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响马大意栽阴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0本章字数:4799字

    直立着的大黑熊转动了一下硕大的身躯,大黑头便冲向了水泡子的对岸,它棕色的长嘴喷着白沫子,瓮声瓮气地吼吼着。对岸矮木林中突然传来一声虎啸,登时响彻了整个山林。

    “仓子碰上了山神爷(虎),妈的,这回这把牌好斗多了!”谢三马的一双黑眼闪出了一道亮光。“两兽相掐必有一伤,这黑瞎子碰上大老虎,不管谁咬死谁,虎皮熊掌我都要!”他兴奋起来。

    谢三马探头飞快地瞄了一眼,小水泡子对岸的一个小土丘上,正伫立着一头威风八面怒气冲冲的东北虎。距离老虎这么近,这是谢三马的头一回。这个大老虎真好看,这虎皮的纹路真漂亮!

    一袋烟的工夫过去了,俩大家伙各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对峙着。

    “山神爷,你跳呀,你一个虎扑就是三四丈远,这么个小水泡子,是挡不住你的,跳过去呀,张开你的血盆大口,去把那笨蛋仓子咬死。记住,千万别把它的熊掌咬烂。”

    东北虎还是一动不动,它只是低声吼吼着,像是在恫吓着对方。

    “妈的,什么山中王呀,真怂!仓子,淌水过去,用你那名贵的大熊掌,去狠狠地掴这个怂虎的脑袋,悠着点儿,千万别把那张好看的虎皮给我撕坏了。”

    又僵持了一袋烟的的工夫,直立着的黑熊摇了摇头,两个前臂一耷拉,啪的一声,前爪着了地。黑熊先放下了身段,哼哼了几声,掉头沿原路撤退了。东北虎松弛下来,一屁股蹲在了地上,它晃了晃印着王字的大圆脑袋,一转身钻进了后边的矮木山林,销声匿迹了。本想着看到一场惊心动魄的熊虎大战,然后自己再坐收这可观的渔翁之利,没承想是这么个前紧后松的结局。大失所望的谢三马一屁股蹲在了草地上,愣怔起来。

    翻过这道山岭就到了海东青的地盘了,顺带脚儿再找找给海东青进贡的那匹枣红马,谢三马扑打扑打身上的泥土,拎着马枪,顺着忽隐忽现的马蹄印慢慢地边找边走着。这个山岭越往上走越是陡峭,这个小骚马八成是被这大仓子给吓激了,这么陡的山路它都上得去。谢三马又是攀又是爬又是滚,只弄得他气喘吁吁汗泥一身。前面一个小山崖阻碍住了他,他一见山崖不深,便顺着一捋树藤滑了下去,下到地面一看,这回行了,往下的路平坦了许多。谢三马刚走出十几步,猛觉得脚下一个踏空,他大叫一声“不好,有陷阱!”喊声未落,谢三马就叽里咕噜地滚进了猎人布下的这口陷阱。谢三马费劲扒拉地从树叶浮土堆中钻出头来,望了望井口,足足有两丈多深,看了看井壁四周,是又光又滑。

    落进陷阱,如果没人帮忙,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白搭。谢三马沮丧地抽了抽鼻孔,怎么臭烘烘的?低头一看,井底一堆一堆的全是各类野兽的粪便,其中还掺杂着一片片渗进井底干巴巴的暗红血迹,糟了,这是口老陷阱!谢三马解下两条绑腿带,熟练地打结连上,又从枪套里掏出盒子枪,用绑腿带的一头拴住枪把。他憋了一口气,把盒子枪用力向井口上方甩去,盒子枪被扔在了井口的外沿。谢三马稍微用力扥了扥绑腿带,阱口上边的盒子枪一点挡磨也没有,又径直滑落进了井底,差点砸在他的头上。谢三马闭着眼想了想,想着陷阱四周的情景,没有石块,没有树丛,好像连一个奓蓬棵子也没有。谢三马靠在了井壁上,闭上双眼,吹着长气说:“没咒念了,只能干等着陷阱的主人了,要是几天前设下的这陷阱,我兴许还少受点罪,要是刚刚铺设好的,这回我遭的罪可就大发了。”

    谢三马知道,猎人布下的陷阱,一般七八天后才会回来收兽。七八天的没吃没喝,野兽能抗,死不了,可是这两条腿地人类不行了,非死即残。谢三马把井底的烂树叶子胡乱地铺了铺,躺在了上面,闭上双眼假寐起来。他要保存体能,他要按捺住恐惧无助的心理。

    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满脸血污的爹爹拎起熟睡中的小三马,一把就把他扔上了大青骡子的背上,一脚蹬开当街门,牵着牲口跑出了村子。骡子背上的小三马恍惚看见村子里升起一团火光,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在撕心裂肺地叫喊“谢老秋放火了,谢老秋杀人了!”

    谢三马的爹叫谢老秋。他瞟了一眼大坑边洗脸洗胳膊的爹,就问:“爹,咱们这是去干吗?”

    爹说:“闯关东。”

    “那俺娘去哪儿了?她怎么没跟咱们一起去闯关东?”

    爹瞪了他一眼,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一个大脖掴就把小三马煽晕了。从此小三马就再也不问娘的事了。

    他们父子俩这一跑就跑出了一千多里地,跑到了他大爹早年间逃荒来到的这片地界,遇见了他的三个叔伯兄弟大牛、二驴和四羊子。铰辫子的前一年,一队官兵突然把他家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谢老秋被一群官兵按在了大炕上,一个千总拿着一张纸宣读了他爹的罪证。已经二十岁的谢三马这时才明白他们逃难到东北的原因,那天晚上,谢老秋提刀杀了苟牛子的爹娘和三马的娘,起因就是谢老秋在干义和拳的时候,乘着人荒马乱的乱乎劲儿,偷着干了狗牛子他娘一火,后来就跟狗牛子他娘有了瞎。狗牛子他爹和他叔们知道后可就不干了,仗着他们哥们多家族大,狗牛子他爹非得跟三马他娘也得那个那个不行,要不就捉奸见官打官司。谢老秋一寻思,反正是自己先占了人家娘儿们的便宜,就答应了这笔交易,不承想狗牛子他爹哥几个一起上轮流干谢老秋的老婆,谢老秋觉得吃了大亏,就在那天夜里,趁着他们筋疲力尽,便大开了杀戒。

    谢老秋被枭首示众的那一天,谢三马没去给他爹收尸,他嫌丢不起这份人。从此他就告别大爹一家,跑到奉军军营里当起了大兵。

    空中突然传来几声怪叫,惊得闭目乱想的谢三马睁开了双眼。阱里黑咕隆咚,磨盘大的井口四周飘动着十几颗明亮的星星。夜黑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他弄不清楚。怎么回事,井口边上这十几颗星星怎么这么贼亮贼亮的?还不停地移动?是萤火虫吧?萤火虫应该是一闪一闪的,可这些萤火虫咋不闪呀?而且光点还很大,还是一对一对地凑在一起飘来飘去。萤火虫光亮的颜色应该是绿中偏黄,怎么这些光点绿得发蓝呀?不好,是狼,是一群狼!谢三马赶忙伸手在井底胡乱摸去,他摸着了马枪,摸着了盒子枪。突然井口上方嗥的一声,他看清了,是一头身躯健硕的黑狼在引颈冲天长嚎。头狼的叫声刚落,其它各狼紧跟着发出嗷嗷嗷的长嚎,它们嚎叫起来,就像戏台上的旦角戏子,扯起的调门是又细又长没完没了,直瘆得坐井观天的谢三马浑身汗毛倒立,冷汗一下子塌透了他的衣裤。他听猎人说过,每当狼群饥饿难挨的时候,它们会就发出这样细长细长的嚎叫声。妈的,崴泥了,这是一群饿狼!谢三马左手擎着马枪,右手攥着盒子枪,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井口处这群对他想入非非呲牙咧嘴的饿狼们。

    看着井口那十几对绿光,谢三马盘算着。马枪枪膛里只有一粒子弹,他带的是一支二把盒子,满满一梭子也就十粒子弹,就算一枪一个,顶多打死十一条狼,子弹不够用呀。他的肚子咕噜一声,他也觉出饿了。他摸了摸肚子,肚子软软的,后腰间怎么硬硬的,再一摸,是把攮刀,有了这把攮刀就全够了。你们饿了,老子我还饿了呢,咱们看谁先吃谁吧!谢三马举起马枪,砰的一枪,井口的群狼四散,一条灰狼扑通一声栽进了陷阱里。谢三马手握攮刀靠近一看,灰狼的天灵盖已被打得粉碎。他砍下一条狼腿,架起一堆树枝,掏出火镰点燃了一把枯树叶,顿时井底升腾起一堆篝火,火光浓烟窜上了井口,惊得重新返回井口企图复仇的狼群四下蹿去。

    三天过去了,除了鸟啼狼嚎野猪哼哼,一点儿人的动静也没听见。刺眼的阳光斜照进了井底,谢三马愁眉苦脸地看着没有了四条腿的狼身子,突然他一脚蹬开那死狼身子,从它那紫黑色血糊流烂的狼腿缺口处,开始散发着一阵阵的腥臭。狼的尸体开始腐烂了,谢三马大叫了一声,疯了似的跳蹿起来。突然他又安静下来,他把脑袋贴在了井壁上,他听见远处有脚步声传来,赶紧仰着脖子,声嘶力竭地冲着井口连声大喊“救命救命!”他把耳朵又贴在在井壁,脚步没停,似乎向更远处走去。他急了,歘歘地打着火镰,点燃了井底里剩余的那些枯枝烂叶,一团浓烟滚滚地冒出了井口,升上了天空。谢三马把耳朵再次紧贴了在井壁上,呀,谢天谢地,那犹如福音般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哎呀,脚步终于朝着陷阱这边走过来了……

    一个络腮胡子的脑袋探进了井口,那人看见了井底里的谢三马,嘟囔道:“捡了个蘑菇 ,踢筋了吗?”

    这是绺子们之间说的“朋友话”,意思是说抓了个俘虏,问他受伤没有。

    谢三马心里一激灵,这家伙会说土匪黑话,十有八成是个土匪。妈了巴子的,这是怎么了,善者不来,来者全他妈的不善啊。

    “这么深的陷阱,他肯定踢筋了。”井口上方又探出一个小脑袋瓜儿。一老一小,难道这是个土匪世家吗?谢三马明白,此时千万不能示强,因为你身处陷阱,就算你是一只威风八面的猛虎也白搭。谢三马故意瘫坐在井底,拱手乞求道:“求大哥搭救兄弟一把吧,兄弟愿意当牛做马,报答你一辈子。”

    络腮胡子没有理会求饶者,他看着谢三马那身灰色衣裳问道:“是皮子还是跳子?”

    皮子是警察,跳子是大兵。谢三马没有直接回答,他说:“我想上大黑山,想投靠海东青,没承想让狼群给撵住了,慌不择路,掉进了兽井。”

    “爹,看他这身装束,他不是个皮子,是个跳子。”小脑袋瓜儿肯定道。听称呼,是父子俩,是个土匪世家无疑。

    “先把你的家伙式递上来。”话音未落,一条麻绳已经垂了下来。

    谢三马赶紧把长枪和短枪系在麻绳上。绳子被拉了上去,只听上面小声说道:“一长一短,这跳子的家伙式还真不赖呀,要是拿去入了股,准能分得一个足份子。”

    “那下面的他咋办?”

    “弄上来吧,他踢了筋,又缴了械,蹦得不了了。”

    不一会儿,绳子又被扔了下来。谢三马赶紧抓住绳索。“大恩人,小恩人,你们搭把劲,我的腿摔坏了。” 谢三马就像一条死狗被拽了上来。

    瘫坐在地上的谢三马抬头看见那络腮胡子左肩背着一只火枪,右手正攥着他的二把盒子指着自己;旁边一个十几岁的黑小子也擎着他那杆马枪逼顶着他,草地上扔着一把小锄头和一个鼓鼓囊囊的褡裢。哎呀,妈的,老子这是被他俩空手套白狼了。看着一老一小正用枪逼顶着自己,谢三马赶紧双手一伏地,当当当的给二人磕了三个响头。

    “楞子,削一根树枝给他,把褡裢给他背上。”

    这黑小子叫楞子。

    “爹,那里边可有……”楞子止住了下面想说的话语,谢三马看见络腮胡子正冲着楞子瞪眼。“这趟子进山捞头还不少。楞子,机灵着点儿,咱们下山吧。”

    楞子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开路,络腮胡子提着二把盒子尾随在后,当中夹着拄拐装瘸肩背褡裢的谢三马,三人顺着山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向下走去。谢三马知道,他们这是把他当成俘虏前去大黑山邀功请赏。这一趟门出得可真够纵囊的,枣红马和大洋钱跑丢了,自己掉进了陷阱还差点喂了狼,盼着有人搭救吧又成了人家的俘虏,如此狼狈不堪地去面见海东青,还不让地面上混的大小绺子们笑掉了大牙,自己以后还怎么掌局管绺?说什么也不能如此怂样的去拜见海东青,必须伺机寻个空子溜了。

    下了一个山坳,又翻上了一道山梁,走在前面的楞子总是时不时地回头盯看谢三马。起先谢三马并不在意,如此几次之后,他觉得楞子并不是在盯看他,而是留心他肩上背着的那个褡裢,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谢三马一路也没闲着,他在琢磨,他们到底是哪路货色呢?跟自己一样,也是土匪?可他们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武器呀。莫非是土鳖土匪?路数也不对呀,要是土鳖土匪的话,自己肯定被他俩用火枪打成了筛子眼,扔在路边喂了野兽了。嗯,八成是窝主,窝主是会说一些绺子们的“朋友话”的。谢三马装出腿疼难挨疲惫不堪的熊样,腿一拉胯一屁股蹲下来,躺在了地上,他可怜巴巴地说:“腿太疼了,我实在走不动了,歇会儿再走吧。”暗中已把背到身后的右手伸进了褡裢里快速地摸了一遍。是一兜子山货,有榛子、猴头菇,吆,还有灵芝,我的天,这大棒槌真够个大的,七两为参八两为宝,他们这是挖着了一个参王呀!

    络腮胡子大步上前,一把把他揪开,宝贝似的拿起褡裢,扒开袋子看了一眼,呵斥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跟毛头小子一样没轻没重的。”他看了看倒在草地上狼狈不堪的谢三马,哼道:“瞧你个怂样,简直就像一个趴了槽的草驴!”他把褡裢轻轻地背在自己的肩上,依旧不依不饶地恶狠狠地瞪着他。

    谢三马继续哀求道:“给口水喝吧,三天三夜我都滴水未进了。”

    “楞子,前边有一个小水泡子,你去灌一囊子水来。你给我老实躺着,待会儿再饮你。”

    饮,只有牲口喝水才叫饮。“饮我?我饮你们全家。”谢三马心里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