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1、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5:19本章字数:2427字

    【这里是在中央都城,剑大陆的中心。这里是森火之国,剑大陆五大国之一,同时也是明面上实力最强的五个超级大国之一。这个国家有着842座十万人以上的城市,其中五十万人之城有400座,百万人之城有88座,千万人之城1座。】

    这千万人之城即是位于剑大陆中心的森火之国的中央都城。中央都城的面积大致与极西之地万国域里的一个小国相当,由内而外呈圆形分化开来。最内的核心区则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高隆起地面十余丈高的小高地,这片小高地是森火之国皇族办公和居住的区域。依着高地而建的另一片区域是森火之国最高战力——护都十三队的总部所在。整个核心区十三队占据三分之二,皇族高地占三分之一。此外整个中央都城由核心而展延而开,依次是四大一流家族,而后是一些低级集团势力,次而是广大平民居住区。呈现着同心圆的分布模式,功能不同的有序分布着。

    “爹爹!爹爹!”说着这话的顽皮少女见着刚回来的高大威猛的爹爹就欲跑上前去抱住这个魁梧的中年男子。“哈哈哈,我的好云儿”看着自家女儿那样当爹的也不含糊,伸手就抱起了这个令人疼惜的小女娃。看着这一幕,其背后也是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大哥有此女儿真是好福气啊!”听到这话弟弟南宫烈这话,南宫荣笑容倒是消散很多,轻轻的“嗯”了一声,就走进屋里了。南宫烈看着这淡漠大哥的背影,脸上满是恶毒。

    “云儿啊,今天有没有好好学习啊!没有爹可要打你小屁股了!”南宫荣故作恼态的对着一旁还在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女孩道。“嘻嘻嘻,当然有啦,老师今天还表扬我呢!”露着一口白白的牙齿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她自己那偶像般的爹。听到此话,南宫势平缓下来,“云儿啊,为什么一定要进剑学院当剑士呢?其他的一些商业学院之类的不好吗?”

    南宫云听到这话,嘴顿时嘟起来,“爹爹,你怎么又说这话啦,不是说好不说的吗?!”说完后继续嘟着嘴喃喃道“我只是想像爹爹一样做个大剑豪”南宫势是很清楚的听到这压得很小的声音,想到还在孩童时期的跟前的女儿就一直说“要成为像爹爹一样强大,像娘亲一样温柔的伟大的人”他就叹了口气而后喃喃道“真是和她娘一个样”

    ....

    “小云,你来说说,你的剑道是什么”剑学院内堂上,一位美妇站在台上看向南宫云问道,只见一位有着一头靓丽紫色长发的少女脸带羞红的站了起来。

    “星兰老师,我的剑道就是成为一名大剑豪,嗯,像我爹一样。”在座的人无不是这种想法,堂上是一片寂静。听着这一回答,星兰导师心里只是欣慰;而她却如何不知晓她爹是何人物,中央都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南宫家族族长,上剑士。星兰导师虽然很庆幸自己的学生能有此愿想,但是达到那一步又谈何容易呢,只好微笑着道“小云啊,剑道可不是那种梦想类的东西”说着看向大家道。

    “所谓剑道,不是梦想一类的目标,而是你为达到这目标给自己设定的标准或者原则。这个原则标准可能是你心中的一份信念,一份变相的执着,也可能是你终生都在奉行的信条”

    星兰导师扫视了一会内堂“大家在以后的修习生活中要找到自己的剑道,所谓剑道就是你的信念,你的信条,你日后身为一名剑士身为一名这个大陆之人所要奉行的执念。这都得好好记住了”

    “可能现在很迷茫,但是你们现在还不是剑士,也不必太过着急,今天这课只是给你们预预习而已”

    “大家路还长,日后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剑道的。或许是因为一个人,或者因为一些事,或许某一天突然的顿悟。总之总会找到的。”

    “今天课到这里,都散去吧,下午的地点在第十五演习场”

    最后听着这话学员都是蠢蠢欲动,内堂的30名学员齐齐起身道“是!星兰老师再见!”星兰导师是拂袖而去,留下了一群闹哄哄少男少女们。

    “喂,南宫云,我们等下去紫荆鸭楼那吃烤鸭,你去不去?”林定业带着一丝炽烈的目光看向南宫云问道。

    南宫云对这般目光却是摇了摇头“不去了,今天我想早点回家”总是这样的借口推脱。

    “一起去嘛,小云,反正有人请客。”彩色在一旁附和道。而南宫云依旧是摇了摇头。看到南宫云这模样,林定业也不勉强,只是心里的一丝失望没表现出来。“既然南宫同学不去的话就不勉强了,定国、彩色、少鹏我们走吧”

    南宫云对于这些课余的餐会从不感兴趣,除了拒绝之外她没去过一次。可能因为感觉很无聊,也可能因为没必要。平时的她除了练习剑式,就是喜欢自己一人弹琴。

    “剑道?我的剑道原来只是个目标”南宫云回想起自己刚才的回答,想着想着望向窗外,看着窗外天空上远远的云“我的剑道是什么呢?回去问爹爹还是自己去寻找,不过爹爹肯定不会赞同我的,关于剑的他总是不说”想着想着抱怨起自己的爹来。

    突然俏脸一惊,因为她看到远处那朵云被一阵风吹得快速逃跑了,渐渐地,看不到了。

    南宫云走出内堂,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也不感觉热,因为此时一朵巨大的洁白云团正在她上头替她遮挡了所有热烈的阳光。

    天气真好,无风无雨,还有云。

    看着这朵云,南宫云倒是想起自己的名字“云”。“‘云’是娘亲给我起的,娘她是不是因为看到天空上的云才取的名字呢?”南宫云喃喃道。她爹说她娘是生她时难产才去世的。对于自己这个从未见过的娘亲,南宫云总是有着自己的幻想。而有着这种成熟似心思的她在同龄人中显得颇为耀眼。

    与在家里是腻着父亲的乖巧少女不同,她在剑学院是另一幅模样。不同于一般少女的姿态,显得是气质非凡,本就标致漂亮白皙的脸,衬着紫色秀发,在少女们之中就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不冷不热的态度,虽是让人望而却步,但增添几分神秘之外,更多的是早已触及少年们初春的心里热烈的悸动。

    走出院门,南宫云就直直的往家里的方向走去。一处院墙有着一位倚着墙的少年,将经过此处的南宫云拦了下来。

    “叶坤?你干什么?”南宫云面对着这条拦住自己的手臂淡淡的道。

    “等下好吗,我想和你说些事”刚才勇敢的伸出手臂的叶坤此时却有点忸怩的说道。

    “有什么事吗?叶坤同学”南宫云看向叶坤,此时的紫色长发一甩,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艳丽。

    “我,,我,,嗯....”

    “什么事”

    此时叶坤仿佛是下了决心,一只手抽出与先前伸出拦住南宫云的手双双恭敬抱拳后举在自己面前,头低下略带决绝的声音喊道。

    “南宫云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请与我交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