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玄悖》之新官上任·第49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3本章字数:2139字

    新官上任·第49章霸痞劣俗贪腐风

    杨公鹤赶紧让车把式停住骡车。杨、黎二人纷纷跳下车来,站在了姚的身边。黎笋低声说道:“这新官还没上任呢,就开始放起他那三把火了。”杨公鹤一叉腰喝道:“小子,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这位可是你们白洋县新上任的县太爷。你们胆敢跟县太爷耍威使横,小心满门抄斩了你们!快把你们的镇长、所长、保长给我找来。”

    壮汉愣怔了一会儿,嘟囔了几句,带着那几个人歪歪楞楞地走了。看着他们远去没影了,水上的船家作揖道:“谢谢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

    码头上的货店摊点主家也七嘴八舌熙熙攘攘起来——

    “青天大老爷呀,快快惩治这些地皮恶霸们吧!”

    “鲜货市、鱼市、木材市、苇箔市,他们都抽头霸占着!”

    “刚才那个男的他家住哪里?姓什么叫什么?”姚奉儒一一询问着周围的人们。众人一听,吓得一吐舌头,纷纷躲闪而去。

    姚奉儒又问:“船家,你知道刚才欺负你的那伙人吗?”

    “我是头一回到这里做买卖,还真不认得他们。嗨,普天之下,哪儿都有这么一群喝血寻臭的蚊蝇。”

    “咱们还得赶着赴任呢,就别在这儿瞎叫真啦”黎笋拉着姚奉儒返回了马车。

    坐上骡车的姚奉儒一言不发,他在揣摩着上任后最先要办的工作。对,第一把火就从整治市场打击欺行霸市行为开始,争取到年底,还老百姓一个买卖公平童叟无欺的干净市场。

    骡车路过一个小村庄,村口一个粗妇的秽言污语叫骂声惊扰了姚奉儒的沉思。那村妇约略三十几岁,正沿着村口大街,满嘴男女生zhi器的一路骂来。不远处还有一些大人小孩嘻嘻哈哈地听着,不时还哄笑一番。姚杨黎三个都是南方人,他们听不太懂这个女人骂的具ti内容,便问赶车的黄脸汉子。汉子说:“昨晚她家的大蒜被人偷了,她这是在骂偷她大蒜的小偷呢。”

    杨公鹤有些不解,又问:“那为什么人们还哄笑她呢?”

    “这个女人骂街嘴笨,把偷他的两辫大蒜,说成了‘弄了俺一辫(遍)不行,又弄了俺一辫(遍)。’”

    杨公鹤和黎笋听完,也哈哈大笑起来。姚奉儒看着这骂着脏话的女人和他身后的围观者,心里盘算着,还是先从推行良好的教化开始吧。

    坐在前边的黎笋突然问道:“喂,车把式,为什么你总是把马鞭子竖举在你的xiong前?还这么高高地举着?你不累吗?”

    经黎笋这么一问,姚、杨二人也注意到了车把式的这一古怪举动。黄脸汉子回头看了看他们说道:“这是俺们行里自卫的新规矩。看你们也不是什么坏人,俺就告诉你们吧。”他把高举着长鞭收起,顺在了车辕子上。“前些日子,那些劫道砸闷棍的畜生们也改行了,专门冲着我们拉脚车夫下手。他们假装串亲访友来雇我们,一到人少路不好的地界,趁车把式专心赶车没有防备的时候,就从身后用绳子勒住车把式的脖子。用不了半袋烟的工夫,连车带牲口就都成了贼人的了。出了这么几宗子事后,俺们行里就想出了高举着长鞭杆防止歹人勒住脖颈的这个法子。”

    “那他们就不会用刀子在背后捅嘛?”后面的杨公鹤比画道。

    “白刀子进去以后,那就是红刀子出来,那车上路上还不都是血汪汪的。再说牲口最怕见血,万一牲口炸了车,这贼人的小命保不齐也跟着一块玩完了,他们可不干这没有把握的事。嗨,这几年世道是越来越不济了,以前也就是偶尔出个绑票的,那也只是冲着富人们去的。现在倒好,什么砸明火的、打闷棍的、套白狼的,全他娘的从坟地里冒了出来。”

    “寇攘奸宄,杀人越货,憨不畏死,罔弗憝。”姚奉儒念叨道。

    白洋县东城门外,十几个衣着鲜亮的人正衣冠楚楚站立着。骡车抵达城门,一位留着一头齐刷刷斑白短发的小个老男人出列拱手相迎。这小老头虽然脸颊有些嘬腮,可白净的面皮紧绷而泛光。他溜转着一双放光的小眼珠,仔细地打量着骡车上的三个男人。黎隼第一个跳下骡车,姚奉儒杨公鹤紧随其后。黎隼冲着这个精神矍铄的小白老头一拱手问道:“敢问您就是白洋县关知事吧?”

    “在下白洋县知事关一桐,请问贵官长是?”

    “津海道公署总务科科长黎隼,奉谭道尹之命,陪同新任知事前来贵县督办卸任接任事宜。”说着,黎隼就伸进衣怀去掏公函,关一桐赶忙拦阻说道:“科长大人,卸任接任乃是官场中最为隆重的仪式。您看秋阳西斜,选此日跌的酉时,对我这个卸任者倒是恰逢其时,不过对人家继任者却是大煞风景。明天就是那冲鸡煞西的望日,最宜新官走马上任,您看是不是……”关知事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冲着黎隼挤眉弄眼。

    姚奉儒心说,今天是十五,正是一月中的望日。这告老还乡的老县官莫非真的老糊涂了不成?

    黎隼在官场上mo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马上意识到这位即将卸任的县太爷一定还有一些没有撂敷对的事情,那就先端着架子不理会他。他扫了一眼路边停放着的一ding绿呢大轿,拉着官腔道:“哟,大清朝县太爷的轿子,官不大,僚不小嘛!”黎隼这样说着,就走到了轿子的背后。关一桐跟屁狗似的也紧随其后。见绿呢轿子已经遮住了他俩的身影,便赶紧掏出几张银元票说道:“凡是第一次到白洋县来的官长,我们地方上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常例,请黎科长不要见外。”黎隼推辞道:“咱们兄弟还用得着这个嘛”, 话虽这样说着,但票子却已经揣进了他的衣袋中。

    黎隼从轿子后转了出来,直接走到姚奉儒面前,低声说道:“还是人家老县翁想得周全。姚贤弟,新官上任是件喜庆之事,此刻日薄西山浊气上升,依我看,你县知事的发表还是等明天的官道吉日吧。”见姚奉儒默默不语,就又说:“今天不交接,那晚上招待津海道特使的这顿大宴就得由他关某人张罗。不吃白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