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剑叶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3本章字数:3540字

    长生大陆,玄天国,奉天郡,定鼎城外的一片古老山脉里。 正午的阳光深沉似血,阳光洒落下红色的光芒照耀在一片森林和奇峦起伏山脉之间。

    在这座山脉里,未知的生物在低沉地嘶吼着,令人闻之胆怯,弱小者根本无法靠近!

    而这时一个身穿青色衣衫、身形修长的俊秀少年此时正在大风呼啸的悬崖上不断的翻翻找找!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悬崖上空时不时飞过一二只不明鸟类,这给这位青衫少年带来极大的压迫感!

    只见其动作迅速,一个跳跃便躲进了山顶上的碎石后面,看其动作,很是灵活!

    望着这些危险的生物飞远,青衫少年才微吐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看着山顶的一幕幕,这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神秘、惊险、蛮荒气息的山顶,让青衫少年不得不仔细的应对突发的事件!

    这青衫少年见其容貌,大约是一位年纪约十五六岁的少年,俊秀的面庞,漆黑的双眸,炯炯有神的双眼中不时的折射出与之年龄不相符的沉稳,修长的身材,展示出一种稳如磐石的气质。

    “唉,必须要快些寻到剑叶草了,不然万一君临天那家伙修为在突破,我报仇的机会将会更加渺茫了!。”

    青衫少年又翻找了一片碎石无果后,缓缓的坐在一旁的大石上回想起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

    这位青衫少年名叫君战,原本是地球上的一名小职工,在参观完秦始皇陵之后,在一个封闭的密室内,竟然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大鼎砸晕了!等他醒来才发现,他,穿越了!

    还是穿越在了一个刚死之人的身上!而且穿越的这具身体正是君战方才口中所念叨的君临天!

    而故事是这样的,君临天是君家外院弟子中排名前三的存在,修为很是强大!

    但是君临天为人确是很霸道,时不时的强抢一些外院弟子中修为弱小的子弟的钱财!

    而且他还是一个喜好酒色之徒,一有银子便会去青楼逍遥!

    恰巧一次在君临天在青楼潇洒之后,因手头钱财紧缺,这几日又快举行外院弟子大比,君临天想买些促进修为增长的灵药。

    但手头银子不足,便把注意打在了修为低下的外院弟子的身上。

    这些外院弟子和君战一样,每个月可领取一百两银子的例钱,打劫十个八个的便能够凑出一株灵药的费用。

    君战作为外院有名的垫底,自然少不了一番剥削。

    可君战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脾气很倔,不肯把银子交给君临天,于是便拼死抵抗开来。

    但君临天已是淬骨境中期了,不是君战这位小小的练皮境中期可比的。

    在君战的百般抵抗之下,醉酒的君临天终于火气上来,于是巅峰火候的一击就打中了君战的胸口,当即便把其心脉给震碎。

    见到君战这身体的原主人便倒地,君临天的酒也醒了一半,所幸的是没有人知道他来过君战的房间。

    而且君战所居住的乃是极为偏僻之地,再加上他是一个孤僻的人,也没几个朋友,就不可能有人来找他。

    想到这里,君临天也就放心了下来,他当即便卷走了君战的所有财产,看着躺在地上的君战的身体,冷哼了一声,似在壮胆,于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但他没发现的是,在他走之后的半个小时后,君战原本快要僵硬的身体却突然动了一下手指!

    这显得很诡异!

    这一幕要让君临天看到,估计要吓趴在那里。

    突然一阵砰砰之声从这所偏僻的小房子传出,只见其胸口不断起伏,如同打鼓,但是这所房子所在之处极为偏僻,根本就没有人听到。

    随之君战的身体开始凌空飘起,离地约一米,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只有修行到了换血境才有凌空而立的能力!

    并且君战浑身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似在治愈君临天对这这具身体造成的伤害一般!

    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乳白色的光芒已经消失,而君战的体温也恢复了正常!他又渐渐的飘落在了地上!

    募地!

    君战紧闭的双眼睁了开来!

    这是一种与原本截然不同的眼神,很清澈,很冷静,没有一丝波澜!

    就像那无边际的大海!和那海中无物不卷的漩涡一般,要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可是突然,君战平静的面孔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仿佛有人不停地向他的脑海里灌输东西一般,大约过了很久的功夫,君战才平静过来。

    这便是君战到现在一想起君临天时便不能修行的魔怔!每当君战想起这些,心底深处便有一种声音告诉他,要报仇!

    这也是君战修行时注意力不集中的主要原因,要不然他只要打坐苦修便可以,哪里犯得着要跑落叶山脉来寻剑叶草来帮助其突破。

    君战知道,只要他将君临天的事情解决掉,便可以驱除这个扰乱其修行心境的罪魁祸首!

    “淬骨境中期又如何!他比我大两岁,我上周才满十五岁,我迟早会解决他!已报这具身体原主人之仇!”

    随着这句在心底的呐喊,君战的心里似乎轻松了一些。

    不由得,君战的拳头却握的更紧了!

    想起在草药堂听到的消息,剑叶草生长在悬崖上,他当时虽有些疑惑,却没有多问,因为草药堂本就是收购和出售各种草药的地方,自然不会弄错。

    接下来的时间,君战奔赴了另外一处悬崖的所在地,马不停蹄的寻找着能够让其突破之物——剑叶草!

    ... ...

    在落叶山脉的另一处,三个衣着华丽的少年并排前进着,他们手里各自拿着一把百炼剑挥舞着前方的杂草,使他们的视线不至于被遮盖住。

    “天哥,咱们来这个地方干嘛!君战那小子才练皮境中期,和您比差了一个大境界呢!为什么现在非要除掉他呢!”

    三人中走在最左边的瘦弱少年一边砍着前面的野草,一边低声的似乎向中间的那位俊朗少年抱怨道。

    中间的那位衣着黑色的被称作“天哥”的俊朗少年闻言,看了左边的瘦弱少年一眼,眼神微冷,低哼了一声!

    细看,这赫然便是君战的仇家!君临天!可是他却出现在了此处!并且闻言还是寻着君战而来!

    君临天将手中的剑高高举起,暗自聚力,砰的一声朝前面斩去!

    只见前方两米之内的杂草均已斩除干净,这让那位左边的少年眉头一跳,心里暗惊不已!

    “哈哈!天哥果然天才!才十七岁的年纪就已快要进入淬骨后期了!实在佩服佩服!”

    这是右边的那位少年打着哈哈,不停的恭维着中间的少年。

    他边恭维,边向左边的少年挤眉弄眼,不停的使着眼色。

    看到这,左边的少年连忙双手作揖道:“没想到天哥将要进入淬骨境后期,这让小弟佩服不已,方才之语实在是小弟口误!还望天哥别放在心上!”

    “口误!”中间的君临天闻言,不由的冷哼了一声,似乎对这态度十分不满。

    听见其冷哼,右边的少年连忙赔笑道:“我弟弟尚且年幼,自然不知好歹,我向您赔罪,并且下个月的例钱我可以拿出五十两来孝敬您,不知...”

    听到右边的少年说要拿五十两给自己,中间的君临天的脸色才好看了起来,也不做声,默默地点了点头以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

    左边的少年闻言,心里暗恨,但表面却还得赔笑,毕竟以自己兄弟二人就算练手也不是君临天的对手。

    “好了,君大,君二,我在处理完君战这个后患之后,便去再够得一株百年灵芝,想来在这股药力之下,能够助我踏入淬骨境后期,到时,我便可打遍外院无敌手,自然而然的进入内院,到时,你们的好处自然不会少!”

    君临天开始对君大君二两人许以好处。

    果然,听到君临天的承诺,君大君二两人掩饰不住的欣喜,因为他们二人才练皮境后期,要进入内远的话根本没有希望!

    因为内院的选拔有年龄限制,要求是十八周岁以下,而他们今年已经十七了!根本就没希望进入外院,所以他们选择追随君临天的主要原因!

    君临天本就是外院的佼佼者,更在外院中排名第三!而他将要更进一步,马上要突破淬骨境后期,可见,外院中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自然,他在三个月后的外院大比中,肯定会夺取第一!成为家族核心的内院弟子之一!

    所以他们才如此的欣喜,在他们看来,君临天进入内院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君临天看到他们的表现,不由得点了点头,他马上就要进入内院了,自然要组建自己的班底,有些手下可以帮忙处理一些杂事,这可以节约很多的时间。

    而且,他听自己已经是内院弟子的哥哥说,内院弟子拉帮结派十分严重!

    让君临天现在就开始组建自己的圈子,说到时候可以直接并入其的派系内,壮大其实力!

    而现在,君临天马上要进入内院,也很是欣喜的,可他眉头一皱,想起了君战,处理掉这个麻烦之后,就可以无忧无虑的购买灵药来增进修为了!

    “天哥,咱们也不能就这么四处找啊,这落叶山脉这么大!咱们啥时候才能找到君战这个小兔崽子!”

    君二挥了挥手中的铁剑,小心的打探着消息。

    “嘿嘿,这个你无须担心,那个小子要来寻剑叶草,可是在草药堂时,我收买了一个杂役,让其告诉君战剑叶草要在悬崖之上才能寻到,可他却不知其根本不在那里生长!”

    君临天一脸傲气的道,似乎对自己的布局十分满意!

    “而这座山脉外围的悬崖也就两处,到时候我去一处,你们俩去一处。想来以你们的修为干掉他应该轻而易举吧?!!”

    君临天打着自认为十分完美的计划,向其二人问道!

    君大君二一听,当即拍着胸口打着包票说没问题,随即三人按照计划分头行动,君大君二两人朝着君战已经去过的悬崖进发。

    而君临天神色转冷,目光看向君战所在的悬崖处,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暗道,君战啊君战,要怪就怪你当初没死啊!谁让君家不准自相残杀呢!你要向家族咬我一口,那我的内院就别想进了呢!

    这!赫然就是君临天要致君战为死地的理由!

    而悬崖上,还在四处寻找剑叶草的君战,浑然不知一个圈套已经等着君战朝里面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