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各怀鬼胎!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030字

    八号擂台下面,君明山一脸愤怒的回忆起来君战在今天早晨的时候,一巴掌把自己拍飞有五六米之远。

    君明山想到这里,就是一肚子的火气,因为他自己人认为他是被君战给偷袭的。

    君明山坚信,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君明山一定会先一步扇飞君战那个小王八羔子的!

    但是一旁的君杨威看到君明山满脸的怒意,这像极了自己刚才看到君战和君胭脂在擂台上面竟然不比赛了,开始聊天时那一幕和其相似。

    但是君杨威也没有多想,因为君杨威在揣测君明山现在来到自己这里和自己交谈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好了,君明山,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就说出来吧,只要我能够帮上忙的,而且能够教训君战一下的,我都会出手的!”

    君杨威看到君明山这样,于是也就不再拖延,现在,君杨威在表明自己的真正的态度。

    “哈哈!太好了,君杨威,威哥!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君明山见到君杨威终于表了态,君明山的表情瞬间就有阴转晴了,看起来就像是变脸一样,很是神奇。

    但是君杨威也没有多想,因为君杨威认为,现在君明山和自己都是一个阵地上面的战友,他们现在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君战!

    但是,其实在君杨威的内心里面,君战是没有多少威胁的,但是在自己亲自动手教训君战之前,还是有人愿意帮助自己教训君战的话,君杨威还是很乐意的。

    “嗯?什么叫只等我这句话了?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快点说出来吧,不然的话,我可是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絮叨!”

    君杨威有些不耐烦了,因为君明山竟然在这里和自己絮絮叨叨没有完了,这让他有些不舒服。

    “嘿嘿,威哥,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和这位掌管八号擂台的管事有些关系,我也知道其实,这位管事选择的就是你,所以,我希望,现在在所有进行过第一轮的比试之后,你和管事说一下,能不能在第二轮的时候,让我遇上君战!嘿嘿,到时候......”

    君明山见到君杨威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耐了,于是急忙的说出来了自己的真正的阴谋,最后,君明山阴测测的笑了几声,看起来很是瘆人的!

    “嗯?你确定?先不说我能不能说动管事让君战和你在第二轮的时候对上,且先说就算是我说服管事这样做了,你和君战就算对上了,你的胜算有多大?!”

    君杨威听到君明山这样说,君杨威的心头不由的一动,其眉宇之间一挑,显然很是心动。

    但是君杨威显然是有自己的打算的,因为在君杨威看来,就算是自己说服选择自己的这位管事让君战和君明山在第二轮的时候遇上了,那么君明山获胜的几率有多大?

    如果不能知道君明山这么做的把握的话,君杨威就算是费尽气力说服管事的话,那么到最后,胜者是君战的话,那么这一切的努力将会白费的。

    不过在一旁面带期待之色的君明山看到君杨威脸上的犹豫,似乎猜透了君杨威的想法,于是开口说道。

    “威哥你放心,据我观察,这君战的修为只不过时初入淬骨境初期罢了,而且据君战自己所说,他自己的修为之所以提升这么快的原因还是服用了什么五颜六色的花朵,才导致修为猛增的,在我看来,这样靠灵药提升上来的修为注定是花架子,就算是君战有淬骨境中期的修为,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来的能力啊!”

    君明山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想要说服君杨威。

    “对了,还有啊威哥,你看现在的君战面对君胭脂的时候,明显只是闪躲,连自己的佩剑都不拔出来,这样的废物我怎么可能会打不过?!君战这样的表现明显就是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嘛!”

    君明山害怕君杨威还不答应自己的想法,于是就开口说出来这么几句话。

    “嗯?!你说的也不是没有什么道理!”

    君杨威微闭着双眸,暗自的在自己的心里面盘算着君明山的想法和打算,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对啊!威哥,你刚才可是看的真切,刚才就算是君战一巴掌...一巴掌把我扇飞的时候,也是我没有做丝毫的防备导致的,要不然的话,就算是君战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达到我的!”

    君明山看到君杨威的口头似乎有些松动了,于是急忙的说出来了自己的屈辱历史。

    因为君明山本来不想提起这件事情的,但是一想一想为了自己能够在众人面前再次找回自己的颜面,自己就必须直面自己的伤痛。

    现在在君明山的心里面,君明山自己就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了!

    君杨威听到君明山这样说,他的内心里面似乎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因为今天的早晨的时候,君战一巴掌扇飞君明山的时候他是看在自己的眼里的,可是说实在话,君杨威连君战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更别说君明山他还要躲过君战的攻击了!

    可是君杨武似乎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他看向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君明山,于是微微一笑道。

    “明山啊!你放心好了,君战这小子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办妥的,但是你知道,我想要说服这位选择我的这位管事的话,想要单单的靠着嘴上面的功夫可还是不够的,肯定是还要请他老人家去酒楼里面喝喝小酒啦之类的,你也知道,哥哥我是一个贫苦之人,酒楼这样的地方我是没有钱去的!”

    君杨武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但是主要意思还是放在了最后一句话上面,没有钱去酒楼请这位掌管八号擂台的管事吃饭!

    君明山并不傻,他听到君杨威说了这么一大堆,而且君杨武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些委婉的似乎是不好意思的表情,君明山哪里还不知道君杨威想要表达的究竟是什么?!

    “杨威大哥你放心,这些银子你先拿去用!不够的话我......我等这个月领了例钱之后再给你送过来!”

    君明山咬了咬牙,脸上面带着心疼之色,但是一想想君战带给自己的耻辱,便狠了狠心,从自己的怀里面掏出来了一个绿色的小丝绸制成的小袋子,看起来很是华丽。

    君杨威在看到君明山竟然这么识趣,而且还从自己的怀里面真的掏出来了自己的银子之后,他的心里面可是乐开了花的。

    君杨威看向有些艰难的君明山递向自己的双手,然后君杨威强忍住自己内心里面开心的神色,然后一脸坚定的拿过了属于君明山的银子。

    君杨威暗自掂量了一下,君明山递给自己的银子大约有一百两左右,想来这是俊明苦苦积攒的银子想要购买药材来增加自己修为所用的。

    “威哥......您可一定要帮我办成这件事情啊!”

    君明山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积攒三个多月的银子就这样进了君杨武的口袋里面,君明山的心里面简直在滴血。

    但是现在的君明山很显然又把自己的怒气转移到了君战的身上,因为在君明山看来,如果没有今天早晨的君战的那一巴掌的话,君明山现在的说不定还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哈哈!明山老弟,你就放心好了,我君杨武答应的事情可是一定会做到的!这一点你还是要相信的!”

    君杨威接过来君明山手中的这个绿色的丝绸小袋子之后,强忍住自己内心里面的喜悦之情。

    因为在君杨威看来,自己如果想要和管事商量谁上场的话,那么自己只要说一声即可,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再去酒楼之类的请这位掌管八号擂台的管事吃饭喝酒!

    因为自己可是这位管事选择的弟子,如果这位管事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助自己的话,那么接下来,两个人说不定可能会闹得很不愉快,这无论是对于谁来说,都是很不好的。

    现在,没想到君明山这个傻小子竟然会为了和君战交手而白白的献出了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三个多月的银子,自己光想一想就恨开心了!

    君战,可真是感谢你了啊!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君杨威把君明山的银子揣入自己的怀里,然后在心里面暗暗想到。

    君战,你最好祈祷下一场比赛可以输掉,否则,你真的在挑战赛的时候遇到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

    君杨威的脸色转冷,因为君杨威还是清楚的记得今天早晨的时候,第九号擂台的守擂人君木前来的时候,君战直接无视他的那种神情。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在君杨威的心里,就已经要给君战一些刁难了!

    更别说现在还有君明山这个傻蛋在自己这里推波助澜了。

    因为,无论是今天早晨的事情还是现在君战和君胭脂在擂台上面竟然不在比试,而且开始聊天的时候。

    这在君杨威的心里面,已经要决定给君战刁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