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官场蹭蹬·第44章玉碎花折皦皦污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2316字

    玄悖岁月之·官场蹭蹬·第44章玉碎花折皦皦污

    黎隼见杨公鹤要说出芊芊的事情,他马上凑到杨公鹤耳边,低声喝道:“你老糊涂了,这是官场,不清楚的事千万不要信口雌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别不懂泥口!”

    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官场上mo爬滚打了这些年的杨公鹤猛然醒悟过来。他马上仰着媚脸乞求道:“这几天我被土匪给折腾懵了,是我多嘴。大人,您给个科长处长我不嫌官大,赏个门房我不嫌官小。事已至此,属下愿听大人随意栽培。”

    思索片刻,遂放开了紧绷着的老脸,说道:“白洋县是个繁冲大县。奉儒,你此次外放是孤丁一人独挡一面,我还真有些放心不下。这么着吧,按照民国官制,繁冲大县可设一名县佐。如果杨主任你不觉得憋屈,就先委任你为白洋县县佐,以后津海道辖区内一旦有了空缺,优先给你掂对。”看着杨公鹤在咂mo着这个县佐的滋味,谭维则转向了默默不语的姚奉儒:“奉儒,最初这个白洋县的县知事我是保荐杨主任的。因为不管是为官经验还是论资排辈,你均比不过你们的杨主任。怨就怨他运气不好,所以让你这个后来者居了上。不过,我倒是乐见你们两个在一起,在那个人生地不熟的白洋县,你俩彼此之间还可以互商互量,互帮互助。杨主任以前曾是你的上级,他的年岁又比你大了很多,你加入定武军还是他作的保。老上峰突然成了自己属下的属下,心里多少会有些不平衡,为此,我特许他有一个代拆代办之权。”还没等姚奉儒反应过来,谭维则拍板道:“事情就这样定了,我还有重要的家事要办。黎科长,你去给杨公鹤补办县佐委任手续。”谭维则没等姚奉儒表态杨公鹤谢恩,便转身离开了桌案。一旁站立着的梁斌队长快步走到屋左的一个侧门处,他伸手打开侧门,便随着谭大人一同离开了会堂。

    道杨公鹤曾做过前清的县丞,有辅佐县正堂的经验,所以委任杨公鹤为自己的县佐,姚奉儒并不排斥。不过,谭道尹临了又给了他一个代拆代办之权,这个白洋县是我说了算还是他说了算?姚奉儒有些不爽。

    “恭喜姚知事,贺喜姚知事。”

    听的公鸭嗓的叫声,姚奉儒突然闻到身边飘过来一股子特别难闻的尿臊味儿。扭头一看,就见脏了吧唧的杨拔贡正拱着一双黑黝黝的手掌冲着自己吉拜着。他想起了前些天自己在监狱里的遭遇,不禁惺惺相惜,遂赶紧回拜了两下,上前一把wo住了那双脏手,感同身受地宽慰起这个刚刚遭受过土匪roulin的老同僚。还没安慰几句,杨公鹤已是老泪纵横声泪俱下。

    黎笋一看,遂赶紧说道:“都是刚刚升了官的人,怎么说着说着就成了‘同是天下沦落人’了。姚知事,你看杨主任都成这个样子,让他立马跟着你去上任,有失官家体统,要不咱们就晚启程一日,我带着杨主任好好清洗一下。”

    谭维则径直来到小白楼,一进客厅,冲着沙发里发呆的芊芊兴奋地喊道:“小美人,你家的那个哥哥现在已经是白洋县的县太爷啦。你要我办的事情我可是足斤足两地兑现了,你答应我的事是不是也该……啊”他哈哈大笑起来。

    就谢谢大人啦。”芊芊站起身,冲着谭维则拜了个万福。“既然我家哥哥已经做了县太爷,那他几时动身呀?”

    身?可能得晚走一两天。”

    “为什么呢?”芊芊追问道。

    “嗨,早先我应的那个老拔贡,他突然跑回来了。”

    在这个不偏不巧的时侯,失踪了好多天的杨拔贡怎么又回来了?芊芊顿时担心起姚奉儒来。她强按着内心的紧张,忽闪着一双勾人心魄的眸子,故作一副媚态地问道:“那您到底派谁去做这白洋县的县太爷呀?”

    “那当然是你这个小美人的哥哥啦。这件事你就放一百个宽心吧,姚奉儒的荐任书都已经交到他的手心里了。看你这么不放心,要不我把姚知事请过来,让你们兄妹好好团聚团聚?”

    听到姚奉儒的官位稳住了,芊芊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可是一旦把姚奉儒叫来,姚奉儒见她是这般情景,那后果可就……芊芊不敢继续往下想,马上摆手制止道:“就我哥那个酸臭脾气,还是算了吧。”

    “不过,为了帮衬一下姚知事,我又赏了杨拔贡一个县佐的副职。”

    芊芊一听,那颗落听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她思衬了一会儿,说道:“我家的这个哥哥呀,说好听了叫秉直磊落,说白了呢,就是特别得轴,特别得不开窍。如果一旦让他知道他的官位是通过卖妹子得来的,他一定会气得挂冠而去的,那么就辜负了大人您的这片好心了……”芊芊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马上就是您的人了,我家哥哥的事,您好人做到底,就让他认为是自己有才干有本事得来的,快点打发他做他的县知事去吧。哎,对了,我家哥哥就要远行了,我做妹妹的,怎么也得送点礼品呀。”

    “我们马上就洞房花烛啦,这事可离不开你。你想送给你哥哥什么,等咱俩办完了这最要的事后,你再吩咐梁队长去办也不迟呀。”说罢,谭维则一把就将芊芊揽入怀中,刺啦一声就撕开了她的胸衣,两只老手熟练的扪在他的双ru上。“好美好嫩的鸡头肉啊,让我先嚐个鲜!”一口流涎的老嘴死死地咬住了她的ru头。 突然胸前紧紧黏住了一张如此恶心的嘴脸,吓得芊芊双眼一闭,顿感脸红耳臊心悸齿冷,两臂上的毳毛就像刺猬一样蹜蹜发竖起来。她真想抡开双臂,左右开弓地去抽这张丑恶的嘴脸!不行啊,自己那心爱的男人还没走马上任。他鼓了鼓勇气,想再次跳楼自尽。转念一想,还是不行啊,就算是姚奉儒坐稳了那个县知事,可是他的官运甚至是他的命运,恐怕早就已经与她的这个身子做了等价交换。看来他和她,谁也甭想逃出这个老魔障的手掌心了。自己怎么也是难逃此劫,那就豁出了自己,来保全她那钟爱的男人吧!

    芊芊的头扭向了一侧,紧闭着双眼,任由这老东西恣意挑逗。慢慢的,她那长长的睫毛犹如垂帘开始一闪一闪地抖动,眼睛微睁发饧,周身也发热发烫起来……老男人顺势将尤物抱上chuang榻,剥香蕉似的剥光了美人的衣服。那白净的tong体犹如雪后初晴的原野,洁净而又耀眼。“通体雪艳,瘦不露骨,不愧绝代瘦马!”老男人赞罢,腾身而上。女人满脸羞潮,蹙眉绷唇,一种撕裂锦帛般的痛楚涌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