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柔骨情深舍命抛(官场蹭蹬小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2084字

    官场蹭蹬小说

    杨公鹤一见谭大人应允了,顿时心里美得不行,他老眼昏花地热望着二人的背影,继续谄媚道:“倩影百态芳无力,最是英雄可人心。”

    谭道尹亲了一口美人脸蛋儿,回联道:“拟向花房云雨荡,鸳鸯被里舞蝶忙。栗科长,差事办的不错,你带着杨主任找个宽处,好好耍耍去吧。”

    看到谭维则如此喜欢芊芊,杨拔贡悬着的那颗心总算踏实了。自己奔波十几年,请客送礼、溜须拍马、互相倾轧,什么招子都使过,但他依旧在闲曹冷部味如鸡肋地穷熬穷守着。没想到此次只是给上宪弄了个各色的美人,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县知事就这么易如反掌地收入了囊中。他觉得自己老了老了,总算找对了上供烧香的庙门。

    骑着别人的马,耍着别人的刀,自己却赚了个无本的大利,看来这个老拔贡还真有两把刷子!栗隼暗暗地嫉妒着杨公鹤。他本想着找一家有吃有喝又能玩的三等妓馆作为款待杨公鹤荐色有功的歇脚宽处。没想到杨公鹤抛砖引玉似的暗示说:“谭大人此刻正有绝代尤物袒裼裸裎于侧,专等着他去梳弄。咱们虽然享受不着最美的,但是也不能找那些下三滥的夯货来委屈自己呀。”

    栗隼知道杨公鹤是caihua行的门里高手,一般jiyuan他是不屑一顾的。昨个背上挨了一刀,竟然丝毫没有消减了他的这种嗜好?看来这老家伙的那个老东西依旧是宝刀不老。不就是想找个好一点的妓馆嘛,那就去紫竹院吧。那是一家二等jiyuan,应该还是入得了他的老se眼的。

    他俩一进紫竹院,掌班的立马笑吟地迎了上来,谝着红嘴头儿说:“今儿爷们算是来着了。有一个玩票姑娘刚刚挪店儿过来,才十八岁,细皮嫩肉的,一掐一股子水儿。还有一个清班的,脸庞娇丽俊俏,小嗓子跟黄鹂鸟一样,甭提多好听了。”

    “那还等什么呀,快请过来瞅瞅。”杨公鹤亟不可待着。

    “翠宝,红仙儿,有贵客来,快快出来伺候着。”掌班的一声尖嗓儿,二楼包房里立刻闪出来两个花蝴蝶似的年轻jinv。她俩扎着胳膊,扭着小腰,笑淫淫地走向杨黎二人。掌班的叭叭着那张红嘴片子说道:“时候还早,要不二位爷先摆个饭局,跟姑娘们边吃边热乎着。”

    那个叫翠宝的搭班jinv虽说是中材之貌,但是架不住她年轻啊。像杨公鹤这个年纪的老男人,那是特别喜好年轻姑娘这一嫩口的。她依偎在杨公鹤的身边,小手捧着老手指点着菜单上的菜品。旋即,四荤四素的就被满满地摆了一六仙桌。红仙儿也不含糊,一开口就要了两瓶价格不菲的外国红酒。

    每当有年轻貌美的女人身边相伴,男人们总会情不自禁地自吹自擂互吹互捧起来,这是他们的通病。觥筹交错间,栗隼左一个“知事大人”右一个“拔贡先生”的水着杨公鹤,杨公鹤则“栗大科长、栗大总管”的回报着栗隼。

    芊芊被谭道尹揽掖着上了二楼,迎着楼梯,另有一个小巧的花厅。谭道尹一伸手,打开了一道华贵的拱形角门,紧跟着使劲一搡那细细的腰肢,芊芊扎着胳膊踉跄着进了一间卧房,披在她肩上的那条白色薄纱披肩也顺滑着飘落下来,搭在了茶几上的一尊小铜像上。脚底下软绵绵的,是浅驼色地毯。靠窗近处,一帘锦帐半垂,掩拂着一塌錾工精细锦被铺就的双人铜床。

    道尹关严房门,紧撵几步,抵近看着白皙的脖颈、窄瘦的弱肩和被一抹粉色文胸遮掩着的小胸脯,禁不住皮渴骨痒心胸一阵忙乱。他猴急似的一把抱起芊芊,鸡胸脯死死抵住美体,老脸就势紧贴住那白白的酥胸。瘦肩美人的领环略显松宽,顺着酥嫩的文胸凸处,谭道尹斜眼瞥见里面有一对粉白润莹的小ru峰挺玉立,yin笑道:“曾闻唐明皇‘软温新剥鸡头肉’之诗句,不知你的这对宝贝东西是否真的如此美妙?”他猛地伸手探去,一下就捉着了那个光光滑滑紧紧就就的小乳儿。

    芊芊脸羞如霞,周身一层鹤皮,她奋力挣脱出去,倚在窗前喝道:“你贵为一道的父母官,不问姑娘我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上来就调戏。请问我是你的什么人?是你的妻子小妾、还是通房丫头?我什么都不是!你身为国府高官,难道就可以在这朗朗乾坤之下强抢民女嘛?”

    谭道尹wannong女人无数,还不曾遇过这么不入道的情形。他张着涎口结巴道:“你的来路我清楚,你瘦马一个,居然还敢称自己是什么良家民女,你装什么假正经!你不就是一个来侍奉我、想高攀我的高级jinv嘛?”

    “娶媳妇要送聘礼,找窑姐还得花银子呢。我曾经是一个瘦马不假,可我是一个清清白白的黄花闺女。再说,现在我已经被家里人赎出来了,是一个有名有姓正正派派的公民,不再是什么瘦马啦。一个有家有主清清白白的姑娘,凭什么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白给了你?”

    “他们不是说你是那个……什么来着……你怎么又成了有家有主的人了?”谭道尹变成了丈二和尚。

    “在京城,我遇到了早年失散的哥哥,是他把我从瘦马贩子手中赎回来的。”

    谭道尹不解地问道:“哥哥?瘦马不都是孤儿嘛?这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一个哥哥?”

    “我从小是被拍花的拐去的,可我身上有一块胎记,家里人都知道。就是凭着这胎记,我们兄妹才相认的。”

    “胎记?在哪儿?让我看看。”谭道尹靠前一步。

    芊芊紧捂胸前,紧张道:“你是我的什么人啊?我凭什么给你看?”

    “到了这儿,我就是你的男人,就是把你脱得guangguang的看,啊都行。”

    芊芊纵身跨上窗台,大声喊道:“我家哥哥为了救我出苦海,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我要是屈从了你,岂不成了一个贪图富贵不顾廉耻忘恩负义的坏女人?我就是死也不做这样的女人!”话音未落,一道粉红霞光射窗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