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不能忘记的4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5:12本章字数:2585字

    4

    车子一路向东,张思雨问:“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穿过一条林荫小道,又拐过一个正在喷水的喷泉,停在一栋别墅前。

    “到了,下车吧。”

    张思雨听说过这里,知道这里是京城有名的富人区,那么,这应该就是肖雄住的房子了。她埋怨肖世杰:“你要带我上这儿来,也不事先说一声,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肖世杰还没来得及说话,早有佣人迎了出来,接过他们的包。

    肖世杰拉着张思雨的手,领她进屋。

    肖雄听到佣人汇报后缓步下楼,笑着说:“世杰、思雨,你们可来了,让我好等啊。”

    张思雨叫了声“董事长好”,紧张得手脚都不知怎么放。

    肖雄挥了挥手:“不对,我早就不是你的老总了,冲你和世杰的关系,怎么着你也得叫我一声伯伯吧。”

    张思雨连忙改口:“肖伯伯好。”她悄悄打量了一下四周,屋子里除了这父子俩和佣人,似乎再没其他人了,难道肖世杰的妈妈没住在这里吗?

    晚饭很精致,清蒸鳜鱼、蛋黄焗南瓜、西芹百合、西湖莼菜汤。

    看肖雄如此平易近人,一改在公司里的不苟言笑,张思雨稍稍放松了。这会儿坐在餐桌边上,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自在。她眼馋地看着西湖莼菜汤:“肖伯伯,我能先喝汤吗?”

    “好好,爱吃什么菜就吃,就当是在自己家里。”

    张思雨盛了一小碗,轻啜一口,一脸的陶醉。

    肖雄说:“这是特意给你做的,听世杰说你爱喝汤。”

    张思雨娇嗔地看肖世杰,肖雄忙说:“别怪他,是我问了他,他才告诉我的。”

    张思雨的脸有些红了:“谢谢肖伯伯。”

    肖世杰赶紧接口:“看出来了吧?我爸爸就是偏心,我平时爱吃什么他可从不关心的。”

    “嘿,我要不关心你,你能长这么大?”

    “那不算。我是说长大之后。”

    “好哇,你小子现在长大了,要跟你爸爸算总账了,是吧?”肖雄看着张思雨,认真地说:“思雨,我们家世杰总也长不大似的,不能让人放心啊,我以后就把他交给你了,你帮我好好管着他。”

    张思雨的脸红得像火炭似的,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肖雄见状,笑着说:“好了,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好好聊,我要出去散散步,就不当电灯泡了。”

    吃过晚饭,肖世杰领着张思雨在房子里转了转。张思雨看看表,时间不早了,便想告辞。

    肖世杰盯着她,目光灼热:“思雨,你就不能不回去吗?我爸爸也喜欢你,我看他好久都没这么开心了。”

    张思雨靠在他怀里,脑子里一阵眩晕,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他。当肖世杰的手伸进她的内衣时,她突然清醒了:“不,太晚了。我得回家,要不妈妈会担心的。”她推开肖世杰,冲下楼去。

    肖世杰也赶紧下楼:“别弄得我好像要吃了你似的,我送你回去吧。”

    张思雨默默地上了车,心还在跳个不停。

    到了张思雨住的小区,肖世杰停下车:“思雨,为什么这样?你不喜欢我吗?”

    张思雨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

    张思雨沉默着。

    肖世杰生气地拍打着方向盘,张思雨猛地扑进他怀里:“对不起。可是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一定要尊重我。”

    “哎呀,傻瓜。谁不尊重你了。我只是太性急了,以为我们早晚都会结婚的,所以……”

    肖世杰回到家里,肖雄的书房还亮着灯。

    “爸爸,你怎么还不睡啊?都这么晚了。”肖世杰推门进去。

    肖雄看了儿子一眼:“送走了?”

    “是,她坚持要回去,说是她妈妈在家等着呢。”

    肖雄沉默了一会儿,问:“她家里除了妈妈还有谁?”

    “有个妹妹,叫张思怡,是学美术的,现在网络公司做美编。”

    肖雄见儿子还站着,就说:“坐下吧,陪爸爸说会儿话。”

    在肖世杰心中,爸爸是个强硬、古板、难于接近的人。他还小的时候,父亲可不像现在这么清心寡欲,身边总是围绕着各种女人,妈妈一怒之下就去了澳大利亚。母亲的离开对父亲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从此以后,父亲身边的女人都消失了,他像苦行僧一样,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爸爸,您要多休息,千万别累着了。”

    “我老了,折腾不了几年了。倒是你,得抓点儿紧,千万别让张思雨跑喽。你以前交的女朋友,功利心太强了,张思雨人聪明,还很纯朴善良,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对了,我一个朋友在青岛海边搞了一个度假村,他邀请我去参加剪彩仪式,我没空去,你就跑一趟替我去把事办了。正好带张思雨去玩玩,培养培养感情。”

    肖世杰一阵感动,爸爸这是在给他们创造相处的机会呢。

    临睡前,张思雨又接到了肖世杰的电话,然后开始坐在沙发上发呆。

    张妈妈就问:“刚才打电话的是谁呀?”

    “肖世杰。他要去青岛参加一个度假村的剪彩仪式,想让我陪他一块儿去。”

    “肖世杰那孩子不错,对你也挺好的,你就别拿架子了,去吧。”张妈妈开导着女儿。

    5

    车子出了京沪高速,往东上了济青公路,越往东,山就越美。满山遍野的绿树、野花儿错落其间,一会儿绿,一会儿粉,一会儿又出现一大片火样的红,真像是天上的仙女不小心洒落了颜料桶。

    车子到了青岛并不进市里,而是拐弯到了一处海滩。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远远就能看见在耀眼的太阳光下,一栋栋红色屋顶的别墅点缀在绿树丛中,还不时有几只海鸟停在枝头。

    张思雨一下子就喜欢上这里:“世杰,你看!刚飞过去的是不是一只海鸥呀!”

    “应该是吧。”

    “等剪彩仪式结束了,咱们就去海边玩儿吧。”

    “行。没问题。”

    他们的车刚停下,就有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迎上来。

    “黄伯伯,您好。恭喜您呀。这是我女朋友,张思雨。”肖世杰下车,向来人打招呼。

    张思雨忙鞠躬:“黄伯伯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黄伯伯爽朗的笑声传出去好远:“你就是张思雨啊!幸会,幸会。在电话里肖总就跟我关照过了,让我好好招待你,你可是我这里的贵宾呀。”

    剪彩仪式结束后,肖世杰拉着张思雨就走:“我现在带你去玩。”

    酒会正在进行当中,张思雨有些犹豫,生怕耽误他的正事,肖世杰就说:“我已经跟黄伯伯说了,他不会怪咱们的。”

    “那去哪儿呀?”

    “坐船上岛。”

    小岛的天空洁净而又透明,蓝天上飘着一朵朵白云。小岛上绿树成荫,各种野花争奇斗艳,色彩纷呈。洁净的沙滩被海水洗得透亮,一群不怕人的海鸟在海岸上悠闲地踱步。

    走着走着,张思雨居然在草丛中发现了一窝鸟蛋,她生怕踩了它们,猛地向边上一跳,结果没站稳,结结实实地撞到肖世杰,两人一块儿倒在了沙滩上。温热的嘴唇一碰,两颗心都剧烈跳动起来。

    张思雨的手指轻轻滑过肖世杰宽阔的胸膛,任由他吻遍她的全身。“来吧,让一切该来的都来吧,何必压抑爱的火焰。”张思雨听到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

    风轻了,天边出现一抹金红的晚霞,沙滩上有几只探头探脑的浅黄色的小螃蟹。听渔民说,这种小螃蟹一上岸,天就该黑了。那窝鸟蛋的主人也归巢了,嘴里发出咕咕的叫声。

    张思雨和肖世杰从激情醒过来,见此美景,忘却了人世间的种种纷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