过,就算范思哲是个穷光蛋,只要他愿意娶我,我也嫁。谁让我第一眼看见他,就爱上他了呢?”

    “所以嘛,这就要讲缘分的。要没有缘分,再有钱也不行。你说是吧?”张思雨又问:“那范思哲是怎么想的?他想和你结婚吗?”

    张思怡叹了口气:“没。倒是我向他求婚了。可是人家说刚回国,还在创业,现在不能分心。”

    听了妹妹的话,张思雨的心像有块石头压着:这范思哲在国外待了那么久,又英俊又有才气,追求他的人一定不少。思怡会不会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人家有了女朋友她还不知道呢?她虽然担忧,却没写在脸上,生怕妹妹看到更着急。

    张思雨第二天一早到公司,就有人给她送来了玫瑰花。

    张思雨不看也知道是肖世杰送的,她找了个花瓶,把花插上。

    李启盛走进她的办公室:“小张,这花好漂亮啊,男朋友送的吧?”

    张思雨笑了笑:“嗯。李总,您找我有什么事?有事您打电话,我过去就行了,还劳您跑一趟。”

    李启盛说:“我来看看我的销售皇后,这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我这是路过,顺便进来看看。”

    张思雨见老板一脸严肃,知道他一定不是“顺便来看看”的。她赶紧泡了一杯茶,放到茶几上,然后静静地等着李启盛说话。

    李启盛喝了一口茶,才缓缓地说:“张思雨,中关村东边有一块地,鸿翔地产也想要,你知道这事吗?”

    张思雨摇头。她知道李启盛一定不相信,但她确实不知道。她很想向李启盛证明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她和肖世杰的关系,估计这个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可这是私事,她绝不会因此影响工作的。

    “那块地怎么了?”

    李启盛笑笑:“你还不知道吗?因为我们公司内部有人泄露了底价,所以现在那块地归鸿翔地产所有了。”

    “李总,真是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这事。”张思雨的脸有些红,虽然这件事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因为和肖世杰谈恋爱,她的处境变得尴尬起来。

    李启盛又笑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相信泄露机密的人不会是你。”

    这叫相信?分明口是心非。等李启盛一走,张思雨立刻就约肖世杰见面。

    下了班,张思雨和肖世杰在一家咖啡厅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

    张思雨点了一杯去火的柠檬茶,给肖世杰点了一杯蓝山咖啡。

    肖世杰看她一脸焦虑,就说:“什么事呀?说出来就舒服了。”

    “世杰,中关村东边的地块儿是怎么回事?今天老板特意到我办公室说公司内部有人把底价泄露了,所以地块儿才被你们拿到。我被弄得一头雾水。”

    肖世杰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李启盛怀疑是你泄底,对吗?”

    “他虽然没这么说,还说信任我,但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了,他就是怀疑我。我真是冤死了。”

    “别着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要是李启盛,就不这么想。他这样做,太小肚鸡肠了。”

    “可他受了损失,而我和你又是这层关系,他怀疑我是应该的。”

    张思雨烦躁地拧着桌布,不知该怎么办。若这块地是别的公司拿走了,她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可偏偏被鸿翔地产拿到手了,怎么想这事都别扭。以她在公司的地位和身份,拿地块这种重大的事,她应该有份参与的,可是这次李启盛碍于她和肖世杰的关系,把她排除在外。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公司的出价还是被泄底了。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反正她现在背了一个想甩也甩不掉的黑锅,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肖世杰见她焦躁不堪,站起来,把钱放在桌上,拉着她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