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佳人命舛遭蒙尘(官场蹭蹬小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3021字

    果真是这老东西使得坏!姚先生啊,你算是白读诗书千万卷啦,你的眼睛就跟瞎子一样,好坏不分忠奸不辨,竟然结交了这么一个衣冠禽兽? 就是被你尊为兄长的这个老东西,是他害得我们人鬼两界生死不如啊!芊芊强压着心底深处的怒火。姚先生啊,你知道我是多么渴望与你相亲相爱白头到老嘛?自打我遇到你的那一天起,我以为倒了十几年霉运的我从此就开始苦尽甘来了。当你许诺娶我为妻时,高兴得我连做梦都会笑醒。受尽了十三年的苦与罪,换得了你给我的真爱,这就是我上辈子修来的最大福分啊。我也曾设法逃出了虎狼的魔掌,可能我天生就是一个被戏弄被roulin的女人,逃出狼窝的我险些又被乡村的野狗们给糟蹋了。看来我是摆脱不了世间恶人们的纠缠,我就是一匹被役使被凌虐的小瘦马啊!任由这些坏男人们的摧残与roulin,这就是我与生俱来的命啊!天鹅不怕癞蛤蟆,怕就怕天上的鹰爪和地上的冷箭把你摄杀!我孤苦零丁一小女子,哪有本领去挣脱这些恶人的魔掌啊?哥哥呀,看来妹妹今生今世是无缘无法与你长相厮守,你对妹妹的恩情今生难报,来世妹妹就是结草衔环也要报答!芊芊抹了一把眼中噙着的潸潸泪水,说道:“快到天津了吧,你们就让我这个样子去面见谭大人吗?”

    芊芊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快,这倒让杨拔贡吃了一惊。转念一想,芊芊是何许人也,扬州瘦马,给她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去处,这不正是她们这些瘦马们梦寐以求的最佳出路嘛。吃香喝辣锦衣玉食颐指气使,此乃人间世俗们最为朝思暮想之希求,只要是两条腿走路的人,就逃不出这个人性的窠臼。杨拔贡看着一身碎衣烂衫一脸倦容的芊芊。多俊的一个小美人,就这么一天一宿的折腾,立马就变成了一个乡下的柴火妞儿。这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好礼还需好包装,赶紧着给她买衣裳置首饰去。

    在天津北海楼,他们为芊芊置办了一身粉色西式套裙和一些名媛饰品,又叫美颜师帮她精心梳理装扮了一番。当一个惊艳四射的美人天仙般地降临在他们眼前时,杨拔贡不由的又涎水四流,他揩了揩嘴边的涎水,推了推两眼冒光的黎隼说道:“嗨,醒一醒,交差去吧。”于是四男一女乘车直奔津海道公署而去。

    汽车吱的一声停在了一座青砖蓝瓦面阔五间的仪门前。杨拔贡眨巴着一双眼睛,冲着这大片建筑群巡视了一遍,说道:“哎哟,这是知府衙门的派头!”

    芊芊心想,恐怕以后就要与这里的主人有瓜葛了,便也拢神看去。一面“津海道行政公署”的匾额横挂在仪门上首,仪门脊顶上树立着一面硕大的五色旗,正迎风抖抖而飘。

    黎隼把头探出车窗,冲着两侧站立的兵士一摆手。四个兵士拖起长枪,齐刷刷地行起了齐肩礼。森严无语,好不气派。

    仪门洞开,汽车穿门而入,驶进道尹公署。迎着仪门不远处,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石坊,石坊四周是香泥细草的广场,广场四角各有一尊名家石雕像。衙门里怎么还立有贞节牌坊?芊芊很是不解地望去。汽车驶近,就见上面刻着“公生明廉生威”六个魏碑大字。车子绕石坊右侧而过,芊芊回头一看,背面纵书“尔俸尓禄,民脂民膏,下民意虐,上天难欺”四句为官箴言。她嘴角一撇心里骂道,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绕过大堂,一路冬青翠绿,两旁梧桐渐凋,假山、荷塘、喷水池、凉亭、石桥、通幽小道、缤纷花草,芊芊来不及细看,均一带而过。车子驶到法桐掩映下的一座二层小白楼处,泊住了。

    黎隼最先跳下汽车,满脸堆笑地导引着芊芊走进小楼,杨拔贡点头哈腰地紧跟着,梁队长则走在三人最后。

    一进楼门便是客厅,一方紫檀圆桌上摆着八样时鲜蔬果,几尊西式沙发蹲坐在客厅两侧,一面集锦阁子上码设着七七八八的珍奇古玩,底下一个博古架桌上摆着一尊酷似双体欢喜佛的怪石供 。

    黎隼冲着一幔锦帘清声禀告:“大人,给您请的芊芊小姐到了。”

    帘子一挑,一个年龄介乎中老年之间的面黄肌瘦之人迈着方步抖抖而出。

    杨拔贡赶紧上前一步,屈身打千道:“道尹大人安好,属下给大人请安啦。”

    这就是他们给我找的那个大官啊,芊芊凝神看去。此人梳着一头斑白的溜光背头,身着一身宝蓝实地掐丝的锦缎袍子,玄色提花软缎马褂整整齐齐的套在外面,身体清瘦,面庞焦黄,黑紫唇边无须无髯。此种面色之人,一看就是嗜酒纵色之徒。他左手把玩着一块黄玉,右手一挥,闪出熠熠的冷光一道,哟,原来是一枚祖母绿大扳指。“哎哟,是杨公鹤杨主任,久违了。杨主任,你我同僚多年,你就不必跟他们似的这么客气啦。再说了,都民国了,已经不时兴大人大人的这种叫法了。”

    哟,谭幕僚长他叫我“杨公鹤杨主任”,他还用以前的官阶称呼我,这证明道尹大人还没有忘了我这个老朽。对了,我叫杨公鹤,我是杨主任,杨拔贡猛然想起了自己的真名,他激动不已。 谭道尹只是蜻蜓点水般地瞟了一眼上前打恭的这位老部下,俩眼珠子提溜一转,直奔门口缦立的那位小美人射去。

    门口,一个秀发飘飘细腰长裙的妙龄少女正跼蹐不安地楚楚站立着。

    谭道尹揉了揉双眼,继续直勾勾地望着。突然他一挥手,向着门口站立的美人招呼道:“小可人不要害怕,请到我这边来。”

    芊芊嘘了一口气,抿着小嘴往前又迈了几步,收住眼神不动了。

    谭道尹闯闯几步来到芊芊的面前,瞪起两只死鱼般的眼睛,死死盯在了那一方美艳超俗的小粉脸上。突然谭道尹美滋滋地念道:“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美眉媚新月,脸俊醉春风!”

    杨公鹤凑近了一步,也酸文假醋地帮腔道:“眼似清水水清澈,腰若春柳柳婀娜;莫说幽燕少春色,妍姿艳质美娇娥。”

    谭道尹突然一把攥住芊芊的右手,惊得芊芊收夹着双臂,身子微微颤抖着。谭道尹一手捧起那纤细雪白的小手,另一只手不禁摩挲起来。杨公鹤瞟着谭维则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拽文道:“有诗为证,手如柔荑……”

    谭道尹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又伸长脖子冲着芊芊的脖颈瞄去。杨公鹤又吟道:“领如蝤蛴……”

    谭道尹一拽芊芊的胳膊,顺手一摞她的衣袖,芊芊那白藕般的小手臂便整截子的露了出来。吓得芊芊柳眉紧蹙,美眸大睁,小口微张,脸红如花。谭道尹抚摸着这白嫩的胳膊啧啧自吟道:“肤如凝脂。”他一把揽住芊芊的细腰,冲着杨公鹤说道:“杨主任,这件事你办得不错,看得出来你是尽心尽力了。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说。”

    听到上宪如此的褒奖,杨公鹤激动不已。他赶紧趋前一步,巴望着说道:“属下在跟随大人之前,就已经做过前清的县丞之职,也算有管理县域之经验。现在又跟着大人历练了这么些年,虽然只学了大人的千分之一,卑职还是有能力替大人管理一个县域的。如果大人看得起属下,就请大人赏给属下一个县正堂,属下一定不会辜负大人的栽培。”

    被谭道尹揽在怀里的芊芊眼眸微眯,嘴角一撇,咬牙切齿地在心中骂道:自己想当官,却拿着别人的女人去送礼,真真一个白了尾巴尖儿的两脚老狐狸!

    “唷,你是想当一个县官,好像白洋县的关知事就要到任了。听他说,此县虽无山林台榭之趣,却又水村林薮长林丰草之野景,沙鸥锦鳞遨游上下,春花野草参差万状于内。这是二等县还是个三等县呢?反正不是一等县,你要有兴趣就去赴任吧。”

    杨公鹤赶紧屈身作揖道:“承蒙大人信得过属下,那属下就先谢谢大人的提携了!”

    谭道尹点了点头,搂着美人笑眯眯地往楼上走去。

    杨公鹤一见谭大人应允了,顿时心里美得不行。他老眼昏花地热望着二人的背影,继续谄媚道:“倩影百态芳无力,最是英雄可人心。”

    谭道尹亲了一口美人的脸蛋儿,转过身来,又风雅地回联道:“拟向花房云雨荡,鸳鸯被里舞蝶忙。”他哈哈一笑,接着又对傻站在大厅的另两个男人吩咐道:“你们这趟差使办得确实不错,本官长为你们记下了。黎科长,你带着杨主任找个宽处,好好驻足歇脚去吧。梁队长,外面布好岗,今天本官长就不办理任何公事了。”这样说着,芊芊就已经被谭道尹揽掖着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