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再斩后期!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4本章字数:3055字

    在淬骨境后期中年男子不可置信的目光里面。

    君战一剑穿透了其心脏,还在流淌着鲜血的利剑随着阳光的折射不断变换着色彩,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说起来简单,但是君战经历这些的过程却是十分的艰难。

    首先,君战先是面对两位淬骨境后期巅峰的武者追杀,如果刚开始,这两位淬骨境后期巅峰的存在不由君战逃脱,直接就以雷霆之势扑杀君战的话。

    哪怕金刚炼力诀再强大,在不动用周天万物鼎和召唤碧眼青雕的情况之下,君战也只能闻之而逃。

    或许胜算只有五五之间。

    但是怪就怪在这二人心存贪念,想将君战身上的秘密一一揭晓,并且打算活捉君战。

    这就给了君战逃走的空隙,随后,在这两个淬骨境后期中的老大存了想分头活捉君战,但是被君战给找到机会,将其雷霆斩杀。

    随后,君战以一己之力硬碰硬,将剩下的那名淬骨境后期的中年男子斩杀。

    “呼......战斗是极其艰难的,但是我的战斗经验却是直线上升的!”

    君战手中握着剑,微闭着双眸,暂时不去管躺在自己脚下的两个尸体,在总结着这次凶险而又收获极大的战斗积累。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从君战所在的树林后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而且还掺杂着一些谩骂,态度似乎有些不满!

    君战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从五十米开外传来,其耳朵微微动了动,似乎有所察觉。

    君战的嘴角微微上扬,原来他在等这个人——君家草药堂的黑衣杂役弟子!

    那位欺骗君战来落叶山脉悬崖上采摘剑叶草的——杂役!

    君战露出一丝冷笑,侧耳倾听着其传来的声音。

    “哼!君战这个小崽子,没娘疼没爹爱的,竟然是堂堂七品家族君家的外院弟子,我呸!”

    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声,似乎有些哀怨的意味。

    “我今年已满十八岁,如果修为能够超过练皮境中期,说不定,我李三也有机会在君家外院当个外院弟子!”

    这个名叫李三的君家草药堂黑衣杂役弟子,在远处不停的嘟囔着,似乎只有在这荒无人烟的僻静之所才能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可惜,君家外院的存在只收君家的血脉,可怜我是个孤儿,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君家外院,做一个只管修行,而且每个月还能够发一百两银子的例钱,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李三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对君家的怨念,但是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得到发泄一样!

    “如果我有君战的机缘,说不定现在在定鼎城也是一个高手了呢?!那君战的奇遇估计不一般,要不然他的修为怎么会像飞天裂鸟那样,窜的这么快啊!”

    李三还在不停的嘀嘀咕咕,言语间充满了对君家这些不讲人情道理的规矩的痛恨,似乎把这些负面的心态也间接传到了君战的身上来。

    君战静耳聆听,听到这李三还在不停的嘀咕着自己,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君战对这些人根本就不报任何的同情心里,因为君战认为这些人只不过是一个小丑罢了,根本就不可能在这样一个物竞天择的世界里面生存下来。

    眼看着这李三离君战所站立的位置越来越近了,但是君战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想要躲避的想法。

    君战见其离自己不过五六十米了,怀里面抱着百炼剑,身上剑尖上面的血迹还没有干枯,还在不停地滴淌在地面之上。

    在阳光的折射下面,这片寂静的树林里面显得有些诡异。

    李三离君战也是越来越近了,但他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任何的哪怕是一丝一丝的危险。

    李三还在骂骂咧咧,不停的朝着君战的位置接近着。

    在他看来,两位淬骨境后期的强者出手,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而且这一个小毛孩子还只是一名淬骨境中期的存在,就算是他在厉害,在逆天,在天才,也不可能比两位淬骨境后期的人更加厉害吧!

    李三踢开脚边的一截断木之后,忽然看到前方大约有十米之远的地方躺在一个人。

    他心里微定,李三认为躺在地上的是君战,已经被两位淬骨境后期的强者解决掉了。

    李三此刻的心情是有些复杂的。

    首先,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得罪了君战,就是由君临天通知他将剑叶草生长所在的假消息交给君战,很显然,这是君临天针对君战的一场阴谋。

    但是李三却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得罪君临天,而且在他看来,这还是一个巴结君临天的好机会。

    于是,在君战前来询问剑叶草生长所在地的时候,李三才告诉君战的假消息。

    其次,他也乐意见到这些君家弟子内斗,因为在定鼎城之中,像君家这样的大家族还有三个,分别是王家,宋家还有马家。

    因为他出身在平民家庭里面,想要获得一个能够在定鼎城之内富足的生活,他只能加入这些所谓的七品家族里。

    但是呢,李三这个人,手脚却不是很干净,以前曾经在同为七品家族之中的宋家做过一次杂役,但是因为偷了主人家的财务之后,也是宋家管事心好,再加上李三当年也是极为年幼的。

    所以宋家的人也就没有怎么多怪罪李三,只是在收回李三偷取宋家的财物之后,丈打了十大板,然后才被轰出家门。

    可是没想到这李三贼心不死,竟然在君家还不老实,并且仗着君家的威风随意的在定鼎城之内狐假虎威,欺压妇女,给当地的一些老百姓给弄得苦不堪言。

    简直就是一个地方的恶少一样!

    李三还在胡思乱想着,他心想此刻的君战尽然已经被解决了,那是不是应该从那两位的手里搞到一些好处。

    可是就在其继续向着前方走去的时候,一股极大的威压忽然笼罩在了他的身上,竟然让他呼吸都被抑制住了!

    李三大惊!

    难道是那两位淬骨境后期的中年汉子在解决掉君战之后,想要独吞君战身上的宝物与钱财,想要杀他灭口不成?

    李三不由得胡思乱想了起来,但是李三刚想抬头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君战一身青衣的从一颗巨树后面走了出来!

    而且君战的怀里面还抱着一把百炼剑,还在——滴血的剑!

    李三大惊,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君战不是已经死了吗?!

    可现在,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简直让李三震惊掉了下巴一样!

    “这,你......君战......”

    李三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从君战的目光里面看到了极大的威严,似乎自己面前注视的是天地之上的规则一样,在审判自己!

    李三随即看向地面上的尸体,赫然竟然是那两名淬骨境后期之中的一个人!

    看到这里,李三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李三的心情极其复杂,随后,他有些艰难的在君战的目光中将头转向了这个尸体的东方!

    那里竟然还躺着了一个尸体!

    这赫然是后死的那位淬骨境后期中年口里面的大哥——另外一个淬骨境后期的存在!

    李三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变得苍白无比,像是一个流失了大量血液的这么一个人!

    ”这......这怎么可能?!君战,你,你......”

    李三的喉咙不停的吞咽着唾沫,此刻的他言语间很是结巴,似乎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或者也可是说是一个茫然无措的婴儿一般。

    他根本就不敢相信此刻自己面前的两具尸体是堂堂的淬骨境后期巅峰的存在!~

    要知道,淬骨境后期就算是在定鼎城来说,也是一个中流的好手了!那些大家族会花大量的钱财和灵药来招揽他们为自己的家族做守卫!

    可以这么说,李三原本的梦想就是想成为一个淬骨境后期巅峰的存在!

    李三原本打算的是,成为了淬骨境后期巅峰的人物之后,就选择离开定鼎城,然后去到一个偏远的小城或者小村庄里面,做那里修为最高的人!

    然后享受着那些修为比较低下的人的崇拜和尊敬!

    可是,现在,自己的面前就赫然直挺挺的躺着两位淬骨境后期存在的尸体!

    这简直让李三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

    而且,现在的君家外院之中还未听闻有任何人能够突破到淬骨境后期当中去,就连就有希望的君家外院第一人,现在也不过是淬骨境中期巅峰的存在。

    传闻,现在的君家外院第一人是君家难得一见的刀法天才,据说,他还与一位君家内院之中的一位淬骨境后期巅峰的存在打成了平手!

    这就在君家的外院当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据说还亲自被家主所召见,并将其定位君家现在的年轻弟子当中重点培养的对象!

    可是,现在呢?!

    君战竟然独自一人击杀了两名淬骨境后期巅峰的人物!

    而且据李三观察,眼前的君战身着很是整齐,显然并没有在方才的战斗之中损坏,这说明君战的实力或许还在自己料想之上!

    这要是传到了君家之中,李三不敢想象将会引起怎么样的大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