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君壮与瘦猴的传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31本章字数:3041字

    忽!哈!

    一道人影在地上不停地挥舞着剑,带起朵朵剑花,看上去很是漂亮。

    似清风在吟唱,又像是清风初起,给人一种清凉与凌厉之感。

    “这第一记剑招算是修炼的差不多了。”

    君家外院中,君战所在的别院内,君战站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低语道。

    此时君战的剑多了灵动,像是自己的另一只胳膊一样,有些随心所欲的感觉。

    第一记剑招,清风徐来,讲究的是慢中带着灵动,给人一种不可捉摸的感觉。

    第二记剑招,风起风落,君战也踏上了门槛,这一式,讲究的是出剑的快,而且要比君木的剑更快,让人眼光缭乱的同时,还不能让其反应过来,应该是转眼间出剑,便收剑。

    第三记剑招,狂风卷境,君战还没头绪,不过君战有自信,在大比之前能够领悟出来,并且发挥的很好。

    随着修炼清风剑法的越发加深,君战便越发感觉到了清风剑法的不凡,而且据君战估计,这缺失的清风剑法总共有五式剑招,也就是,这三式剑招后面,本来还有两式剑招的。

    如果集齐了,只怕品阶立马就要提升到凡阶上品去了!

    但是君战想了一会后,也没有任何沮丧之意,随后,他拿出《随风步》的秘籍将其记在脑海里面,要知道,时间一到的话,他就必须把这两本秘籍送回去了。

    随风步,讲究的是要将自己想象成风,成为风的本身,这边是随风步的精髓所在了。

    风无相,无形,无孔不入,简而言之,风就是空气在流动过程中产生变化的具体表现。

    君战以地球人的角度思考,不一会,他拍着脑袋,眉宇间似乎透漏着喜色。

    只见其身形飞速踏出,身体做出种种的动作,跳,走,转,跃,跑等动作。

    但是其的动作似乎也是变得灵动了不少,而且更加的富有变化性,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在院落里不停地飘来飘去!

    “嗯,这君战的悟性果然不一般,怕是那种天生灵魂力强大之人了,不过其身世似乎有些麻烦...不过也无所谓了,这等天才,要是放任不管,怕是白白浪费了上天的好意,哼!在老夫眼里,他就是君家的未来,那些人如果敢拿那些说话的话,就不要怪老夫不客气了!”

    一道低语的声音从君战的上空传来,但君战犹若未闻一般,仍然在那里仔细的修炼着他随风步,这显得有些诡异!

    ......

    两日后,君战从院子里走出,此刻的他要赶紧去藏书阁归还这两本武技。

    行走了片刻,终于再次来到了古色生香的小楼前,这让君战心里有些感慨,要知道,三日之前,他可是一个什么武技都不懂,现在摇身一变,竟然掌握了两本武技!

    这要是说出去的话,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才两天?就掌握了别人一个月不能入门的武技?简直就是在天方夜谭!

    尤其是君战的清风剑法,此时的第一记剑招,君战已经堪至化境!也就是说已经达到了开创这本武技的主人的地步!

    第二记剑招也已经到了大成之境,至于第三记剑招,君战堪堪入门,不过十次之中,君战又一两次能让发出。

    第三式的威力不是第一第二式所能比的,反正第三式剑招的威力让君战有些难忘,同时君战提醒自己,不到万不得已,君战绝对不会在大比上用,否则闹出人命的话,怕会直接取消君战的参赛资格!

    至于随风步,君战已经到了小成,不过君战感到,如果他对风的领悟在深刻些的话,他只怕立马会突破这时的瓶颈,达到大成!

    “嗯,是你啊,君战,不知道你修炼的怎么样?”

    还是那个大腹便便的管事老者,此刻的他正露出一脸和蔼的笑,露出大黄牙,向君战问道。

    “回管事大人的话,这两本武技颇为适合我,小子略有些领悟!”

    君战看着眼前的管事,似乎有奇怪,要知道,他上次来的时候,这管事还对他爱理不理的。

    “哎,别再管事大人管事大人的叫了,这样吧,我年长你一些,就叫我火哥好了!”

    大腹便便的老者似乎对君战对他的称呼及其不满意,摆着蒲扇般的肉手,向君战说道。

    “额,那小子就得罪了,以后就叫您一声火哥好了!”

    君战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与藏书阁的管事搞好关系,这对君战来说是极好的,要知道,等他在进入藏书阁的时候,说不定这老者能帮助一二。

    “那火哥,小弟就不打扰了,先去修炼去了!”

    说着,君战一抱拳,便告辞了,而那位大腹便便的管事注视着君战离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君战此刻有些心急,眼看着已经过了四天,而他答应百宝阁云老要一周内归还五百两银子的事,已经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了。

    再说君战也不想给云老留下不好的印象,毕竟看其在百宝阁的地位似乎不低,多交一个这样的人物,对君战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的。

    “哎,对了,我在山中这两个月的例钱还没领啊?要知道这可是二百两银子呢!”

    君战一拍脑袋,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

    说着,他打消了继续修炼清风剑法和随风步的念头,直直的向着例钱的发放地,管事堂跑去。

    一炷香的功夫,君战便从里面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此刻他的怀里,正揣着他这两个月的例钱,二百两银票。

    突然,他听到左面不远处竟然围着一大群人,吵吵嚷嚷的,似乎在起哄!

    君战循声而去,扒开外面挤成了一圈的人群,向着中央位置看去。

    顿时,君战就惊呆了,只见里面蹲坐着两个人,正是君战在落叶山脉外围时遭遇的两个人呢,君壮和那个叫瘦猴的人物!

    君壮和瘦猴两个人的身前,各自摆放着两块木板,上面用野兽血迹写着。

    “严惩君战小贼,偷我家爱人壮壮之心!”

    这是瘦猴木板上的内容。

    “我爱君战,但把身体交给了猴儿,我对不起战战!”

    这是君壮面前的板子上的内容,此刻五大三粗的君壮跪在地上,眼泪不停地掉着,似乎有几大的委屈,而瘦猴看到君壮这样,似乎很心疼。

    “我擦啊,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君战的声音,此刻的君战内心是崩溃的,我擦他个先人板板的,这怎么把我扯进来了,这就是君战的内心独白!

    “嘿,兄弟,你还不知道吧?来让我给你讲讲这凄美的爱情故事和第三者的插足吧?”

    在君战旁边一个挤眉弄眼的少年说道。

    “总之呢,这是一个极其凄美的爱情故事,在很久之前,君壮和瘦猴就深深的爱着彼此,他们俩很爱对方,咳咳,虽然都是同性,遭到了他们父母的极力反对,甚至遭到殴打!但他们仍然不放弃,依然深爱着对方!”

    挤眉弄眼的少年不等君战回答,便抢先一步说道,随后,他清了清嗓子,继续眉飞色舞的说道。

    “君壮和瘦猴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加深,对彼此的感情也就越深,直到君壮奉献了自己的身体后,啧啧,瘦猴就更加迷恋君壮了!”

    少年啧啧一声,看着眼前君壮粗大的身体啧啧称奇,显露出很大的好奇心!

    “可是,就在二人每天沉沦的时候,君战出现了!也就是那个第三者,你知道吗?这丫的有多么可恶,据说他一出现就抢走了君壮的心,而且在得到其感情之后,就一声不吭的走了!这简直也太气人了!”

    少年越说越激动,似乎要化身为正义之神来解救这可怜的二人一般。

    “至于后来嘛,就是你看到的样子了,瘦猴在强力的谴责君战的行为,而君壮似乎不想让君战难堪,也摆了一道木板!”

    少年向着二人所在的地方努了努嘴,暗示君战道。

    君战此时此刻直接听呆了!这简直....简直太疯狂了!这个世界果然不一般啊!

    “哼,这个君战太可恶了,这么完美的爱情就让他给破坏了!”

    一个大约有四五百斤的女子,用肥胖的双手盖住自己的脸盆般大的脸庞,边挤出几滴眼泪,边谴责君战,似乎被抛弃的人就是她一样!

    “呜呜,这丧心病狂的君战,简直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呜呜,这么美好的爱情他为什么要去破坏了,呜呜,大不了...大不了人家屈身嫁给他好了嘛!”

    在那位肥胖的胖婆左边,赫然是也是一个大胖子女子!而且更加胖!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团肉球一样,在那里不停的抖啊抖!

    “我擦!”

    君战暗骂一声,他在这里简直成为了众人谴责的对象,似乎众人都很支持君壮和瘦猴的爱情故事!

    这都是什么啊!君战脸色有些发黑了,他不知道再这样看下去会发生什么,于是决定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啊?!君战?!你是来看我的吗?伦家好想你啊!”

    君壮不经意间看到了君战离去的身影,心里开心极了,丢下瘦猴并挤开人群就像君战追去!